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走在安靜的街道上,任何聲音都顯得風吹草動,心跳呼吸聽得一清二楚。

 

        雨由天空落下的很突然,像是躁動的心在失控咆哮,沒有目的暴走的橫衝直撞,不留情面地沾濕了臉龐,洗刷掉了柏油洗刷掉走過的路,路燈化為了巨大的人影,變成了一張張模糊的笑臉,分不清到底嘴裡說的是安慰的話語還是祝賀下一段美好,我的步伐漸漸由快轉之而慢,輕地像一隻自由自在的麻雀,但不在祈禱有多快樂,折了翅膀如斷了手臂。

 

        我忘記這是第幾次。

 

        「──」女孩受到了恐慌瞪大了琥珀色的瞳孔,呼吸急促還未平靜,抓緊了身旁的床單試圖停止下來,站起來的身軀發抖到無法控制,直到將薰衣草精油打開,她才開始好起來。

 

        不敢望向旁邊的位置,也沒鼓起勇氣所謂稱道好友的人,想著別人替自己擔心是多要不得的事情,硬是阻止了下來。

 

        戴上耳機聽著清單裡的最愛,Frisk閉上眼睛才漸漸穩定下來。

 

        這樣的生活重複了幾個月,還是會不自覺的沾著番茄醬。

 

        「啊。」幾乎是反射動作,向店員要的番茄醬不好意思的退還了回去,吃著不健康的速食,心情卻被撫平了。

 

        她也像是個一般人,像個失戀的人暴飲暴食。

        奇蹟般的是沒有變胖,外表還消瘦了一圈。

 

        播放著輕快的爵士音樂,速食店的窗外又下起了雨。

 

        很輕、很輕,輕得如他離開時的模樣。

        很細、很細,細得如他溫柔的離別般。

 

        卻重的時間走不動。

 

       

 

        忘了過了多久,也忘了自己的模樣。

        甚至懷疑這個不是真的自己。

 

        沒想到我能與人交誼相處,邀請至黃昏的風景下欣賞夕陽閃耀在海面上的模樣很像平淡又富麗堂皇的生活,很像我與你說好半輩子的承諾,靜靜的海風舒適的拂過臉龐,也美得叫人心碎。

 

        回到家裡,Frisk翻開抽屜裡的照片複習著那些走到荒蕪的情路,挑戰著一個人做曾經兩個人在一塊時的事情。

 

        不在作荒唐無比的噩夢,不在渾渾噩噩的渡過每個凌晨,不在搜尋著一樣讓自己能夠開懷大笑的東西。

 

        心安理得的調適,摸不出傷疤的疼。

 

        「自從離開了他以後,生活變得怎麼樣了?」聽著別人蹙起雙眉,溫熱的手摸撫著女孩纖細的手臂,長出了點肉臉色看起來紅潤了些。

 

        我開始能談論你相關的話題,不在刻骨銘心的日日夜夜想著你。

        也不強迫忘記,還保留你最愛的味道,與回憶和平相處在一起。

 

        訓練著自己麻木,目睹承諾消逝到老。

 

        如果你又再次出現在我面前,問我要不要重新開始。

 

        我想我是會回應你──好。

 

        《完》

 

        創作的時間因為日常的事情壓縮到了,文章發表時間少了。

        我還是很喜歡創作,也謝謝大家不吝嗇花時間看我的文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