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篇複習

OOC可能性

 

 

        西下夕陽的光影照耀在廣場水池上顯得閃閃發亮的令人著迷羨慕,周圍的綠草綠樹讓心情上平靜了一會兒,日向創一個人站在這個地方杵了一會兒,盯著自己的雙手無力的發呆,想起了之前如洪水般的批評,像一根根的細針插進背裡一樣難受,從腦奈浮現出來人們的面容,一張張的笑臉嘲笑般的指著自己說著這傢伙都是靠著錢才進到希望峰學園的。

 

        才能──日向創擰起了好看的秀眉難受地別過了頭,手因為不安的情緒握著胸前的領帶,試圖讓自己情緒穩定下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渾然不覺中耳邊聽見了掌上電玩機的聲音,日向創低頭一看瞧見一位有著淺粉色短髮的女孩髮尾些微的自然捲,頭上的髮飾似乎有點像雷電裡頭的戰機,沒有注意前方的狀況女孩就往日向創身體的側邊撞了上來,整張臉幾乎埋進了肩膀裡看不見女孩的模樣。

 

        「唔哈──」女孩從遊戲中清醒過來,掙脫於肩膀後大口的呼吸發出了口愛的聲音,現實的突發狀況讓她有些手足無措,好看的雙瞳因為意外睜大了開來,睫毛隨著眼眸眨呀眨,臉上也因為害羞微微泛著粉紅色,給人的感覺像一朵暖綿綿的雲朵般,大略一看,能發現她,對日向創來說,是個夢幻系的女孩子。

 

        這時女孩才發現,正前面有個人站在原地,自己離他的距離也不到幾釐米的距離。

 

        兩個人相視了幾秒,你看我看的一直盯著對方,瞬間氣氛凝結了空間,日向創一臉尷尬,女孩一臉迷茫不知道說些什麼。

 

        日向創首先打破了沉默,默默捏了一把冷汗溫和的問道:「沒……沒事吧?」

 

        她禮貌地回應了自己一聲後,沒過多久轉了一個側邊的距離,繞過了直線繼續盯著螢幕上面的掌上電玩機走掉了。

 

        這時才發現了螢幕上的遊戲,日向創有些意外吃驚,那正是自己玩過的遊戲。

 

        「加拉歐米茄嗎?」聽見這個名字的少女,意外的在原地征了一下,發出了疑惑的聲響,俄而間,女孩的語速隨著興奮之下加快,她的腳不自覺往前墊高,似乎很開心的模樣眼睛閃亮亮的說道:「你知道啊?這麼老的遊戲!」

 

        「呃……嗯。」日向創對於這麼近距離的接觸有些不習慣,艱辛的從口中擠出了幾句話來。

 

        女孩像是戳到了有趣的話題,不過卻不如同一般的少女,說著娃娃或者下午茶類似的話題,而是電玩話題,眼神突然認真嚴肅地看著日向創說道:「它是個偉大的名作對吧?」等不及日向創的回覆,又更地靠近在臉前,少女的臉又放大了幾倍激動的說道:「超級名作對吧?」

 

        「嗯──我連續打通過五周目哦!」日向創就算是男孩子還是會因為這種事情而害羞,因此臉上浮出平時不會有的紅暈,雙手不自覺的舉了起來擋住她繼續向前進,像是警告著少女別再靠前一步了。

 

        「真的嗎?」

        「呃嗯──真的!」

 

        「我才連續打通過十周目而已!」女孩羞澀地低下頭來開心的分享著自己的事蹟說道。

        日向創嘴角微微的抽蓄著佩服式的誇獎著說道:「你這更厲害了吧?」

 

        「不過我還是第一次碰見除了以外這麼厲害的人。」女孩抬起頭來,夕陽照耀在她的臉上,變得閃閃亮亮的模樣,興奮的接續的問道:「吶,下次打給我看看嘛!說好了哦!」

 

        日向創答應了對方的請求,之後一位把著馬尾穿著圍裙的女人出現,後方還拖著一個人向這邊揮著手說道:「你就是七海吧!」

 

        原來她叫七海啊……日向創默默記下了

 

        「我是雪染千紗,從今天起就是你的老師了!」雪染千紗看起來是個很有元氣的老師,連動作也十分的大,說著介紹也自我打氣的鼓勵自己。

 

        「你這校服……是預備科的學生嗎?」視線落在了日向創的身上,雪染千紗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是的。」日向創不想承認這個事實,面對七海千秋的疑惑,雪染千紗開始為自己的學生解釋。

 

        「是去年加開的學校,不過相對的學費很高喔。」

 

        七海千秋的臉像是破解謎題一般寫著原來如此四字,隨後雪染千紗手上的拖的同學就這樣一溜煙的想逃跑,雪染千紗喊了一聲等等後也跟上去了。

 

        「本校生的人比我想像中的胡來呢。」日向創彷彿看了一齣鬧劇一樣,語氣有些失望接續又道:「我還以為都是精英呢……」日向創停下了語速,思考了一下自己心裡已經想了很久的話,再一次看向自己的手,不經意地喃喃自語說道:「不過你們都有很厲害的才能吧?要是我也有才能……」

 

        「有沒有才能也沒有區別啊……」七海千秋坐下了在水池手上的掌上電玩機似乎沒有離開雙手過,又盯著螢幕回答道:「因為這裡又不是終點。」

 

        日向創被她的話給反駁有些動搖,握緊了拳頭說道:「可是──」

 

        「你更自由吧?我就只有遊戲,你可是想去哪就能去哪,想當什麼人就能當什麼人。」七海千秋把掌上遊戲機舉高,說著心裡的想法她覺得比起本校生,也許預備科的學生更自由,能夠選擇自己想要的東西,而不是一昧的固定擅長一個本領。

 

        日向創聽完沒有再說話沉默了一會兒,本來是想她只有會在電玩上感興趣,既然這樣認真的回答了自己。

 

        沒過多久本校科的雪染老師就此把七海千秋抱了起來,直放在自己的肩上,像是扛一個重物一樣,她向日向創道歉以後把女孩給帶走了,離開之前,七海千秋顧著玩遊戲之餘,一隻手舉起來揮了揮手與日向創告別。

 

 

        「我更自由嗎?」日向創看向天空,藍色與夕陽的顏色交錯,變成一幅像是撒上染布的美景,雲在上空自由自在地飄著,去來都無憂無慮,不必去思考什麼世俗的問題,更不用擔心自己有沒有才能的問題。

 

        或許──七海說的是正確的。

        只是我還是躊躇不前,渴望得到才能。

 

        只要有才能──真正的才能展翅飛翔啊──

 

        Fin

 

        看了別人文章幾千幾萬字後才敢動筆寫自己的CP真是我一直以來一成不變的習慣……未來與絕望篇都追到了十集,劇情就不透露了,我還不清楚自己喜歡的CP,甚至不清楚一些CP名字,一代有跌過坑但沒寫過文章,以後會再多多接觸的!感謝閱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