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

      

         四月,春天的尾巴,還沒進入正式的夏季,天氣還能感受到些微的涼。

      

他們一同下了公車與司機道了聲感謝,按照Frisk的地圖資訊來到了目的地,與Frisk所說的一樣,這裡果然沒有人滿為患的狀況,不是單一個人在從事攝影,不然就只是幾對情侶在這裡拍自拍照。

      

「這裡就是……」Frisk雙眼馬上被眼前的景色給震懾了,粉紅色的櫻花已開始進入漸漸飄落的時節,兩排的櫻花樹為道路鋪上一條夢幻的棉花糖大道,Frisk二話不說跑進了街道的正中央,開心地張開了雙臂在原地轉了一圈,這樣的可愛模樣看上去才真正符合了她的年紀。

      

Sans抿嘴一笑慢慢地跟上女孩的腳步,兩個人一同並肩找到了一個區域,在鋪了墊子以後坐了下來。

      

          仔細一看,女孩穿著與平常不同,是精心過後打扮的洋裝,突然間,翩翩起舞的櫻色花瓣落在了褐髮上,Sans慢慢的把身子靠近Frisk的身旁後,把粉紅色的花瓣從頭髮上拿掉。

      

          「那個……」Frisk低下頭似乎要說些什麼,有些扭捏的不知是好,抬起頭來後害羞了說了一句道謝。

      

          嗯?」Sans拿掉花瓣以後坐回原位,疑惑地看向滿臉通紅的Frisk,擔心的將手放在額頭上,想測試她是不是發燒了,不然臉怎麼會像顆番茄一樣可口。

      

          「我──過、過敏!」Frisk紅著臉下意識躲開了Sans的手,假裝是真的過敏的模樣捏捏自己的鼻子,事實上自己剛剛誤以為是Sans會吻自己,以防尷尬她當然不會說出口。

      

          「孩子,我不記得妳有花粉症……」Sans望著她咧嘴一笑,眼神充滿著懷疑,Frisk用雙手阻擋在Sans的面前阻止他繼續直視自己。過了一會兒以為Sans就不會繼續看著自己了,沒想到放了下手來發現Sans還是看著Frisk,唯一不同的是更燦爛的笑容。

      

          「唔──放過我吧!」

          「那麼妳就實話實說!」Sans捏了捏她的臉頰,不再讓Frisk逃避自己的視線,雙手抓緊她的雙肩讓Frisk不得不直視自己的眼睛。

      

          但女孩就是不說。

      

身子往前一頃,Frisk輕輕地在Sans的臉頰親了一下,這時Sans才明白自己逼迫女孩回答了一個這麼令人害羞的問題,有些愧疚地抱住了Frisk。

 

          Frisk揮了揮手叫Sans不要太介意,畢竟是自己太過自作多情了,不能把錯怪在Sans的身上,趕緊拿起在旁邊野餐盒裡面的培根番茄三明治,又遞到了Sans的嘴邊,她露出天使般的面容淡淡的笑著。

      

          她就是這樣子的女孩子,即使造成了誤會,也不想給別人困擾,會盡量找另外一件事情,避免別人的尷尬。

          

 






 

  《雨季》

 

          Frisk坐在教室內望向窗戶外頭發呆,滴滴答答的聲響沒有過多久後,外面的雨從濛濛小雨轉為下起傾盆大雨,像是替遲下課的學生們打抱不平般起鼓作響著。

 

          「同學們下課!下周記得要小考喔!」英文老師站在講檯前,似乎沒被糟糕的天氣所影響,依舊懷抱著教師的熱忱提醒下周的注意事項,與學生告別後自己先離開教室了。

 

          Frisk揹起了愛人替自己購買的藍色包包離開教室,看著同學們各自成群結隊的撐傘離開,沒有傘的Frisk只能站在屋簷下,苦惱著該如何解決現在的情況。

 

