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指冰冷的溫度從掌心蔓延開來,宛如雪村一年四季的天氣般。

        深怕女孩感冒受凍,他將手放回口袋裡。

 

        「……?」Frisk停下了腳步不明白Sans的行為,再次自動的牽起他的手。

 

        Sans不說話驀地紅起臉別過了臉龐,引來她的注目同時也帶來了驚訝。

 

        「為什麼不牽手了?」Frisk蹙起眉頭比起平常的臉多了點生氣的模樣。

 

        「怕妳覺得冷,不過看來妳不在意。」Sans瞇起眼睛笑著說道,同時也將牽著的手用力的緊扣。

 

        被反將一軍了……女孩低下頭來害羞的一同走回家的路,路途比平常走得還要久。

 

 

       

 

 

        回到家裡兩人脫下了厚重的大衣掛在架上,Papyrus開心出來迎接兩人發現了他們奇怪的表情。

 

        「你們的臉就像兩顆好吃的蕃茄一樣!發生了什麼事情啊?」Papyrus拿著鍋鏟看來在廚房又奮鬥一番,眼前這兩個人好像剛才的食材,讓他覺得好奇的眼睛閃爍。

 

        「沒事。」「沒什麼事情。」

兩個人異口同聲道,一個回了房裡一個待在電視前看電視。

 

                   Papyrus見到兩人的反應後又回到廚房繼續研究義大利麵料理了。

 

                    Frisk窩在沙發上蓋著被窩,無心留意電視的內容,一心想著剛才的畫面不自覺的把整個被窩蓋到了頭上。

 

        「在看什麼?」Sans來到了身旁帶了一包薯片過來,一屁股坐到Frisk身旁。

        她不敢說自己根本就沒在看電視,更不可能知道內容是什麼,只知道旁邊的節目名稱。

 

        MTT的綜藝節目啊。」Frisk含糊的回應道,一邊拿起了一片薯片放進嘴裡。

 

        「哼嗯?妳平常不會看這種節目啊?」Sans看著節目內容挑眉說道。

 

        「就、就是突然想看嘛。」Frisk心虛了又吃了一片,看著他心裡浮出一個疑問。

 

        如果骷髏手是冰的,身體也會是冰的嗎?

 

                     Frisk向他伸出了手抱住了眼前的人,從身上傳來淡淡的香氣以及不同於手的溫熱感,衣服上頭的毛像是被子一樣柔軟。

 

        「是溫暖的……」Frisk眼睛一眨一眨的向他說道,太過於神奇她的手摸到了後背發現是冰的。

 

                       Sans將她抱起身讓她坐在自己前方,再次將兩個人用被子蓋起來。

 

        「越靠近胸口的地方越溫暖。」替她解答這個疑惑的SansFrisk的頭輕輕靠在自己的胸前。

 

Papyrus在廚房探頭看見小倆口可愛的模樣,默默在一旁端上了義大利麵,先自己回房吃了。

 

 

        《完》

 

        #@默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