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謝首次投入文章許願池的匿名朋友

- TAG:情人節因為一方工作無法慶祝

- 遲到隔天發sorry!本篇原名:頹廢,但似乎沒寫出頹廢感,所以就更改標題,也獲得同意了

 

        雪鎮的春天,與四季沒有任何差別。

        還是覆蓋著一層層的厚雪,人們依舊為了自己的工作努力著。

 

        當然也包括站在──不、是坐在?

抱歉更正,當然也包括躺在站哨亭上班的士兵們。

 

Sans!你又在偷懶了!」身為兄弟的Papyrus在旁邊氣得跺腳,認真的他巡視著有沒有外人的侵入,Sans卻在一旁的躺椅上休息。

 

        「嘿,別這麼見外。」Sans拿著不知道哪來的大亨堡,上面香腸的地方已經擠滿了番茄醬,看不見原本的模樣,他悠閒的吃著還想一邊分享給兄弟。

 

        「哦不了!謝謝!我早餐吃過義大利麵。」Papyrus對於他的好意拒絕撇過搖搖了頭說道,再次轉回頭時Sans不知道跑到哪裡,只剩下大亨堡的包裝袋遺留在地面上,他頭痛的扶著額頭一個人站在岡位上思考著人生。

 

        為什麼他的兄弟總是能在自己不注意的時候消失,又不會被上頭的人抓到在偷懶呢?

 

        望向一片白茫的大雪紛飛,Papyrus陷入一陣沉默的世界裡。

 

 

       

 

 

        情人節的當天,因為是平日,按照規定Sans去上班了。

 

        Frisk一個人在骷髏家裡無聊打發時間,家在此時成為了尋寶地,他不斷的翻覆著衣櫃裡,查看有什麼有趣的東西,但很可惜櫃子裡除了整齊排列好的衣服以外,沒有其他的東西。

 

        「原來是同樣的衣服有很多件啊。」Frisk望向一排的白色T,發現家裡沒有洗衣機這種東西,難道穿一次以後這個T恤就會扔掉了嗎?默默的好奇了Papyrus的衣櫃發現他也有同樣很多條領巾。

 

        找不到樂子的Frisk只好坐下沙發,變換不停奇怪的姿勢滑著手機,最後索性的躺在沙發上,腳的地方高高的抬起,只要離開手機就能看到家裡的天花板,與雪一樣白似乎沒什麼髒過。

 

        這時電話突然響起,Frisk按下了接聽鍵,維持姿勢不變。

 

        「想我嗎?」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傳遞,彷彿他就站在眼前揉著鼻子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

 

        「工作不可以偷懶喔。」Frisk換了一邊側躺像是叮嚀的口吻,明明也才是孩子沒有工作能力。

 

        「我怎麼可能會做那種事情呢?」聽到Sans輕輕一笑,隨後變得認真地說道:「提前──想跟妳說聲情人節快樂。」

 

        「晚上還能見到的?」

 

        「今天回不去了。」Sans看了一下站崗時間,回去時大概已經是明天的事情了,帶著歉意及寵溺的說道:「情人節快樂,冰箱裡有給妳的禮物。」

 

        聽見這話的Frisk立刻離開了沙發來到了冰箱前,別於以往的印象,是一個可愛的雪人,滑稽搞笑的臉龐插上一根蘿蔔,對於他的用心暖上了心頭。

 

        Sans終於被我給找到了啊!」聽起來是氣喘呼呼的Papyrus

 

        Hey,回頭見。」SansFrisk道別後掛了電話。

 

        還說沒有偷懶呢──看著雪人Frisk想了想還是饒過翹班的他。

 

        那是為了自己而翹的班嘛。

 

 

        《完》

 

 

        很久沒劇情這麼的快速了,我每次劇情進行的都很慢(?)

        這次寫這種很超級以前的風格……不知道大家會不會看得習慣

        前面是想模仿以前舊美劇說故事的那種,但模仿不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