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奧尤60分主辦Otayuri60minWeek3

        只有奧認識尤的前提下

        橋是虛擬亂取名的

 

        拉緊鞋帶、起身、按下音樂──

 

冬日的晚風隨著步伐加速拂過了尤里白皙的臉龐,他將旁側多餘瀏海勾到耳後,拿出橡皮筋綁起那已及肩的金色頭髮,耳機裡播放著他最愛的流行音樂,呼吸像符合音樂節奏逐漸有了規律性,慢跑速率維持固定後跑起來自然也輕鬆不少不像剛開始起頭的難。

 

        經過了空蕩蕩的社區公園,兒時的回憶似乎只留在遊樂設施上,基本上對於人沒有什麼太多印象,尤里沒有往商業區的方向跑而是往河堤,道路隨著距離城市越遙遠就越狹窄,他來到了虹橋上的拿出手機看向當前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一點鐘,霓虹招牌依舊不停歇地開張,大樓裡的燈未熄滅不知有多少人還在拚命,城市的光影倒映在湖面上,為黑色佈幕藍染成一片絢麗的畫。

 

尤里不自覺停下腳步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輕靠在鋼筋欄杆上的他閉上眼睛緩緩享受著風迎面而來的感受,放鬆的哼起耳機裡的歌來。

 

        沒注意到的是旁邊也有一個人靠在黑色重機上跟他看同樣的城市風景,以往只有一個人獨享這裡,似乎很意外也有興趣相投的人,男人的雙手懷抱在胸前有趣的望向金色頭髮的男孩,跟以往不同的是尤里也成為他雙眼裡下的景象,像是所有靜止的事物因為有了角色而活動起來。

 

        再次睜開眼的翠綠雙眼,彷彿似寶石一樣閃爍般動人,尤里才發覺旁人正在以打量的目光瞧著他看,已經不知道維持了多久。

 

        「看什麼看!你是沒看過人嗎?」尤里罵了一句眼前的男人,自作主張的動作認為自己很灑脫的離開現場,但面對沒有反駁的路人就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一樣心虛,不等待回應的他只好起步返程。

 

        返程路途中經過24小時的便利商店,當作犒賞為由,尤里買了一罐冰涼的可樂,在寒冷的冬夜裡喝冰可樂,可是他的人生一大樂事。

 

        尤里很想像個大人一樣買一打的啤酒,爽快地坐在路邊或公園裡大喝,喝得痛快喝得不醉不歸,但這依然是個美夢,畢竟他未滿十八。

 

        一邊逛一邊晃來到了家裡,正要打開鑰匙時驚見原本旁邊的空房來了個男人,穿著黑色皮衣留著與剛剛的那個人相同的髮型,有種說不上的熟識感。

 

        是新房客嗎?尤里進了房裡將喝完的飲料洗乾淨後壓扁,連看也沒有看一眼,手一往後丟進了回收桶裡。

 

        『鏗鏘──』鐵罐聲已告訴他,這是個準確的三分球。

 

        尤里隨意地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裡頭播報著他一點也沒興趣的社會頭條,轉到了一台有女主播的電視節目,便拿起衣物去浴室洗掉那一身慢跑的汗水。

 

        新房客的話,就順起自然去打聲招呼吧!

 

 

       

 

 

        隔天尤里終於被連響五次的鬧鐘吵醒,不肯離開床舖的個性造就手機裡的鬧鐘硬是要設每隔一分鐘鬧鐘就會響一次,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換好服裝準備去練習,在遲到下去一定會被雅可夫大罵一頓的。

 

        尤里打開了公寓大門手上拿著還未穿好的布鞋,一顛一跛的跳出房門,沒看路的他就此撞上了男人。

 

        男人抓住了他為了維持平衡,尤里就這麼跌入對方懷裡,發現他身上的衣服有個黑色名牌寫著Otabek那是他的名字?

 

尤里瞬間漲紅著臉僵硬地望向男人說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是為了昨天的話道歉,還是為了今天的你道歉?」奧塔別克等到尤里站穩後,輕輕地在他耳旁道:「尤里·普利謝茨基,很高興見到你。

 

        尤里望向眼前的人說不出話來,那些意外在此刻都像是命運的捉弄,左顧右盼沒有多久,衝出了奧塔別克的視線裡,一溜煙的消失無影無蹤。

 

        「我快遲到了!奧塔別克等我練習回來再聊!」

 

 

        《完》

 

        場外:

 

        奧塔別克:(聽話的在門口等待尤里回家)

        (尤里練習的太投入,一直反覆練習忘記了與他的約定)

        尤里:……你在幹麻啊?(電梯門打開看見奧塔別克蹲在地上,一臉茫然的望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