祇笑:黑色

Ryo:灰色

 

 

晚上海風的刺骨感並不是在一般人能接受的範圍內,尤其是在這樣正值初春的季節,硬是比白天的都市裡凍上了許多。

 

「哈、哈啾」松岡凜直打哆嗦還不忘附贈了一個噴嚏。即時自己平常有在游泳,但那水溫至少還在自己能接受的範圍內。


「啊、」橘真琴脫下了原本穿在身上的外套,披到了松岡凜的肩上,「對不起啊沒注意到你穿的這麼輕薄。」哭笑的搔了搔臉頰,眼神裡透漏著一點歉意。

 

「哼……我倒是覺得隨意將人帶來海邊比這些都還較人失禮。」假如沒有第一個狀況,這些狀況也不會跟著出現,瞧一眼橘真琴,松岡凜一臉愧疚地嘆了一口氣道:「沒關係,反正正好想來這。」

 

這傢伙一看就是有心事的模樣,現在這麼打槍他,感覺不是很好,還是這樣講至少不會讓他感覺自己做錯事……奇怪,自己在哄孩子嗎?

 

被一個剛認識不到一天的同事帶到了海邊,任誰都會覺得疑惑吧。

「欸、你是有什麼心事嗎。」松岡凜將視線對上橘真琴後開口道。會在夜晚到海邊,應該不只是單純想吹這凍死人的海風吧。

「先、先說喔…不是關心你!只是覺得很不解!」
松岡凜想想剛才說的話感覺有些曖昧,於是將那對上眼的視線給撇開。

 

橘真琴愣了一回噗嗤的笑了出來,他不打算坐下怕會弄髒褲子而半蹲,粗曠的身體不覺得奇怪反之如果他如果是個宅宅,松岡凜肯定翻個白眼走人。

「笑什麼!」松岡凜微微的撇過頭來,似乎完全不理解對方的一切動作,他搔了搔臉嘴巴微微的翹起:「根據研究,晚上來海邊情傷的機率大的可以,你……」

 

「如果是的話,你要幫我療傷嗎?」橘真琴半開玩笑似的開了口。


「什麽啊、真是個脆弱的男人,我是可以啦但我沒什麽經驗。」松岡凜並沒有讀出那帶著玩笑性質的口吻,反倒很認真的回答了對方。


橘真琴感覺有些意外,他沒有想過眼前這人竟會如此簡單的就應許了那無厘頭的要求。

 

等橘真琴自己回過神時,雙手早已撫上松岡凜那有點錯愕且緋紅的臉龐。

 

「少得寸進尺了……」松岡凜防範地後退幾步,深呼吸了一口氣道:「我可以陪你聊天,至於肢體上……」
如果沒猜錯自己再晚一些,就來不及改變什麼事情了。

 

橘真琴怔著,不明白自己剛剛為什麼想要親吻對方的舉動,失禮的連續說了好幾個對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那樣做。」連自己講這話時都臉紅的人,松岡凜也就信了。

 

他笑著說道:「好了,你這樣很好笑欸,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啦!」

 

不知道為什麼對於橘真琴,松岡凜有那種與好久不見地老友說話的方式,非常的自然。

 

今天應該是第一次見面吧,但卻有著如此似曾相識的感覺。究竟是好還壞?

 

「欸、你什麽都不說是要怎麽幫你治情傷啦。」自從方才橘真琴的匆忙道歉後,倆人就陷入了一陣靜默,這樣的氛圍讓松岡凜覺得十分尷尬,難得先開話題的他就這樣開了口,「咦…其實沒…嗯…陪我看看海就好了。」欲言又止的樣子讓松岡凜疑惑,但他不打算多過問。


畢竟,陷入情傷的人應該不想多說雜事吧。

 

 

我忘記自己醒來的時候是幾點,來到了一個不熟悉的地方,家裡的擺設放的很舒適,外面已經天亮,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而身邊的人正是橘真琴。


松岡凜怔了怔,再來看看周圍的環境來猜測,大概十之八九是橘真琴的家了吧。

 

松岡凜無法理解現在的處境,昨晚不過是和身旁睡得正熟的人去看了海,但現在怎麽會出現在這個人家裡?怎麽會躺在這張床上?


怎麽會……和這個人相擁而睡?


滿腹的疑問。莫名的心跳加速。

 

輕輕的推了開,卻反被用力的抱緊,感覺意外的不討厭。

 

「你是要睡多久啊!」松岡凜大聲的在他耳邊大喊道,試圖將這個人給叫了醒來,別迷迷糊糊的睡了下去。

 

過了沒幾分後,他終於伸伸懶腰,傻傻的笑著說道:「早上好!」

 

「早上好個什麼!你這副德性……該不會宿醉了?」松岡凜大喊道,一邊的退後,但怎麼退也是床底了。

 

『原來……昨晚還喝了酒嗎?』松岡凜怎麽也無法喚起那段已經消失殆盡的記憶,但看到橘真琴這般反應,也不得不這樣推測。
但現在要緊的是,離開這張床。

 

「凜…再退的話會摔…」「哇啊!」


橘真琴的好心提醒還沒完全說出口,松岡凜卻早一步跌下了床。


「凜?!沒事吧!」橘真琴急得從床上跳下,那欲裂的頭疼早就不被當一回事。

 

 

明明是初識,卻能如此容易喊出對方的單名。
這應該不能稱為似曾相識了吧。

 

 

Tbc.

 

 

原噗:http://www.plurk.com/p/jx6hu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