          若是想要找人一同打撐傘回去,肯定又會特別奇怪,Frisk沒有特別熟絡的朋友,原因是出自於她不愛打交道的個性,與一張不太愛笑的臭臉,也是因為這張臉,時常把想要接近她的人嚇跑。

 

          Frisk原地望向絲毫沒有減弱跡象的雨勢,Frisk下定決心用跑步的方式奔回家裡,沒有多久後便邁開腳步衝向雨中,一眨眼的時間內,Frisk的全身已經被雨給淋濕,襯衫因為雨水的關係看得出皮膚的肉色,風急雨驟之下,不堪這樣天氣的Frisk開始覺得手腳冰冷,歸心似箭的心情更加強烈。

 

          「怎麼不等我來接妳?」熟悉的男低音傳入耳中,Frisk往後一看想做確認便撞進了Sans的懷中,感受到她身體溫度異常的低,Sans脫下自己的牛仔外套披在Frisk的肩上。

 

          「我不想要麻煩你。」Frisk有點猶豫要不要將被沾濕的外套還給Sans,馬上被猜到自己的心思,Frisk接收到了Sans的眼神示意要她好好穿著,Frisk只好乖乖地將外套穿好,身體才漸漸暖和起來。

 

          「在這個季節裡隨身帶把傘出門比較好,就當作是未雨綢繆。」Sans默默牽起Frisk那雙冰冷的手,難得嚴肅的語氣讓Frisk感到措手不及。

 

          女孩慌張的神色寫在臉上,Sans為了緩和她的情緒,笑著以調笑的語氣拍拍Frisk的肩膀道:「淋成落湯雞,就不能燉無骨雞湯了不是嗎?」

 

          Frisk噗哧了一聲掩住嘴笑出聲來,沒有繼續聊天,兩個人在一把海藍色的傘下依偎在一起,近得距離連呼吸時都能清楚的聽見,天色逐漸變暗,街道的路燈一盞盞的亮起,Frisk忘記了他們還在牽手的當下,用那隻手高高的指著路燈跟天空連成一景的畫面興奮的說道:「好漂亮啊。」

 

          Sans不知道該說她可愛還是天然呆,竟然沒有發現自己做了件會遭到魯蛇團生氣的事情,Sans壞心的不打算提醒Frisk,往Frisk所指的方向望去認同的點點頭。

 

          一邊欣賞著一路上的景色慢慢走回到了家中,Frisk一進屋裡後即刻將黏答答的外套脫下,皮膚不舒服的觸感噁心地令頭皮發麻了起來。

 

          Sans拿了一條平時Frisk所用的毛巾從浴室走了出來,Frisk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發呆著,Sans將毛巾放在一頭蓬鬆的褐髮上胡亂地擦著,粗魯的動作不經意的拉扯到了頭髮,惹得Frisk吃痛了叫出聲不開心地鼓起了雙頰。

 

          Frisk是明白Sans的想法,比起現在把頭髮擦乾,不如快點去浴室裡頭洗個熱水澡還來得更不容易感冒,Frisk聽話的好好坐在沙發上,被擦完頭髮後帶著衣物一起進浴室裡,開始洗澡洗頭去了。

 

          「呼──」Sans總算能卸下自己的表情,長長的呼出一口氣,Frisk脫下衣服後Sans的眼珠子就不受控的往透明的制服看,做事情也都心不在焉的,還在緊張之下不小心拉扯到Frisk的頭髮。

 

          淋浴間裡傳出了Frisk輕快的哼歌聲,Sans走入廚房打開了存放在儲藏櫃裡Toriel上次來家作客時送給他們的一整塊奶油肉桂派,上面還貼心的附上小紙條寫著放進了微波爐裡加熱後就可以拿來食用,等待Frisk洗好之餘的時間,Sans去另外一個玻璃櫃子裡拿出了麥片與牛奶,先沖泡了牛奶後加入麥片同樣的方式完成了兩杯後,分批次的將派與牛奶端去客廳。

 

