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文者:風嶺狼兒

 

        Sans生病了,生了場重病。

 

        「我以為骨頭不會生病。」Frisk有點詫異看了體溫計上面的溫度,高得嚇人,手觸碰到他的身體後,並不是冰冷冷的手,而是像是人類的體溫一樣溫熱很新穎。

 

        咳、咳──咳嗽聲取代了回應,Sans躺在床上難得無力反駁話語,身體因不舒服勉強的撐起靠在枕頭上。

 

        「鎮上有賣感冒藥嗎?」Frisk收起了開玩笑的心態,那感冒的嚴重性可不是在開玩笑的,她沉著冷靜的態度與實際年紀差別太多。

 

        等不到Sans的回應,Frisk示意叫他別再說任何話了。

 

        趕緊出門出去買感冒藥,Frisk四處在雪鎮奔波。

 

        「不好意思,請問這裡有賣感冒藥嗎?」Frisk好不容易找到了店家有賣感冒藥後,她趕緊回到了家裡,慌慌張張地放下其他東西來到了房裡。

 

        Frisk到廚房準備一些比較好吞嚥的食物,用米煮了稀飯加了點肉鬆拿到了房間裡,忘記什麼時候會做稀飯了,但好像是來這裡之前的事情,她甚至不知道為什麼特定要加肉鬆。

 

        先把水與藥拿到了房裡,一進房就看到抱著肚子痛的Sans

 

        「還好嗎?要不要先去個廁所?」Frisk擔心的來到了身旁,手裡拿著藥與水有點尷尬不知如何是好。

 

        「我剛去過──其實。」Sans因重感冒而漲紅著臉看起來就好像害羞臉紅一樣,他不想讓Frisk擔心於是自己快速地吃下藥,又躺回到床上。

 

        「等等──這樣很傷胃──」Frisk拉起了Sans的動作提了下來,Sans一個重摔又回去,她心裡想著骨頭有胃這個器官嗎?沒有發現病人的狀況。

 

        女孩征住了幾秒後才反應過來,她趕緊查看病人有沒有出事。

 

        「沒事,妳吃。」Sans溫熱的手掌輕輕地摸在她的頭上,一把捏著她的柔軟的臉蛋連帶咳嗽的一邊笑出來。

 

        「你是不是想害我也感冒──」Frisk啊了一聲瞪了他一眼,細心的吹了一口燙的稀飯遞到他前方。

 

        直到凌晨Frisk一直都陪在他的身邊。

        細心的幫他替換毛巾,持續的吃著感冒藥等待他康復。

 

        Sans在凌晨醒來發現自己已經退燒了,女孩趴在旁邊累得睡著了。

 

        他站起身將Frisk抱上床讓她好好休息。

        像是還沒有醒來一樣糊里糊塗的窩回床裡。

       

 

        《完》

 

        醒來的時候Sans就被打死了(X

 

        這裡要說這應該是我最後一次打UT文,謝謝大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