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否認尤里這個人無法面對自己失敗,要求一次比一次更好的技巧,堅持要滑冰出白璧無瑕的表演並獲得最亮眼的成績;當無法正常發揮練習學習的技巧時宛如踢到鐵板般,即便是崩潰的想要奪門而出,當下依然是徒勞無功。像是被拋下在路邊的野貓,在滂沱大雨裡的路邊無病呻吟,牠的聲音喚來多少不同目的的人來,但那些人卻從不會為他留步,僅只是人生的過客,來也匆匆去也不回。

 

        黑色墨鏡掩飾了尤里清澈如湖泊的眼眸,顯眼亮麗的頭髮也被帽子給蓋住了半顆頭,尤里習慣性的戴上帽子只是為了躲避人群,只是他個人特徵實在明顯過頭了,那頭頭髮以及老虎的外套光是這兩點就足夠被人認出了,尤里想他需要一個屬於個人的空間,不受別人拘束可以自由自在的地方。

 

        當這種想法出現時,奧塔別克老是能在不同的地方找到尤里,像是尤里身上帶著GPS一樣,只要偵測到尤里在哪裡心情狀態不好,奧塔別克就會帶著他的重機出現在尤里的面前。

 

        「上車──要,還是不要?」奧塔別克停下車在尤里的面前,手裡拿著一頂安全帽向尤里問道。

 

尤里接過安全帽跳上了摩托車的後座,心情差到極致的他現在只想出去透透氣,煩躁地頭用力撞上了奧塔別克的背,毫不客氣地將情緒宣洩在奧塔別克的身上。

 

        任憑尤里隨意對自己做的任何事,徹奧塔別克隨著油門的發動機車出現了轟隆的聲響,加速到一個狀態時,風像較勁般的呼嘯過臉頰,過癮又放肆的痛快感。

 

        尤里放開握在奧塔別克上的雙手,大聲興奮的尖叫放鬆地隨風揮舞著雙手,彷彿是孩子出遊一般享受風迎面而來的感受,在仔細往遠方望眼看去,一面大海連綿不斷的無限延伸,盡頭什麼也沒有,未知同時也帶來刺激感,相比著蔚藍天空與沉寂大海呈現在眼前變成了不同的感受,下秒會不會捲起大浪淹沒整片沙灘,尤里天真的天馬行空地想著那些不切實際的事情,一路的保持高昂高亢的情緒。

 

當玩累了叫啞了,尤里閉上眼睛將雙手放入奧塔別克外套的口袋裡,十二月晚風吹起來有些冰涼,脖子上沒有遮蔽物保暖作用風大肆的竄入身體裡,冰冷的風澆熄不了尤里的熱情,住在北方國家的他對於這種小小程度一點都不造成影響,這只是尤里短暫的休息曲,為了拼盼下一次睜開眼精彩的瞬間,再多的休息也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奧塔別克面對尤里的反應沒說什麼只是不免得露出暖暖的笑容,離都市的越遠越能讓尤里放鬆,不必看見不想看到的景色,不必思考複雜根本不是這個年紀該思考的問題。

 

        多少次奧塔別克看著滑冰場上的妖精像上了戰場一般的眼神,那是他所欣賞的是他所追逐的,不知道何時眼裡已經存在了尤里的身影,在腦海裡優美的姿勢與那不符合長相的說話方式,既粗魯又是討人喜愛。

 

        「到了。」奧塔別克停下機車喚醒了躺在自己背上的尤里,尤里一個健步踢起下了車,奧塔別克從後櫃裡拿出了一件風衣外套替尤里給穿上,尤里蹙起眉頭像是掙扎般地扭動著身體,直到奧塔別克發出警告的言語道:「是想感冒?要還不要?」

 

        逼迫於無奈下尤里還是乖乖地穿好那件硬生生比自己大兩件SIZE的衣服,一個沒準是故意要差點踢中奧塔別克,只是在踢下去前又想到奧塔別克剛剛讓自己放在外套裡取暖,還是饒過他一次好了。

 

        奧塔別克從表情裡看著尤里糾結的模樣心裡覺得有趣,這個人把自己的想法表現在臉上簡直是一清二楚,奧塔別克向尤里做解釋,一邊的摸撫尤里一縷柔順的髮絲道:「明天還得回去,總得給個交代。」

 

        「你少、少得寸進尺了,我當然知道是因為那個老頭啦。」尤里白皙的臉龐霎時染上紅潤慌張地說道,將手把風衣的拉鍊拉上後,一個飛踢就是往奧塔別克的腰部地方踢去,好險奧塔別克敏捷快速地閃過尤里的飛踢,身為選手比賽時受傷可不好過。

 

        「老頭是教練?」奧塔別克聽到這樣的稱呼不禁噗哧一聲,平時一張冰冷的臉出現了難得一見的笑容,想到尤里拒絕自己的舉動他忍不住一問:「喜歡,還是不喜歡?」

 

        對於這種問題尤里快誇獎他的遲鈍,尷尬地轉過頭什麼也不說尤里現在只想要向馬路奔跑下山。

 

        「不要問我這種問題,你是笨蛋嗎?」

 

「喜歡──還是不喜歡?」奧塔別克抓住了尤里的手腕湊近在眼前,兩雙眼睛直巴巴的盯著尤里視線不動,尤里越想逃離奧塔別克就用強硬地將人逼著一定要看向自己。

 

        「好了──我回答就是了──」尤里受不了這麼近距離地靠近,他支支吾吾的別過了頭移開了視線,不敢與奧塔別克對上視線說道:「不討厭。」

 

        奧塔別克將尤里抱起直接一屁股坐下在草地上,聽見尤里的話心情好的摸撫著他的頭髮,尤里也不抱太大掙扎的希望,依窩在奧塔別克的懷裡。

 

 

        迎接而來的月色伴隨著大片星空,耀眼閃爍的在兩人的眼前綻放。

        彼此寧靜的望著星空沒有太多的對話,奧塔別克撥開尤里一旁遮住眼的頭髮,綠色的眼眸依然美麗清澈。

 

        「像星星一樣。」奧塔別克默默地看向尤里的眼睛,越來越靠近直到輕輕的吻上柔軟的唇。

        尤里不抱任何的客氣直接用頭大力撞了一下奧塔別克的胸膛,像是生悶氣一樣什麼都不說。

 

 

        《完》

 

        太喜歡小貓咪了,所以就來寫小貓咪。
        誰喜歡這個的快餵我,我一直在看文吃糧(奔走)

        最近報告真的太大量了,更新也下降了。

        朋友抱怨過太少糖,所以這章我有努力盡力發揮灑糖的功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