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在平凡不過的一天。

        我們在黃昏的街道告別。

        「明天見,路上小心。」他的臉依舊笑得燦爛從不吝嗇,瞇起眼角的弧度迷人的模樣,用著成熟穩重的低音說道。

        「明天見。」Frisk揮揮了手說道,褐色的頭髮因風翩翩起舞,像是彈奏圓舞曲般輕快的節奏,霎時間,轉為利刃扎入了眼睛裡頭。

 

        「──」Frisk似被扎一根針頭般從床跳起,差點一個重心掉入地板,試圖回過神來,兩雙眼球不停的轉動著,似乎在尋找些什麼。

 

        第五十天……彷彿還是那一天的場景,在那次以後每天的播放。

        她掉落於一個山谷裡,裡面遇到了自稱怪物的人,再事情順利結束後回到了人類的世界裡。

 

        「又來了嗎?」Frisk扶著吃痛的腦袋,沉重的步伐漸漸被拖毀,揮之不去的夢魘如膠捲版黑白的在腦袋放映著。

 

        明明是這麼快樂的夢,一開始還會很樂意去體驗。

        直到不同的情節發生,最後有不同的結局。

 

        自己像個雙面刃,嘗試著與他們相處不同的事情。

        反而真實的過頭害怕地想逃避,甚至想辦法不讓自己入睡。

 

        Frisk拿起了鑰匙放入藍色外套的口袋裡,她隨意的在嘴裡放入一顆水果糖,關起門來來到了醫院。

 

        「所以又是同樣的狀況?」醫師頭痛的揉了揉太陽穴,對於奇怪的症狀已經持續回診了三週,開藥的情況沒有造成改善反而更加嚴重。

 

        「是嗎?謝謝醫生。」Frisk從語氣中透露出失望,臉上面無表情的僵硬,令人感受到寒冷。

 

        離開醫院後,Frisk來到平常的街道,現在是下午五點鐘。

        夕陽西下,斜照在大地上,頭髮因太陽的照射更顯色褐色髮色。

 

        「抱歉,我住公寓……所以沒辦法把你帶回家。」Frisk溫柔的摸撫著一直住在這個小巷子裡的黑貓,用紙箱搭建的家,不夠堅固卻足以保護這小傢伙了,看黑貓蹭蹭自己的手臂,心情也好上了許多。

 

        「妳是──」

        被突然的聲響嚇著,Frisk害怕地抱起黑貓準備拔腿逃跑,仔細一看,這位男生,穿著與自己同款同色的外套,笑容與太陽一樣燦爛,手裡拿著的是貓咪的飼料,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卻有點熟悉。

 

        「是你餵他的?」Frisk保持著警戒與距離,對於來路不熟的人,這種舉動是必須的。

        「算是吧,剛好住附近。」男子蹲下來試圖叫貓咪過來,黑貓一個跳躍靠近了男子蹭蹭了他的臉頰,男子開心的摸著黑貓的頭道:「看見食物來了,精神也來了嗎?」

 

        Frisk靜靜地看著的動作,遲遲的想不起來自己到底在哪裡看過他。

 

        Sans,你呢?」Sans伸出了手來,他拉拉了自己的外套再指著Frisk的外套說道:「品味很棒!」

 

        Frisk,謝謝你餵貓──」語畢,Frisk昏倒在小巷裡,嚇得Sans驚慌失措,再也笑不出來趕緊抱著她到外頭叫計程車送去醫院。

 

       

 

        再次睜開眼睛,四周都是白色的牆壁,藥水嗆鼻的味道撲鼻而來。

 

        Frisk望向了Sans,經過一次昏迷想起了以前的事情,稀哩嘩啦地哭了出來,奔騰的眼淚在臉上肆溢,她忍不住哽咽地問道:「為什麼要騙我?」

 

        「我沒有騙你。」Sans怕自己心疼,別過頭不看Frisk說道。

        「對,你沒有騙我你叫Sans,但卻騙我我不認識你。」Frisk簡直不敢相信,迷糊的視線平淡刺耳的口吻,顯得自己多麼愚蠢。

 

        他與她在那個世界相處,促進了和平的世界,不過私底下怪物們還是要隱藏自己的模樣,為了不傷害人類,選擇讓她一個人繼續。

 

        「對不起──」Sans將人兒拉入懷中,受不了她崩潰的情緒,失控的聲音已經沙啞,埋入胸口的她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

 

        「留下來──好嗎?」Frisk抓緊了他的衣袖不放,她閉上眼睛躺入懷中,從此睡著不在有任何的行動。

 

        SansFrisk抱起讓她舒適地躺在床上,默默靜靜地坐在身旁,等到她再次睜開的那一刻,這次他不會再選擇離開她了。

 

        銀髮男子站起身來將窗簾打開,外頭的黑雲已經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漂亮乾淨的蔚藍天空。

 

        做錯的事情,他再也不會重來。

        如果容許,我會說──

 

        「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Fin.

 

        作者

        這是我寫Undertale的第五十篇文章,其中包括短篇、長篇的連載,沒想到回過神來已經寫了這麼多關於這個遊戲的同人創作,第一篇本來想說沒什麼人看,不知不覺也來到了排行榜,真的很感謝你們。

        我想說這樣的話,我以現實方面來寫寫看吧。

        我用完美結局寫了這篇,就算人類與怪物真的世界和平,難道真的不會有歧視嗎?運用這樣的想法寫出來了這篇,為了Frisk好,Sans讓她遺忘了之前的事情。

        在我的文章之中,SFSans一直都是好吃懶惰,但遇到事情愛屋及烏會很願意付出,噁心肉麻的話會說但是會怕Frisk的冷眼旁觀,取而代之的是溫柔的對待,以技能來說Sans是非常強大的怪物在遊戲裡,所以我也把技能換成現實中的男友力的感覺。

        說實在這個CP我非常難寫虐,我要是寫虐也是寫到一半就回了。

        自於SFFrisk裡,對我來說她比較像個孩子,什麼事情都還在學習,臉部表情總是僵硬,遇到事情不常笑,除非對自己喜愛的人,才會有表情,眼睛總是瞇起,遇到有趣的事情會興趣的睜大漂亮的雙眼,做事情冷靜有條理,有時候有點小女人少女心,用語氣表達自己的情緒。

        不知道會不會被砲轟或從此以後不喜歡我的文章之類的……

        文章這東西,還是要經過個人經歷與看法來解讀,所以大家也可能從我的文章看到不同的個性……

        謝謝大家我愛大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邦妮
  • I like
  • Thanks ! ><

    安衵雲 於 2017/02/19 19:2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