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過一個人與另外一個人相識的機率是七億分之一。

        當你在成長過程中認識了同學;相知了朋友;相愛了戀人,這些都是很奇妙的緣分,在這麼多的人之中,或許有些人與你經過很多次,但你依舊不認識那個人,就這麼錯過再錯過,連相談的幾乎都沒有。

        這麼想的同時,珍惜這個形容詞就變得如此的重要了,並不是嘴上功夫隨便應付,而是用誠心誠意去對待每個你生命中遇見的人。

 

 

 

        Sans與他的兄弟Papyrus住在一個人類城市中,租屋了一個公寓,那個城市位於山的半山腰,離中心商業區雖然不遠,但是還是有一段路才會到達,所以當地的居民習慣選擇在便利商店解決自己的生活所需。

        在某一天Papyrus又準備對躺在沙發上的Sans大發雷霆,Sans機智的發現了這件事情並且走出了屋裡,打算到處晃晃。

        出屋外的世界沒有想像的安靜,燈火輝煌的城市與白天的氣氛不同,變成了像是18世紀的英國日不落帝國,以現代來講就像個不夜城。

        早上年輕人最愛的百貨公司早已關門,反之街頭旁的小店才正要開始營業,酒吧個個都絡繹不絕,有的是學生考完試來放鬆壓力,有的是上班族下班準備喝個千杯不醉,人聲鼎沸的程度不輸給下午時咖啡廳的大媽大嫂們。

        Sans快速移動到離家裡相較為近的便利商店,看著Papyrus列給自己的清單,上面除了一些日用品以外,也包含了調味料。

 

        這家便利商店基本上是因有盡有,大間的程度都快像超商一樣大了,比其外頭便利商店安靜了許多,Sans不知不覺慢柔柔的開始找Papyrus所需要的東西。

 

        過了快十分多鐘Sans還是沒有找到番茄醬,這就算了還有人拉著他的衣角,是想惹他心煩嗎?

        「需要幫忙嗎?」一位褐髮及肩的女孩在身邊,她勉強的露出了一個微笑,似乎很不耐煩的樣子,猜想是因為工作太累?

        「……」Sans沉默並保持裂嘴笑著,不明白這是工作制度限定員工必須幫客人找東西嗎?思考一回兒後道了聲謝就揮揮了手與她告別。

 

        又過了快十分鐘,他還是依舊找不到番茄醬的蹤影,心急如焚的Sans躁了起來。

        「真的,請讓我幫忙吧。」又再一次的出現在Sans的面前,補完貨的她發現這個人還在找東西,看來真的是很重要的東西吧。

        「看妳要笑不笑,肯定工作累了,別勞累了趕緊休息吧。」San望向她說道,不知道何時Papyrus給自己的清單已經來到了女孩的手上,她自動的拉起自己的骨,往調味料的地方走。

        先不管那張清單怎麼會在她手裡,應該是掉到了地上被撿到了?

        「我看過這區了,沒有番茄醬……」Sans盯著這位女孩說道,這時才發現除了外面規定的員工服裡面穿著是可愛的條紋衣服。

        她尷尬的嘴角抽蓄直到Sans提出問題她才說道:「我忘記補番茄醬的貨,不好意思。」

        Sans噗哧一聲大笑了幾聲,摸摸她的頭髮發現意外的好摸,不介意她這麼做,去收銀機結帳,才正要回家突然下起了大雨。

 

        人說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就是這樣的情況吧。自己身上因為怕被兄弟罵太急著出門根本就沒帶傘。

        苦惱的站在了便利商店的門口,拿著袋子好像個回收人員。

 

        同樣的拉著衣角的方式,那位女孩撐著黃色雨傘扭扭捏捏的說道:「不介意的話,我可以送你回去……當作我今天的道歉。」

        Sans無條件的接受了這個道歉,就像雪中送炭,幫助了倒楣運的自己。

 

        一路上聊了許多關於她的事情。

        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做Frisk,還明白了她跟自己相同,自己有兄弟,而她有一個姊姊。

        說了自己的姊姊糟糕的習慣,也讓Sans了解了Frisk的容忍度肯定高於一般人的容忍度。

        知道了其實她投了很多履歷,但因為自己面無表情的緣故,被拒絕了許多次。

        她表示都是她在說關於她自己的事,因為一直都是沒有表情的模樣,嚇到了許多的同學,沒認識什麼朋友,所以認識Sans以後讓她覺得很開心,於是不知覺得就把很多事情都與Sans說。

 

        兩個人就這樣撐著黃色雨傘,大雨讓撐著小傘的他們不得不靠得很近,Sans開始對他說骨頭笑話,不像普通人會冷漠的點點頭,這女孩卻客氣地笑了出來,表示覺得這個話題很有趣。

 

        「謝了,今天很高興能認識妳,互相留個聯絡方式?」Sans將自己的手機遞給了FriskFrisk留了電話給她以後,走向旁邊的公寓房號302房。

 

        「我們原來是鄰居。」兩個彼此笑了出來沒想過其實就這麼近的距離,一直沒碰面過,這真是件太有趣的事情了。

 

 

        道別以後回到了小屋裡,這時已經是凌晨了。

        Sans莫名的覺得背後發寒,將東西放在櫃子裡後,急忙跑回房裡。

 

 

        Fin.

 

        PapSans!你這個懶骨頭又跑去哪鬼混摸魚了?

        SansHey!我只是去便利商店買點你需要的東西,你明白的!

        Pap:去個便利商店去了三個小時?這是個笑話嗎?

        Sans:(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吃著番茄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