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的時鐘隨著時間流動,凌晨的夜晚好像連細小的風聲都聽得見特別地寧靜,她早就忘記是第幾次在這個時間,意識還依然清醒地無法入睡。

 

        女孩撩起臉前的瀏海,像一隻貓一樣慵懶地打了一個哈欠伸伸了懶腰,琥珀色的眼眸看向窗外的景,直巴巴的視線好似想把什麼給看透似,小麥色細長的腿在純白的棉被上顯得更是吸引注目,她起身下床穿上一件白色的薄外套,離開了溫暖舒適的床被裡,襲擊而來的冷風透進了衣服裡頭,冷颼颼的感覺讓女孩打了個冷顫,將外套拉緊戴上了連帽。

 

        女孩的腳步聲漸漸與呼吸一樣平穩,她來到了窗前並沒有將它關上,而是靜靜地望向距離不遠還亮著的路燈,一盞一盞的連續不斷編織成如夢的星辰,彷彿那個人站在那兒還在原地等待著自己,下一秒回過頭來是一個完美的笑靨,低沉的聲嗓說著等你很久了一塊走吧,牽起手帶著妳到不知何處的任何角落。

 

        離開窗邊來到了床頭的小櫃子裡拿起一個好好珍藏沒有任何一點損壞的手環,木製的上面精細的手工刻著她的名字──Frisk,女孩將它戴在手上後穿上自己最愛的那款雪靴離開了家中。

 

        打開門的世界是黑漆漆的一片,除了路燈以外的房屋都已經熄滅,心裡還是思念著那個人,逞強不能忘記就回去追隨他的影子,任何有關於他的回憶反應在日常上,喜歡他愛護動物與貓咪互動的模樣,喜歡他為了不讓身體感冒將身上的衣服替自己穿上,喜歡他的一切到了一個愛屋及烏的地步。

 

        甚至她曾試著想要學會抽菸,菸草的味道伴隨著他的藍色外套,令人癡狂的著迷想要埋沒到最深藏的地方,淡淡不濃重並不討人厭,觸碰到鼻尖的手指隨時透露出他的味道。

 

        無助的寂寞兩字說不出口,沉在腦內的情緒牽縈不停,Frisk還是打開了手機通訊了一句簡訊給Sans,發不送出去的問句停下,又再次關起了手機。

 

        「到底在幹麻啊。」Frisk煩躁的搔搔了頭髮,平靜的思緒竟然因為一個人全都亂了個調,一躍上了平台的石階,左右保持平衡兩手張開,像個小孩子一樣放輕鬆的樣子。

 

        他不是自己的誰,不過Frisk也不想說謊。

        想在他心理占一席的空間,曖昧的言語透露出無盡的心理需求。

        多希望每天都能與他在一塊,連假日都能陪伴他。

 

        女孩忍不住淺淺的上揚嘴角,望著黑夜與熄燈的城市,輕盈的走在各個地方,尋找一個夢尋找一片風景,尋找一片解憂自己的地方。

 

        Fin.

 

        FriskSansSans沒畫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