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漸漸回暖,太陽探出頭為蘊含養分的大地滋養,背景搭配著輕快的水晶音樂令她們倆更規律地分工家事,一個人負責將前幾天因為一直下著連綿細雨而來不及拿出去曬的衣服、被子掛在陽台曬,另一個人則負責收拾中餐吃完飯後的碗筷。

 

        剛從洗衣機裡的衣物還傳來陣陣的香味,Chara將它們丟進籃子裡艱辛的抱起了整籃衣物來到陽台,放下時忍不住為重量喘了幾口氣,面對舒服的陽光Chara像是忘了方才的辛苦,勤奮地將一件件衣服掛上,最後剩下的被子用兩隻手奮力一丟,隨後用手拍打了幾下棉被,像貓眷戀著太陽溫度似的,捨不得離開這裡硬是多得了幾會。

 

過了許久聞到濃重巧克力香的Chara興奮的忘記籃子就放在陽台上不顧一切的衝下樓,從樓梯上可以清楚地欣賞廚房的美景,穿著藍紫色相漸條紋圍裙的Frisk早已經迅速地將碗筷洗完,聽見Chara為此感到開心,不自覺Frisk嘴角上揚一個好看的微笑。

 

        人類口裡說的幸福,可能就是在說這麼一回事,想要停留在美好的當下,希望什麼都不要改變,只要我們兩個在一塊,什麼都好。

 

衝下樓梯Chara伸手用力抱緊眼前的Frisk,像是撒嬌一般又好似害怕她下一秒會離開自己身旁一樣,貪婪的窩進了肩頸聞著似花香地淡淡髮香。

 

        「什麼情況……怎麼回事?」琥珀色眼瞳裡滿是關心,Frisk的手被擁抱給掐著,導致無法繼續打蛋的程序,先行將碗放在一旁想問出個結果的她,下一句話語被霸道的奪走。

 

        「等、──」Frisk征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濃郁的巧克力香從對方的嘴裡漸漸的擴散,親吻時發出了聲響像是故意一樣,調皮的Chara直到對方整個脹紅著臉才肯放開手。

 

        「我就想讓你嚐嚐。」這時她才回應一開始的問話,Chara吐吐舌頭雙手放在Frisk的肩膀上笑嘻嘻地說道:「不愧是妳,做得真好,不是嗎?」

 

        絲毫不給予反駁的機會,將問題推託給做巧克力蛋糕的她,過分地像是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舉動,卻已亂了心跳。

 

        「還沒做好前妳都不准進來。」Frisk面帶著笑容的嘴角感受到一陣陣地抽蓄著,她一邊笑著一邊推著Chara的背直到離開廚房。

 

        被勸過的Chara當然也不會犯傻再進去一次,索性地拿出茶包泡了兩杯熱的英式紅茶,聽著音樂像是大爺一樣躺在沙發上休息。

 

        午後的陽光照耀在妳那柔順褐髮上格外美麗,動人的眼眸認真地為我做的事情更是令人無法招架。

 

        雙手比出了一上一下,像是相框一般捕捉她的一舉一動。

 

        懵然間,腦袋被敲了一下,剛剛的人兒在眼前放大了好幾倍,伴隨著尷尬的笑容,以及她那不間斷的微笑的恐懼中,渡過了美好的午後。

 

 

        《完》

 

        廚房在一樓,陽台是樓梯延伸上去直接單層的那種。

        不知道為什麼覺得痴痴(痴情)的Chara麼麼韃!

        我的個人設定蠻喜歡Frisk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種笑面虎,覺得表情淡淡的可是很可愛,逗逗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