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尤里上班族24/感謝60分主辦/題目/你的溫度

 

 

        脫下了上班時走了一天的黑色皮鞋,尤里連鑰匙都未放下急忙地鬆開領帶,脫去那令人窒息的緊身西裝,隨手將公事包一扔他頭也不回地走進房內,吃飯的工具就此被遺棄在鐘擺下。

 

是他選擇的,是他放棄了自己的夢想不再參加任何比賽,不接觸任何有關於滑冰的事情。

 

        衣服四處的橫掛在各個角落,旁邊的置物箱裡積滿了工作的資料,進入房裡的他沒有太多時間整理房間,一屁股地坐到了熟悉的辦公桌前,尤里再次打開了電腦處理今天上班時尚未完成的工作事項,纖細白皙的手指在鍵盤上敲打著文件,沒幾分鐘後因為同事檔案的問題陷入瓶頸膠著,尤里破口大罵著同事的壞話一邊又用通訊軟體溫柔地催促同事再次傳檔案給他,要不是要爬上官職這些的動作他一點也不想忍,更討厭那個美日為了上司阿諛奉承的自己,只有忍住脾氣硬著頭皮,因為現實就是如此。

 

        尤里在底線前將檔案上傳完成,將檔案備份完畢後終於是能鬆一口氣,原以為可以下班的他在月台上接到同事的電話,搞得原本想好好放假的計畫全部被打成散沙,看向電腦右下角的時間,等多也只能讓尤里洗個澡抽根菸的時間了。

 

        「都是那些低能腦殘,浪費了我美好的假日!」尤里煩躁地將髒亂的衣服整理於籃子裡,拿著換洗衣物進入浴室裡快速沖澡後,穿上睡衣出來陽台吹著風,點上了一根菸,以把菸品當作是工作慰勞品的他,似乎嚴重到一天沒來得上一根就渾身不對勁的地步。

 

        關上窗子回到了床上,尤里拿起未破關的遊戲繼續拼鬥,他想這也是從小到大裡最能維持不斷的興趣,因迎來的睡意他將電燈關上,沒過多久後便進入夢鄉。

 

        夜晚總是悄悄無聲無息,夢想像是天上耀眼奪目的繁星一樣遙不可及。

信以為真浮華不實的夢,如同傻子痴人說夢。

 

 

       

 

 

        門透過鑰匙轉動打開,半夜凌晨的奧塔別克獨自一人來到了尤里的公寓,他輕輕的關上門躡手躡腳地盡量不吵到還在睡眠的尤里,將髒亂的客廳整理好,把公事包與上班制服放在同一個地方,方便下一次尤里上班時能不慌不忙地出門。

 

        來到房裡的奧塔別克簡直大開眼界,在心裡定下尤里房間根本是經過大戰踉蹌的模樣差點笑出來,將尤里的衣服進行分類,也把文件一一放入資料夾裡,小心翼翼地來到了尤里身旁。

 

        「奧塔別克──」差點以為驚醒了人兒奧塔別克轉過身察看動靜,原來是尤里在說夢話的模樣,他替尤里整理瀏海並細心的蓋上被子以免著涼。

 

        肯定是累壞了吧?奧塔別克特別心疼這孩子,明明有著天賦異稟的能力,最後卻放棄了比賽的路回來過正常人的生活,忙著適應所有不適應的東西,學習更多技巧通通靠自己。這些事情除了家人與他以外的人全部置身事外,因為尤里的堅持。

 

        奧塔別克輕觸吻著尤里的嘴唇一邊輕撫著柔軟的髮絲,無聲無息地又離開了公寓,明天的他還必須準備練習。

 

        「不要走。」尤里注意到奧塔別克正要離開,趕緊起身拉住了衣角,睜開了眼睛才發現全是一場夢,一大清早幻想他在這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霎時的景物震懾了尤里,他瞪大雙瞳吃驚地看著家裡擺設回復到整齊模樣,獨特哈薩克王子的香氣瀰漫在空氣令他感到放鬆,不知不覺又躺回床上不變的姿勢,感受著猶存的餘溫,尤里揚起淡淡的微笑。

 

 

        「傻瓜。」

 

 

        《完》

 

        創作時間:63分(似曾相識的數字)

 

        場外時間

 

        「尼縮你素不素傻?白痴!回來不叫醒我就算了還不講一聲!」尤里氣得開啟視訊通話,嘴裡還吃著奧塔別克送來的甜點講話含糊不清地,毫不客氣的對著鏡頭比了一個中指。

 

        「尤里我認為你這樣會被其他人看見。」奧塔別克蹙起眉頭靠近手機的距離應該很接近,畢竟連臉都沒看見,只有頭髮的部分視訊給尤里。

 

        「都什麼時候了還關心那個事情!把你的頭髮給我拿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