鎂光燈不斷的閃爍著全場注目的焦點是世界錦標賽前三名得獎主,各個媒體都相爭著採訪這份消息。

 

        「請淺談下賽季的抱負。」記者加註了語敬詞依照官方問法問道。

 

        他們分別排列坐成一排,維克多托腮著思考這第五次相同的問題,好看的臉都皺成了一團。

 

        是為了什麼呢──我的抱負?

 

        回到了家裡的途中,問題彷彿語音繞樑般重複的在腦內不斷的詢問著,轉開了門鎖後映入眼簾的是每天在熟悉不過的簡約風格,上排架上擺列著去各地所收藏的酒瓶,維克多煩躁地將瀏海撥往後頭,根本沒有心情多看幾眼。

 

馬卡欽似乎聽見了主人的聲音,從後方走廊以小腿短的功力跑了過來,見到主人回到家高興地撲上了維克多的身子,毛絨不斷的窩在懷裡撒嬌,維克多的心情瞬間好轉了一半,一躺上客廳舒適的沙發裡,像是躺在一片棉花糖裹上一層糖衣般,問題沒有得到解答或更進一步的思考,但維克多已經不想管這麼多了,打算讓問題飛往九霄雲外了。

 

        接下來維克多拿起了手機發現大量的訊息轟炸著通訊軟體,每個人都貼了一段相同的影片,詢問著自己有沒有看過,姑且不把它當作駭客網址點進了裡面的連結,點進去後的黑髮男孩竟然讓維克多大吃一驚,銳利的眼神定下了決心,維克多站起身到房間款好行李,確定重要的東西都帶上後,查明了那個男孩的下落,抱起了馬卡欽打算直接搭飛機去日本找那位黑髮的男孩。

 

 

       

 

 

        屋瓦上精緻的紋路對稱開延伸,連續不斷的燈籠綿延地懸掛在廊上,大大的招牌寫著天然溫泉,別於俄羅斯街景的日式建築吸引了那湖水綠的雙盼,外頭下起一陣大雪,厚重的雪覆蓋在大地上,形成美麗潔白的風景。

 

        裡頭的人熱情的向維克多推薦溫泉,將行李放下後抱持著愉快的心情,拉開了日式拉門悠閒地漫步到了外頭的露天溫泉,連紅色面具的大裝飾都深植人心的喜愛,靠在石頭旁靜靜地閉上眼睛體會溫熱的水溫心裡體悟了什麼。

 

        再次通往露天溫泉的玻璃門被打開,盼望已久的黑髮男孩出現在眼前。

 

勝生勇利表情難以置信雙眼睜大的看向維克多說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勇利,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教練了,而我會讓你在大獎賽總決賽上得到冠軍喔。」維克多絲毫沒有任何的拘謹熱情的向勝生勇利展開手臂說道,自信的眨眼信誓旦旦的模樣,彷彿如同勝生勇利在電視上看見的維克多一樣。

 

        這個人全裸著在說些什麼呢?勝生勇利遲遲還沒意識到維克多的意思,呆愣在原地直到來到了維克多的旅館。

 

        總是帶著勝利的光環,現在立下這種誓言。

 

        「就讓我們好好相處吧。」維克多輕輕的將額頭觸碰於對方的額頭上淡淡的微笑說道。

 

 

        《完》

 

 

 

        昨天寫了勇利的感受,現在反過來寫維克多看見勇利第一眼的感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