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方皆男性,一個字母以十個單字作為一個片段。

 

Amnesic(失憶的、遺忘的)

 

                    Sans再一次的出現在眼前守護在哨站,Frisk來到了他的眼前。

        「這裡是很危險的,孩子。」

                    Frisk點點頭,放下一顆心裡的大石頭,想把一部分自己擁有的事情給遺忘,當作什麼也沒有發生的,深呼吸了一口氣露出微笑。

        太好了,你依然在這。

 

Alone(孤獨的)

 

                    Frisk捲起了身軀,沒有想過世界的變化是如此讓人不安心,無數的蟲子在眼前亂竄,想要放聲大叫,喉嚨卻怎麼也發不出聲,只能夠支支吾吾地發出痛苦的呻吟。

 

                     But Nobody Came…

 

Anguished(痛苦的)

 

                    Frisk疑惑的看著自己手裡的刀,抬頭一看血淋淋的骷髏,他克制不住自己瘋狂地顫抖。

        「沒事……Sans對他輕輕地摸撫著臉頰,就像平常一樣的笑容,似乎好像自己犯的錯是微不足道的。

        他看著眼前的人的模樣不知道做什麼事情才能夠彌補,難受的看著他消失在這個空間裡。

 

Amort(意志消沉的)

 

        不知道是第幾次,Frisk又來到了同樣的地方。

        想要放棄這些不想做的事情,卻一次又一次的發生。

 

        FriskSans張開了雙臂,從面無表情來到了詭譎的笑容,像是瘋癲一樣般地說道。

        Please...kill me...

 

Anonymous(匿名的)

 

        『鏗鏘──』從信箱裡傳來了奇怪的聲響,Frisk從房間裡出來查詢,打開了信箱裡面確實有一封信,匿名的──番茄醬使者?

        Frisk忍不住發出笑聲,來到了樓下拉拉Sans的衣角。

        「就在同個家裡,不需要寫信吧?」

 

Annual(每年的)

 

        每年的這個時間,Sans都會送Frisk一樣禮物,似乎變成了例行公事。

        「為什麼要送我禮物呢?」Frisk望向那個骷髏,還是收下了禮物。

        「這天是你來到這裡的那天。」Sans在額頭上落下一吻,輕輕地道。

        就這樣狡猾又不負責的留下紅著臉的孩子,不自然的低頭喃喃自語。

        「什麼嘛……居然記得那種日子……是笨蛋嗎?」

 

Ancient(舊的)

 

        Frisk難得趁Sans不在時,來到了Sans的書房,他靜悄悄地環顧著四周,這裡給他的感覺很放鬆,書香好聞的令人入睡。

        在書架上找到了一本與其他不同特色的書,特別顯眼的書背,用鐵絲包住,像是述說裡面有不可告人的祕密,Frisk用椅子墊高自己的身子後,勉強的勾到了書卻拿也拿不下來。

        突然之間有之手從眼前出現,替自己直接拿了下來。

        ──謝謝!」Frisk轉過身替那個人感謝,看見那個人是Sans後,吃驚的往後一跌,碰的一聲巨大聲響,他吃痛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這麼想知道我的冷笑話大全,還特意把我趕出門嗎?」Sans瞇起了眼睛看著笨拙的人噗哧一笑,揉了揉他疼痛的地方。

 

Amorous(多情的)

 

        你們依照約定來到了Grillby酒吧,Frisk依照慣例的與大家打聲招呼,來到了前方的吧檯區。

        「嘿──這邊這位少年,你擋到我的番茄醬了。」Sans不滿的出聲,伸出的手本來要繼續加番茄醬,結果取得的路徑被擋了下來。

        「不是答應我不准吃這麼多了嗎?」Frisk瞇起眼睛咄咄逼人的表情配上沒有情緒的話,讓Sans毛骨悚然。

        「嘿,沒、沒事,你該吃點什麼吧?孩子。」

 

Amphibolous(曖昧的)

 

        Sans摸摸那個人的髮絲卻被避了開來,他有趣的看向人兒。

        「不要總是把我當狗摸。」Frisk盯著Sans警告般地說道,Sans看見他可愛的模樣又忍不住摸摸了臉頰。

        「……」誰能把這個人拖走,他不想說了。

 

Amusing(有趣的)

 

        對於炸毛的FriskSans認為是十分稀奇又罕見的事情。

        平時生氣的話,頂多也是不知道哪學習的凶巴巴話語,並不會有語氣上面的波動。

        「你!」Frisk盡可能的閃避著Sans的搔癢攻勢,對方好像沒有停手的打算,還覺得非常的有趣。

 

 

 

 

 

        作者:

        看到噗浪上大家好像最近都在寫,我也想說那我也來寫寫看好了,第一次像這種方式寫,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覺得哪篇有後續呢?我老是覺得片段不夠滿足自己,不過自己寫的時候,卻想盡辦法想斷在吊胃口的地方。

        或許這就是微小說的魅力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