          Sans一個人慵懶的坐在沙發上看著MTT的偶像劇,在空氣裡感受到了沐浴乳的香味,Frisk穿了Toriel送給她的,十分跳脫自己無口個性的粉紅睡衣,睡衣款式還模仿兔子的裝扮,上頭有顯眼的兔子耳朵垂落於她的背後。

 

          「這是惡作劇嗎?」Sans有趣的挑起了眉頭上下的打量著這個裝扮說道。

 

          「存粹是覺得粉紅色很少女吧?」Frisk坐在Sans旁邊沙發的位子上,有點不習慣毛絨絨的感覺,雙手揮舞著手臂。

 

          Sans將一杯熱牛奶遞給了Frisk,直到當Frisk雙手扶穩了杯子才放手,Sans拿起另一杯麥片牛奶喝了一口,配上Toriel送來的奶油肉桂派十分匹配。

 

 

《盛夏》

 

 

         夏天總是給人一種既定印象──愜意,但實際上蟬聲像背景配樂般彈奏著,令人不知道該如何放鬆下來,十分的煩躁。

 

女孩大刺剌的躺在竹製地板上乘涼,心平氣和的聆聽著風鈴高高掛在竹架上叮鈴鈴響的聲音,有著與Sans情人相同的褐色頭髮與一樣的個子,個性卻是天壤之別。

 

「骨頭滾開,你真礙事。」女孩睜開了紅瞳,警覺的模樣像似躬起身驅的貓咪,乾乾的瞪著他。

 

「Chara!Sans!」聽見廚房傳來勸阻聲,Chara原地征了一下後跳起身子有點慌張的左右揮舞著手表示自己沒有要跟老骨頭吵架,Sans則是放棄與Chara的口水戰,走到Frisk的旁邊看看有什麼能幫上的忙。

 

「買了三個,打算先切一顆來吃。」Frisk從冰箱拿出了冰在下層的大西瓜辛苦地搬到桌上,她從檯子上的掛鉤拿下水果刀,用清水沖洗了一下水果刀的表面,清潔乾淨後卻不知道該從何下手。

 

          見Frisk左望右望不知道該如何著手的模樣,Sans接過了她手中的水果刀,直接將西瓜切成兩半,把其中一半放回冰箱裡,並在西瓜底下墊濕抹布防止滑動,縱切成厚片然後轉到垂直方向後再依照同樣厚度切成棋盤狀,美式切西瓜的方法,可以直接從上方拿起直條狀的西瓜,既方便又不沾手的方式。

 

          「我都是切三角形……直條狀的方式第一次嘗試,感覺這樣方便很多。」Frisk拿起了中間隨意的一塊西瓜放入嘴中咀嚼,冰涼的感覺瞬間透清涼,消解了夏天的悶熱感。

 

          「三角形的切法可以大口大口的吃也不錯啊。」Sans手沾滿了西瓜切完後的汁,前往洗手台將手給洗乾淨以後,裝入盤子端到了Chara躺的地板旁邊。

 

          「好熱啊──應該要晚點到這裡,先在家裡吹冷氣的。」Chara一邊嫌棄著鄉下的設備不周全一邊拿起一個西瓜放進嘴裡,隨興的把籽吐在盤子裡。

 

這個鬼地方居然連一台電風扇也沒有,當初Chara聽見要來海邊玩,因為想說難得可以再見到Frisk,一個興奮立刻答應了Frisk的邀約,騎上自己年初剛買的機車就衝到了Sans擁有的民宿,沒想到來得太早,這對情侶根本還沒準備,就更別期望其他人的到來了。

 

而Papyrus事先的傳了一條簡訊,好像因為有重要的事情要開會,所以暫時不會回來了,這個原因讓Frisk難過了許多,不能一塊吃義大利麵了。

 


 

煙花》

 

 

       「嘿──小姐,要不要來看看面具啊?」一位穿著怪異的奶奶走出來,這家面具攤賣得面具特別不親民,沒有什麼卡通圖案導致店面十分的冷清,唯一比較常見到的狐狸面具竟然也只有幾個。

