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滾!我再也不想看見你!」松岡凜推開了他,像是發威了一樣,將現今所有的哀怨怒氣一次的推回他。

終於說出來了……松岡凜不自覺在心裡冷汗,壓力似乎沒有因此而消散,反而是更為緊張。

橘真琴愣在原地,原本要抓住對方的手,反而停了下來。

似鳥發現了不對勁後,趕緊擋在了松岡凜面前道:「不好意思,如果你來我家只是想這樣鬧,那麼請你回去,我可不想被鄰居給誤會。」

看著他默默的轉身離開,松岡凜勉強的坐上椅子,他沒辦法思考接下來他們會怎麼樣。

「說出來不是好多了嗎?」似鳥愛一郎嘆了一口氣,擺出了一臉早應該這樣的模樣,看著松岡凜拍了拍肩膀。

「可是我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松岡凜苦笑一番,心裡終究是矛盾兩個字。

「能怎麼辦,他要馬跟七瀨遙跑,不然就來找你了。」似鳥愛一郎瞧著對方這幾秒的眼神變化,看得出來他有多在乎。



似鳥愛一郎不懂為什麼松岡凜要愛橘真琴愛成這樣。
即使對方劈腿,也默默的不說。

現在說出自己想法後,又想後悔一樣,給自己個懲罰,不吃不喝不睡。
像個死人一樣。

對他說幾次清醒,也都醒不過來。

直到有一天,橘真琴又來了,將松岡凜接走了。

似鳥永遠忘不了,橘真琴走了時的那一抹微笑,不知道在計劃些什麼。
自己卻已經無能為力。

 

他怎麼幫,松岡凜怎樣就是聽不見。

 

 

 

 

松岡凜早想開了,他一臉平淡的看著橘真琴與七瀨遙的床事。

面不改色的做著自己的事情。

 

他並沒有想獲得應有的。
愛情本來就這樣,沒有你來我往的。

 

 

像鹹水一般使人漂浮,心朝向大海沉沉的一落。

 

Fin.

 

 

這樣結局不知道有沒有看懂ww

不懂得可以問問我(炸掉)

結局沒有很滿意,不外乎應該還會更一篇真凜給大家看(今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