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個人靜靜的坐在書桌面前,一片枯葉在窗外盤旋掉輕輕飄落在Frisk的書上,將落葉從書本上拿起,伸手舉高向太陽處,葉子透過光照射明顯的能看清葉脈的紋路,清晰有條理的紋脈好似絲路一般古色古香,沒將它直接丟往垃圾筒而是保留起來。

 

        纖細的手指在翻閱書籍裡的內容,繼續專注閱讀的進度來到了書的一半,她闔上書本以枯葉作為標籤,終於沉重的眼皮讓Frisk疲倦地趴下來休憩一會。

 

        從樓梯傳來腳步聲,睡到方才起床的Sans伸起懶腰,眼見自家情人在書桌上休息,刻意地小心翼翼放輕了步伐,隨意去客廳找了件外套蓋在女孩身上以防著涼,移動了書本的位子讓她有更大的空間能好好睡眠。

 

        睡著的Frisk因為太過熟睡,嘴邊流下了幾滴口水,畫面既可愛又好笑,「噗嗤──」Sans看著差點笑出聲來,又忍住按住了自己的嘴巴,瞧她睡覺的模樣,克制住後捏了一把冷汗退到了後邊。

 

        他們在一塊也已經一段時間了,儘管彼此都在生活崗位上,卻從來不忽略對方的存在,時常替互相著想,到了假日時想盡辦法珍惜在一起的時間,平常也不太會膩在同一個空間太久。

 

        因為他們了解各自的個性,保留一定的自由,偶爾會來點貼心的小舉動,格外令人浪漫。

 

        「這個帶上吧。」Frisk從廚房匆匆忙忙地走了出來,腳下因為慌張還穿錯人的拖鞋,不是粉色小雙的,而是藍色他的鞋子,特別的可愛,手裡拿著用織布包好的便當遞給了Sans

 

        「這怎麼好意思?」Sans接過了便當輕輕地落在她臉頰上一吻,笑容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在害羞的樣子,反而是很高興她為自己做了早餐這件事情。

 

        擺出了受不了情人的表情,Frisk替他整理衣服是否有沒有整齊,在離開之前確認好了東西揮手離別。

 

        短暫的離別讓人更加的想念,今天是Frisk的休假日,她打掃著家裡環境,平時太過於忙碌導致沒什麼整理,於是只要一有空,她就會勤奮的打掃。

 

        等待的時間不知覺就過去了,她假裝不在意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期待著門打開他回到家的那一刻。

 

        「我回來了。」突然出現在背後導致Frisk嚇得將手裡的枕頭丟在Sans的臉上。

 

        她停步住笑聲浮誇地笑著嘴裡卻說著抱歉,一邊拍打著Sans的背。

 

        「別打了,在打下去我骨頭都要閃了。」Sans瞇起眼睛一如往常地講著他的冷笑話,立刻讓Frisk冷靜了下來,他露出滑稽難過的神情,一邊捏著她的鼻子說道:「太不給面子了妳。」

 

        「今天的便當應該足夠給面子了吧。」Frisk用枕頭丟向他,被接了住Sans作勢要反擊的模樣,讓她在房裡上演追逐賽。

 

        零散的枕頭與物品瞬間把剛打掃完的家裡弄成了一團亂,在一片嬉笑中兩人一邊歡笑一邊調侃彼此的日常。

 

        「那個番茄醬未免放太多了吧妳!」

        「你不就最愛吃番茄醬了嗎?還嫌呢!」

 

       

 

        當然有時候,他們也會像一般的情侶一樣吵架。

 

        「今天不要在跟我說任何話。」Frisk嘆了口氣看著他的表情,冷淡的走回了房間,沒有像偶像劇情緒化般的舉動,她拿出了筆記本寫下了今天的感觸,不明白為什麼Sans這麼自私,不能體會自己對他的關心。

 

        望向走掉的Frisk他掩住了面容,自責的反省剛剛說過的話,是不是太過於自作主張了,說什麼又沒叫你幫我做便當這種話。

 

        來到了Frisk的門前,他敲敲了房門在門外道歉,沒聽到裡面有應聲,他在房門外的地板貼上寫好的紙條,還有自己製作的晚餐後離開了家裡一陣子。

 

        或許靜靜也是兩人的一種方法,Sans穿好了外套除了鑰匙以外的東西都沒拿就出門了。

 

        他回到兄弟家裡喝酒聊天,談天著自己荒謬的吵架理由,途中被Frisk打通電話。

 

        「你去哪了?」

        「我在兄弟家。」

 

        「對不起,我也有錯。」電話裡沉默了許久聽起來愧疚,她漸漸的把想說的話給說完:「回來吧,天晚了。」

 

        向兄弟道別約好下一場再約,Sans以最迅速的方式回到了家裡,打開門的瞬間眼前的人抱緊不放著。

 

        「別再這樣了好嗎?」Frisk的臉支支吾吾地埋進了他的胸膛,才剛哭完睡醒就發現Sans留著晚餐人不知道跑哪裡,嚇得她緊張個老半天。

 

        「保證絕對不會了。」Sans抱緊了她拍拍了背,讓她趕緊進屋裡以免被風吹著涼了。

 

        或許有時候就是會這樣吧,兩個人一直想著要替對方好的當下。

        不讓另一方講話,只說著自己的好方法。

 

        但情侶不就是這樣嗎?要說不吵架還來得更奇怪呢。

 

        「說謊下次就沒便當。」

 

        他們在相視而笑之中結束了今天,更加肯定的是以後會更好。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