 

       Frisk沒想這麼多大力的點頭答應了老闆娘,Sans緊跟在後頭生怕這個女孩的安全失去了保障。

 

       Frisk左看右看沒有什麼可愛的面具,就選了一個白色的狐狸面具向老闆娘結帳。

       「謝謝你小妹妹!對面就是炒麵麵包店結果都排到這裡來了,根本沒人看見這個攤子呢!」老闆娘難過地低下頭來說道,Frisk為了讓老闆娘開心立刻戴上了剛剛買的面具,安慰性的拍拍老闆娘表示遇見其他人Frisk肯定會叫客人來的,就這樣告別了老闆娘。

 

       說完後Frisk替Sans戴上面具,好笑的事情是頭顱的尺寸太大了,導致Sans卡住根本戴不上。

 

       「或許你不應該這麼做,是嗎?」Sans無奈手裡又多了一件必須拿的物品,不過還是任憑Frisk這樣依賴他。

 

       他們一起到了烤魷魚攤買了一份大份的,再到旁邊的蘋果糖店買了一隻蘋果糖,手上滿是食物的兩人,找到了一個高處好觀賞的地方坐了下來。

 

       這裡的風景能看見底下的城市,光彩奪目夜色中,人們顯得十分渺小,車燈的閃爍點亮了整個康莊大道,一閃一閃的令人片刻都不捨得眨眼,相比起來頭頂上的天空,則像一片尚未染色的黑色布幕。

 

       「你是地圖?」Frisk一臉疑惑的模樣看著Sans,不明白這個人為何老是帶他去一些神秘的地方,而這些地方通常都很優美。

 

       「或許是那樣。」Sans裂齒一笑說道,與部分的情侶相同,他們坐在石階上面,談聲談笑等待著今天的重頭戲。

       「以後……還能這樣嗎?」Frisk吃著手裡的蘋果糖,蘋果糖外頭的糖衣因為街道旁的燈照亮的閃閃發光的看起來很夢幻,常常在漫畫裡頭看到這個東西,沒想到今天自己也能吃到,這些事情都是第一次做,不知道這個人願不願意一直都這樣下去。

 

       「傻瓜,儘管人類會生老病死,願我都能一直陪你到最後那一刻。」Sans輕輕拍著Frisk的頭說道。

 

       感動的Frisk有些哽咽,望向Sans一語不發,隨後震耳欲聾的聲響,像是為黑暗的夜晚染上炫彩的顏料,四處的竄出在整個上空,有些煙花則是像開出一朵朵不同顏色的花朵,美麗的爭奇鬥艷著。

 

       「哇──」Frisk發出了驚嘆聲,輕輕的靠在Sans的身子上。

 

       「這真是再棒不過,對吧?」Sans挑起眉滿意地說道。

       「是啊。」

 

       待煙花結束,人群持續散場,他們也一同回到Frisk家門前。

 

       「晚安,下次見。」Frisk拿著Sans給他的禮物,腳走了一整天的木屐已經痛不成人了,現在的Frisk只想要趕緊回家洗澡休息。

 

       「下次見,期待你給我的禮物。」Sans揮了揮手笑著與情人告別,自己獨自的遠去。

 

       直到Sans的背影完全消失離去,Frisk才放心地進入屋內。


 

《暖冬》

 

 

       寒冷的天氣裡吹來陣陣的冷風,Frisk將Sans送給自己的緊緊的包覆在頸部圍好,並確認毫無空隙可讓風偷偷鑽入後,便幸福的沉溺在溫暖裡頭,好似瞇起眼就能甜憨入夢。

 

       確認身上物品都帶了後,Frisk推開家裡沉重的木門,迎接而來的是一片雪白的世界,房子的屋頂上佈滿了厚厚的一層雪,不時的有人開窗探頭出來觀看一片雪白的美景,馬路上還有一群人不畏風寒的勇士正在幫忙剷雪開路,好以讓車子能順利通行,要不趕快剷雪,雪會影響整個交通運輸。

