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風徐徐地吹拂著那張面無表情的臉龐,奧塔別克從重機上頭跳下車,全身穿著一系列的黑色服裝,有拉鍊的皮衣外套以及黑色牛仔破褲,配上一雙帶有鉚釘的馬靴,右手拿著與衣服雷同色調的安全帽,左手卻拿著與他氣質根本扯不上邊的甜點盒子,周圍散發著非熟人勿擾的氛圍,筆直地往公寓的方向走去。

 

來到了公寓大樓的電梯前,彷彿一連串的動作皆已是司空見慣的事,按下樓層的九樓按鈕,奧塔別克轉過身面對鏡子,硬生地練習著微笑的表情,嘗試幾會兒後他很快地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此時電梯門打開了,奧塔別克恢復平時的一號表情走出電梯拿出放在口袋的鑰匙準備開門,才發現屋裡的主人早已在一旁的陽臺望著外頭的風景,一頭金髮在月夜下更引人注目,清澈的雙瞳像是銀河般閃爍地處處動人,身上僅穿著一件簡便的白色居家服搭上了厚外套,奧塔別克不自覺的蹙起眉頭,擔心下一秒瘦弱的尤里會著涼。

 

「慢死了。」尤里望向他裝作不經意的模樣,噘著嘴扭捏地向奧塔別克走過去,不特意挽起他奧塔別克的手而是先行一步的進入屋子裡頭,其實老在房裡聽見熟悉的引擎聲時後,尤里便立刻衝出家門在外頭等著奧塔別克上樓,奧塔別克一切的行為舉止都已經被尤里盡收眼底,手裡拿著甜點格格不入的模樣,令尤里既覺得好笑又有種說不出口的溫暖上心頭。

 

「抱歉,讓你久等了。」可是我有你家的鑰匙,奧塔別克沒將話說出口,怕下一秒小貓會生氣的伸出利爪,默默的將尤里家的鑰匙收進口袋裡頭,跟隨著尤里的腳步來到家中,關上了家門後,細心的將尤里亂脫的拖鞋擺正。

 

當再次抬頭一望,尤里又窩回沙發裡打尚未破關的遊戲,客廳的電視播放著他從不喜歡觀看的新聞台,奧塔別克明白,尤里只是需要一點聲音,陪伴只剩下一個人時孤伶伶的房子。

 

奧塔別克湊近到尤里的面前惹得尤里哀哀叫,一邊用手拖住奧塔別克的臉一邊說他礙事擋住了螢幕畫面,當出現遊戲畫面出現失敗的兩字,像是小孩子賭氣般的別過頭不理會奧塔別克。

 

「幫你破關,你先休息。」奧塔別克看這個人從早到晚手裡一直打著遊戲,連飯都不好好吃,搶過遊戲機立刻造成了大轟動差點要大戰起來。

 

「還給我!你這傢伙!」尤里彷彿是一隻炸毛的貓般,在他的身上試圖從身高找到優勢,但是自己不但比奧塔別克矮,身體還比他瘦弱許多,光是他伸長手臂尤里就拿不到遊戲機了。

 

「先吃甜點。」奧塔別克堅持自己強硬的態度,雙眼直逼的望向他的眼眸說道:「吃還是不吃?」

 

每當奧塔別克這麼說話時,尤里深怕某一天他就這麼不理會自己離開──

 

「──好啦!我吃就是了!」尤里垂下了頭還是乖乖聽了他的話,將甜點拿在手裡迫不及待的打開,是自己最愛吃的甜點。

 

「我不會離開你。」奧塔別克彷彿拆穿尤里的心思,溫柔地輕輕摸撫他柔軟的髮絲,另一隻大手將尤里整個攬入懷裡。

 

「我知道啦!我又沒有說不要離開我這種話!」尤里瞬間臉漲紅了起來,任憑奧塔別克以這個姿勢抱著自己,好久過後才漸漸消去害臊的感受。

 

近距離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心跳,不可否認尤里是喜歡的。

 

奧塔別克關上了電視,將遊戲機放在一旁的玻璃桌上,看著尤里因吃到甜點露出幸福表情的模樣,突然地開口說道:「在我離開前,你說了不要──」

 

尤里停下了手邊的動作,意識到接下來奧塔別克要說的話趕緊上前阻止卻已來不及。

       

「不要離開我,尤里是對我這麼說的。」奧塔別克輕輕的拍著他的頭,為了不讓他脫逃扣住了胸前,湊近了臉淡淡的笑容似乎很滿足。

 

「你!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尤里拿起左邊的枕頭打在奧塔別克的臉上,一溜煙地跑進房裡。

       

一不注意那傢伙就會不刻意地闖進自己的生活裡,躲在棉被尤里的臉已經紅得像一顆番茄,心不在焉地等待那個人來找自己。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