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注意/擬人/關於存檔事項事宜

 

        她從床上撐起身子,揉了揉乾燥的眼睛,慵懶的走到了他的身旁,依窩在他的胸口前撒嬌,可以清楚地聆聽見他安穩的心跳聲,不自覺又差點陷入夢鄉。

 

        「孩子,昨天睡得好嗎?」男人有著比起自己高大的身高,讓她有一種安全感,情不自禁的想要依靠他,儘管在外面多麼獨立堅強,她依舊喜愛這樣的感覺,像一顆水晶球細心的保護在手中。

 

        她微微的睜開平時幾乎瞇著的眼睛,琥珀色的眼瞳散發出冷靜的氣息,點點了那顆褐色的腦袋。

 

        想說謊的行動馬上被男人察覺,男人手指一彈女孩的額頭,導致在皮膚上留下了一個痕印,女孩吃痛的小小喊了一聲。

 

        「冷氣讓你冷到骨底了……這可不是嗎?」男人笑嘻嘻地講著自己聽不懂的笑話,他的手伸了過來握住女孩的雙手,發現兩個人的手同樣是冷冰冰的,一點溫度也沒有。

 

        雖然是這樣女孩還是感到很開心,畢竟是一份心意,不管能不能執行,那都不是什麼值得注重的事情,就好像任何成功達成的事情,重點在於過程不在結果的意思有點相似。

 

        Sans……」Frisk平時冷淡的臉,在這時終於露出了這個年紀該有的笑容,嘴角上揚的角度好看得目不轉睛,有點害羞的粉紅色點綴在臉頰旁,恨不得就此上前親吻,男人當然不可能那麼做,就算他們是那種情侶的關係。

 

        「嗯?」Sans裝作與平常相同,彷彿一般日常一樣,嗯喔啊的語助詞已經在熟稔不過,實際上他的臉已經別過了旁邊,心虛地顫抖著眼皮。

 

        「謝謝你。」Frisk走到了自己的面前踮起了腳尖,隨著動作往前傾,要不是拉住了Sans外套的袖子,可能就會跌進Sans的懷裡也說不定,還再猜想這個女孩的舉動,轉盼間,她已經在臉頰留下一個吻,離開時還能聞的到她身上的芬香,遠離久之不散。

 

 

       

 

 

        『碰──』巨大的聲響傳入耳裡,甜美的吻已經失去了原本的觸感,Sans摸了摸臉頰,對於目前的狀況有點不理解。

 

        Hey ! No time to be lazy !Papyrus將坐在沙發上睡覺的他給吵醒了,急迫的不知道趕去哪裡,被聲音吵到吃痛的Sans有點煩躁。

 

        「現在是幾點,能讓你這麼做?」Sans站起身來沉重的身軀讓他想躺回去,繼續享受那個美夢。

 

        「沒時間了,人類來到地下世界了!」Papyrus說這詭異的話,Sans只好跟著他先去前面探探路。

 

 

        來的人類是一位褐色的頭髮,瞇起眼睛看起來很可愛,身穿一件條紋的衣服,傻愣愣地在原地不動。

 

Sans沒理解過來,他陷入了思考的泥沼裡。

 

妳是初次來到這裡?……是嗎?

 

 

Fin.

 

換虐另外一個人←(他很壞壞)

 

我解釋一下我想表達的意思,我可能沒表達出來,就想寫完成完美結局後,Frisk卻選擇重新讀檔,然後換成屠殺結局,大概是想寫這個意思,之前的那些在一起的事情是真的有存在那段記憶。

不是有說過Sans偶然知道有存檔這個功能嗎?是想寫他一開始不知道,後來察覺的那個感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雞排
  •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破音
  • 你還好嗎?需要急救嗎 :(

    安衵雲 於 2016/09/18 22:1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