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陽高照的夏日,球場的熱血直到哨聲響起,Chara不顧一切的以大字型的姿勢躺在地板,抬頭一望直視著太陽的炙熱,用手逝去了額頭上的汗水,突然間臉上被一條條紋色毛巾遮住了視線,被隨意的在他的頭上搓揉。

 

        「流汗成這副德性,小心一感冒就碰不到球了。」Frisk身穿著整齊的制服,手上還拿著從圖書館借的幾本書,四周充滿了文書氣質的他,不知道為何出現在球場,此時的他環抱著胸將書固定在手臂上,用另外一隻空閒的手推了那副根本無度數的眼鏡,臉上的表情與關心的話成反比,面部僵硬無表情地說道。

 

        「謝啦!原來你有來啊!」Chara站起身來拍拍身上的灰塵,拿起了水大口大口地喝,他身穿著綠色的球衣上面寫著數字的11,體育一直是Chara很擅長的項目,目前也擔當著排球隊隊長,每次打球的宗旨就是想打到不能再動為止,Chara其實在練習時早就發現了Frisk的蹤影,為了不讓自己在球場上分心,還特別重新專注在比賽上。

 

        「我只是路過而已。」Frisk別過頭來沒等回話準備扭頭就走。

 

        這小子真是夠死鴨子嘴硬的。Chara聽到這回覆差點沒拿穩手中的水,慌張地將水拿穩後,趕緊跟上了Frisk的腳步一同行走。

 

        他們的關係到底是什麼呢?

        是同學嗎?還是朋友?

 

        老是一起上下學,上課的時候位子也選擇坐在一起。

        會一起吃便當、陪伴著對方不論是球場或圖書館,假日會一起出門去書店或又者是看電影。

        對於相同的同班同學每個人心中的疑惑,始終沒有得到解答。

 

        「剛剛的球賽好看吧。」Chara驀地加快跑步來到Frisk面前,笑嘻嘻地向他問道,彷彿剛剛消耗的力量,又起始回生的活力。

 

        「很精彩。」Frisk淡淡一笑即便是體力不好的他,在旁邊看比賽也能感受到熱血的氛圍,他從口袋丟出了一個東西給Chara

 

        Chara立刻一手接住,仔細一看是自己最喜歡的巧克力忍不住喊道:「這是把我當成狗了是嗎?」

 

        「當作贏得比賽的獎勵。」Frisk瞇起眼睛精明的表情似乎已經掌控大局,細長的手指推著臉上的眼鏡。

 

        Chara克制不住眼前的人可愛的模樣,輕輕拿下Frisk的眼鏡,用手遮住了兩個人的側邊,粗暴狂烈的吻上了他的唇,持續了幾分鐘,在外人看來是悄悄話,實際上卻是在這種事情。

 

        Frisk臉頰已經透紅,緊張的觀望著旁人,好幾秒後都平靜不下來。

 

        「這才是獎勵嘛。」Chara像是惡作劇般的在街道做出親密舉動,享受著Frisk的可愛神情,不肯離開他的眼前持續嘻皮笑臉著,瞬間又突然溫柔的撫摸著臉龐。

 

        「笨蛋!」Frisk用力地將書重擊在他的頭上,Chara吃痛的哀聲大叫,Frisk不理會Chara直接向回家的路狂奔。

 

        Chara揉揉那被打的臃腫,以健穩的腳步追上已經停下腳步的人,輕輕地勾上他小巧的肩膀。

 

        人們說過世界上最深情的告白不是轟轟烈烈的愛而是--漫長陪伴。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