 

太過於冰冷的天氣,讓Frisk連呼吸都化為了霧氣,踏出了步伐手裡握緊了Sans在特別日子裡遞送給自己的幸運石,一直當作是護身符帶在身上,每前進一步,她的雪靴為了空白的畫布上增加一點腳印創作。

 

       走在磚頭的街道上,聽著遠方歡樂的慶祝氣氛,心急如焚的Frisk加緊腳步,現在心裡只想要見到Sans,手裡依靠著手套取暖著,終於走路熱鬧繁華的區域。

 

人多的地方果然聖誕節的氣氛如同排山倒海的傾瀉而來,聖誕裝飾吊燈連綿不斷地掛上一盞盞的街燈上,好似一道銀河一樣閃爍,個個家門前都擺放著聖誕花環,還有星星、小天使的裝飾品,即便上晚上的街道,一點都不黑暗處處都是溫暖的。

 

路過了充滿人潮熱鬧的廣場,一棵比人還高的聖誕樹大大佇立在正中央,Frisk停下腳步望向那棵樹,想起來在Snowdin時也有一棵這樣子的聖誕樹,在聖誕樹擺著的是雪鎮人民放的禮物,除了小小的燈泡一球球的掛在樹上以外,樹的最頂端是最亮眼的星,象徵那裡人們的夢想。

 

       「等很久了嗎?」Frisk聽見了Sans的聲音,眼睛卻被藍色手套給遮蔽看不見前方的視線,猶如惡作劇般地笑聲從耳旁傳來。

 

       「是不久。」Frisk搖搖頭回應道,Sans才將手移開她的臉前,穿的依舊是平常的裝扮,裡面換成了高領的白衣,Frisk都快懷疑Sans外套的材質是怎麼做的了,連在這麼寒冷的天氣裡,Sans居然不會感到寒冷,再想想自己是個人類,而Sans是……嗯,那也難怪了。

 

 

       「你看這個。」Sans拿出了各種的石頭上面彩繪著地底世界的每個人,他遺憾地說道:「他們沒辦法來,但我想這個禮物送給你,只要你心裡想著他們,他們就曾未消逝。」

 

       Frisk大力的點頭開心的抱緊Sans,Sans眨眨了雙眼意外孩子這麼主動輕輕地摸摸她的頭,他拿出手機遞給了孩子列齒一笑道:「難得來這裡,要不要拍張照片做個紀念?」

 

       Frisk接過Sans的手機,明白Sans自拍的技術有待商榷,Frisk認為Sans始終沒辦法拍好照片,除了自己最愛的番茄料理他總是能拍得很像美食部落客,也搞得Sans的SNS都是美食的相片。

 

       「一、二、三──Cheese。」Frisk倒數秒數直到對焦後,後面的聖誕樹連同兩人入鏡,但自己卻沒有笑。

 

       「Frisk就算說Cheese還是沒有笑呢。」Sans看著照片有趣地說道,招來Frisk的害羞手刀,他吃痛的發出了一聲嗚的聲響。

 

       「再一次!」Frisk拿起相機想要再嘗試幾次,結果因為嘗試了幾次只一兩次有微笑,她開始放棄的擺出奇怪的表情,一下子是嘟起嘴巴一下子是扮鬼臉的樣子。

 

       看著女孩的模樣,Sans覺得好笑但是還是配合的拍了好幾張照片,值到女孩甘願以後,選定了最好看的四張照片,組成了一張圖還留了邊框,不知道是怎麼了此時的大家都在SNS收到Frisk的Tag。

 

       『#smile #difficult #everyone #1224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_- with Sans 』

 

       上傳完成後,Frisk憤而將手機收起來,她就像一般的女孩子一樣會要求自己的照片要美美的,不過她現在可不想管這些事情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