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滴落在屋頂邊緣好似孩子玩溜滑梯般沿著切線滑落於地面,Frisk打著傘右手裡拿著一袋袋的紙袋,在進屋簷之前Frisk收起了那把透明的傘後,用鑰匙轉開了門把,輕輕的側了半邊的身子進入了房裡。

 

        屋內溫暖的燈光給人一種放鬆的心情,在不知覺中感受到室內外的極大溫差,Frisk慢步的將物品都放置於桌面後,來到了窗子前打開了一半讓空氣流通,外頭陰雨綿綿的天氣似乎沒有好轉,越來越冷的天氣讓Frisk懷念起以前的日子,對她來說那些早已都是微不足道的事情,歡笑聲抵掉了心裡快要擊潰的聲音幾乎讓Frisk確定了自己想要保護的是什麼,失去的那些已經回不來,以前的愉快都化為了諷刺像萬針穿心般狠狠的刺戳著傷口。

 

        「我回來了。」Frisk摸撫著胸前的心型項鍊與Chara是一對的,那是他們相處相愛的證明,每當摸撫著那條心型項鍊就讓自己得到無比的安全感,好像隨時隨地Chara在自己身旁一樣保護著她。

 

        聽到外頭的動靜,Chara警戒般地拿起了平常攜帶在身上的小刀,旁邊放著還未吃完的巧克力,看見眼前的生物是人類,令她厭惡般蹙起眉頭說道:「這裡怎麼會有人類?你怎麼會有那條項鍊?」

 

        對於接二連三的問題,Frisk漸漸地走向Chara拉近了她們之間的距離,如往常般的她,正在耐心地向Chara解釋。

        「記得嗎?我是Frisk,是在這裡照顧妳的人。」

 

        「是嗎?我只記得我是一個人住在這的,嗯──就因為這個相信妳吧。」Chara抓緊了Frisk身上的心型項鍊往自己的方向一扯嘻皮笑臉的說道,這樣的舉動惹得Frisk別過頭來似乎有點不愉悅,Chara竟然會感覺這傢伙很可愛,輕輕地鬆開粗魯的手,Chara雙腳盤腿在椅子上對她道歉的道:「抱歉,我不會再那麼做。」

 

        「沒事。」Frisk溫柔的對她笑著說道,心裡的期待又被失望給取代擊落。

 

        第十次的第十天,再一次回到了原點。

        她們像是陌生人一樣,不公平的存留下來記憶的只有一個人。

 

        「妳好像很熟悉這邊的環境?」Chara瞇眼望向在廚房與客廳來回穿梭的人,穿起圍裙的她不失一點可愛。

 

        「我想應該比妳熟悉再不過了。」Frisk湊近Chara眼前淡淡一笑,突然間的抱緊眼前的人兒,靜靜過了幾秒後她用力的吐出一口氣。

 

        「我們在一起去哪裡玩好嗎?」

        「我是妳照顧的,當然隨妳帶著我走囉。」

 

        不經意的咬緊了下嘴唇,Frisk埋入了她的肩膀,無聲地哭泣著不像是嬰兒放肆的大哭。

 

        「突然間的怎麼了啊?」Chara面對她的情緒驚慌失措地抱著Frisk卻因為還剛認識而不敢太用力的抱緊,隨之Frisk的用力回抱,她不客氣地也回敬了回去。

 

        「沒事……」Frisk用衣物抹掉了眼淚,她抬起頭來握緊了兩個項鍊在手中,她輕輕的看著上頭的光澤,假裝一切都沒事一樣詢問道:「明天的早餐吃培根蛋好嗎?」

 

        就像過眼雲煙一樣,這樣的日子也已經過了一百天。

        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幸福的卻也很窒息。

       

 

        晚餐後Frisk遞了一杯水與藥給了Chara,離開前捨不得的多望了幾眼Chara的模樣,離開時為她關上了房裡的最後一盞燈。

 

        「晚安。」

 

 

        Fin.

 

 

 

 

                    TAG:藥物/非歡樂向/甜,For斯斯。 

        有看得懂嗎?Chara她失憶,每到一段時間就會忘記Frisk這個人。

        Frisk卻還是一生一世的留在她的身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