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匆匆那年音樂,架空

 

        突如其來的大雨連綿像看了一場悲傷的愛情電影一樣沾溼了眼眶,雨滴聲滴答滴答清脆作響,Frisk站在黑鴉鴉的天頂下撐著一把傘,琥珀色的眼瞳漸漸在那片迷茫的大海裡失去焦點,手裡閃亮承諾彷彿諷刺的對比,她將手上的戒指扯下,以拋物線的方式丟出,它便隨著浪礁一層層拍打後石沉大海。

 

        好笑的事轉身離開地腳程竟輕快了起來,嘴裡胡言亂語哼著不明白哪兒的歌,好似不在意旁人眼光一般地活在天馬行空的世界裡。

 

那年的我們什麼也不懂,沒見過多少世面,卻同樣的都只愛看同一張臉,一起訂下不切實際的浪漫諾言,回頭一看那些也不過是足以大笑的謠言,現在再也不可能實現,終究也只能等著別人兌現。

 

        等待紅綠號誌變換,避開了地面上的水坑走到了站牌下,揮揮了手招了公車便乘上入座,Frisk沒有迴避便又像是習慣性的,在那個能看見Sans的位子坐了下來。

 

        「再見。」Sans的笑容始終如一撐著一把藍色的雨傘,畫面深刻到烙印在腦海裡成為一幅印象,揮著手直到車子遠去。

 

        抬頭望向窗邊的雨滴垂落,模糊的城市消失在一句再見裡。

 

        「──再見。」Frisk淡淡地從口中道出,經過了不知數百天後那個依然只有空蕩蕩的站牌,再也不會出現那張笑著臉熟悉的面容。

 

        歲月善意落下懸念,似乎認為過去不值得眷戀,還沒與你走遍每個角落,紀念一張張泛黃的照片,不怪那天太冷下著大雨遲遲等著你的人卻無見蹤影。

 

 

        聽著音樂到站下車不久後便被用力地抓住了手,映入眼簾的藍色外套更是讓她睜大雙眼,措手不及的巴掌甩在依然是笑容滿面的男人身上。

 

        「好久──不見。」Sans摸撫著熾熱的掌痕,帶著意味深藏的笑容,像是當年一樣,卻再也沒辦法說上半句話。

 

        「──再見!」Frisk用力地拿起包包狠狠地在他的手上打著,只到紅腫那雙手像死命不放棄地拉著不動。

 

 

        「你還想說什麼?」

 

 

        《完》

 

        再見這邊有兩個意思,一個是送你回到家明天再見到你,前面說過多少次的再見都是隔天會再見到你,另一個則是再見,我們永遠不見面,就像那次的大雨裡孤伶伶的等待卻無聲無息,像斷了通訊,某一天一樣日子裡,她覺得她終於能夠釋懷了,欺騙自己已經忘記這些事情(也就是將戒指丟入大海),但她完全沒有忘記過。

 

        好久──不見,想要呈現的感覺是好久去不見你,而不是好久沒見到你,有點刻意的這樣方式,是想要Sans是一位花花公子,對Frisk承諾了很多事情,都是玩玩的只是騙人的,有點到最後才清醒的那種感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TT
  • 好虐Q_QFrisk打得好ヽ(`Д´)ノ
    有點想看前篇(///▽///)後續
  • 謝謝你~很開心有人回應~(///▽///)
    如果有空我蠻想嘗試寫前篇的 (///▽///)

    安衵雲 於 2017/03/31 12:3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