真凜交往前提→    Yes/No
真遙凜的設定→    Yes/No

 

 

02

 

 

 

身體好沉。像是身上有什麼重物給壓住似,松岡凜難受的坐起身來,還未離開棉被的他便感受到了氣候的變化。

 

從床邊勾了一件外套,就隨意的穿上。
今天的他沒有例外,即使昨晚很晚睡也撐著睡意來工作。

 

「哥,下來吃早餐囉!」熟悉的聲音從樓梯間傳來,自家的妹妹還拿著鍋鏟,穿著可愛的圍裙。

松岡凜應答了一聲後,準備好整潔儀容後,看看自己的東西用好了沒就下樓去了。

 

起先的頭痛並沒有讓他覺得奇怪,身體不是很差的松岡凜完全沒把這個問題當一回事,當松岡江大吃一驚的摸上自己的額頭才發現自己已經在發高燒了。

 

「哥!不是跟你說今天會變冷嗎?」松岡江沒說什麼責備的話,反而是擔心的將對方送回房裡。

 

「江,沒這麼嚴重吧?」松岡凜似乎覺得沒什麼大不了,想起身時卻被松岡江用整個身子給壓住。

 

「不行!生病不好好休息會很嚴重的!」松岡江用警告的眼神望向自己,迅速的撥打出了電話,看來是請假了……

 

「哥哥千萬不准勉強,這樣好了,叫橘學長……」松岡江像是想到什麼一樣,接著還沒阻止他的松岡凜已經晚了一步,簡訊如此的發了出去。

 

「啊──」松岡凜像是頭更痛一般按了按頭,瞪了向自家的妹妹一眼道:「現在可是冬天,妳知道狀況還好意思傳那封簡訊啊?」

 

「那是因為,實在看不下去了嘛。」松岡江瞇起眼睛笑著,心情看似愉快的,她迅速下樓拿了個冰枕,放置於凜躺的枕頭上便拍拍屁股走人。

 

就這麼肯定那傢伙會來嗎?但是前幾天遙才受傷的──
所以不可能會來的吧──

 

松岡凜在煩躁也覺得無所謂了,他將身子微微的側躺,不舒服的感覺想睡但卻又睡不著是最痛苦了。

 

 

他閉上了眼睛不知道多久。

 

 

 

下一秒,一下子急促的腳步聲再度環繞徘徊於腦中,松岡凜無奈的搔了搔頭,肯定又是自家的妹妹又忘記帶東西出門了吧?

 

「凜!」但事情卻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出現在門前的並不是嬌小又可愛的妹妹,反而是那個往往破壞自己劇情的人,如此的粗魯的將門打了開來,看起來喘的很厲害的橘真琴。

 

「蛤?……你怎麼在這裡?」松岡凜像是難以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眼前的人脫下了大衣,脖子還帶著圍巾就在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今天公假,剛收到江的簡訊就來了。」橘真琴一如往常的笑著,就像在辦公一樣。

 

對,就像辦公一樣。
好像只是上司發佈命令,而他只是遵守這個命令。
來到了我面前的橘真琴……又是怎麼看待自己的?

 

「不了,如果是照顧什麼的話。」松岡凜撇過頭來,向窗戶的景色一望,嘴巴緩緩的道:「一點都不需要麻煩。」

 

當自己再度轉回來的時候,原先的笑容早已揮散不去,橘真琴像是受了什麼挫折一樣低了下頭來,這讓松岡凜心一揪,便又埋入了棉被裡。

 

「什麼嘛,這個時間你不應該是去照顧遙的嗎?」在被子裡似乎還可以聽見對方些許的抱怨聲,感覺到冰冷的手觸碰到自己的頭髮才又從棉被中跳了出來。

 

加上發燒的臉更紅上了一層,吃醋的意味很清楚。

 

「都這樣了還希望我去找遙嗎?」橘真琴輕輕的吻上對方的唇,輕輕的摸撫著松岡凜的臉龐。

 

溫情的攻勢總是讓自己卸下心房。
在無形之中,這是第幾遍被地將他狩獵在手。
好無餘地、毫不留情的……吞噬。

 

「真琴、……」松岡凜將對方用力的推開來了,他現在沒有辦法直視對方的眼神,只是低著頭:「能幫我煮粥嗎?」

 

首先驚呼鯊魚如此乖巧的虎鯨,像是獎勵一般摸了摸他的頭髮,回應了理所當然,便又親吻了他。

 

橘真琴離開了自己的房裡後,松岡凜輕輕的碰觸著自己的嘴唇。
剛才的餘溫還沒有離去,屬於他的味道還在這裡。

 

 

 

「凜?」橘真琴擔心的摸了摸自己的額頭,不知道發呆多久的他,才就此回過神。

「沒什麼事。」松岡凜抓住了那雙手,眼神在糾結的心情說不上來。

 

 

不要離開我……
不要去找遙了,留在我的身邊……好嗎?

 

 

「凜,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講的嗎?」橘真琴猜測著心思,觀察力總是很強的他,總會發現一些的小細節,當然這個都不為過。

 

看松岡凜又一句話也不肯說,他又難過了起來。

 

「凜記得嗎?我們是情侶……」橘真琴將放在被子的手給握住,再次替他展露最真誠的笑容:「我是你的,其他的什麼也不是。」

 

 

 

「所以不會離開你的喔,絕對。」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