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重嗆鼻的藥水味進入鼻腔,女孩瞪大了一雙漂亮的琥珀色眼瞳,滿臉充滿了驚慌,不明白現今的狀況,當嘗試要移動時,才發覺全身幾乎被儀器牽制地無法動彈,仔細觀察四周,天花板與牆壁都漆上了白色的,旁邊擺放著一列的藥水,上頭有鑷子與消毒過後的痕跡,再來就是巨大的儀器──撐不住身體的女孩,吃痛一聲躺回床上,方才勉強的行動,讓身體漸漸傳來一陣疼痛的感受。

 

        過了好一陣子終於恢復了冷靜,女孩想開口試探有沒有人卻又停下舉動,口乾舌燥的又不知道幾天沒進食的她,沒什麼力氣能夠做任何事情了。

 

        這時門打開了,瞧門口一望是一位穿著藍色外套的男人,她趕緊閉上眼睛假裝自己還未清醒,男人似乎已察覺手裡的水放在一旁的桌子,以迅捷的速度來到女孩身旁,眼睛直巴巴的盯著。

 

        「妳醒了嗎?」口氣未行動來得緊張,聽起來也不像是壞人,倒是有一種鬆口氣的感覺。

 

        女孩嘆了一口氣睜開了眼,只記得自己失去意識之前是被車撞了,其餘的事情留到現在除了身體很痛以外,頭也像是搭乘一輛失速的列車一樣疼。

 

        「醒了,抱歉……」女孩尷尬地指著遠方那杯水提問道:「能請你先讓我喝一杯水嗎?」

 

        男人以為她要說些什麼嚴重的話,沒過多久後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女孩有些生氣地望向他,才起身將水的給對方。

 

        「妳在路上出了車禍,這裡是醫院。」

        「不,我想一般人都能意識到。」車禍或者是醫院的事情。

 

        沉默了許久,男人特意別開了眼,女孩的視線跟著他離去移動。

        「醫生說──妳失憶了,真是狡猾啊。」

 

        在那些回憶的日子,只剩下我。

 

 

 

 

        望向攀上窗邊的藤蔓,心裡說不上的安全感與平靜,卻總是少了什麼一樣,身體經過照顧後慢慢回復,算不上什麼大礙,試圖回想以前的事情,也只剩下考試的場景,眼前的男人完全記不起來了。

 

        在那次之後,他在也沒說過以前的事情,我不知道他是我的誰,不明白他每次露出的表情到底深含什麼涵義,如果那是他難過的原因──

 

        「嘿,Sans能跟我說說之前我們的事情嗎?」Frisk看向在一旁整理的Sans問道。

 

        「……怎麼突然想知道?」Sans聽見時停下手邊的動作,又露出一樣難過的表情。

 

        「我們是情侶嗎?」

 

        不在繼續談話,他走出了門後關上。

        Frisk不自覺流下眼淚閉上雙眼再次埋入白色的被窩裡。

 

        能不能讓我們一起承擔?

 

 

       

 

 

        再次回到病房時,她已經深深入睡。

 

        「抱歉,我不想讓妳痛苦。」Sans坐在病房邊握住了溫暖的道,輕輕的吻落下臉頰。

 

「讓那些事情過去吧,讓我們重新開始。」他笑著充滿寵溺的神情,輕輕摸撫著頭髮,走出了門房。

 

        「你就不能想想我嗎?笨蛋──」留下紅著臉的Frisk拳頭輕輕敲著床鋪,又趴回床上。

 

 

        《完》

 

        #滿滿的幸福的甜 #失憶梗 #銀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椰酱喵
  • 可惡,先虐後甜是怎樣啊QwO
  • 都甜甜的呀OuO

    安衵雲 於 2017/02/05 16:2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