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醒來是在凌晨。Chara撐起身子坐直,確認身旁剩下自己一個人,手不經意摸撫胸前的愛心項鍊。

 

睡意已全然而退,他只好到客廳待一會,這裡曾是他們相處最久的地方,玻璃櫃裡收藏著世界各地遊玩後所帶回來的紀念。

 

        一張張拍立得照片排成一片海的牆被橘黃色紙檯燈點亮,好似在訴說他們的故事般,放映由晨曦至夕陽西落晚霞的景色,過往烙印在腦海硬生生忘卻不去,正因為是幸福的事情,才記得一清二楚。

 

        「洗好了。」Frisk拿著照片甩了甩細心的黏好膠帶,小心翼翼地站在小椅凳上,手指因害怕貼歪而顫抖的模樣都被收入在Chara的眼裡。

 

        「交給我吧。」Chara從後方接過了他的照片動作敏捷地將照片給貼好。

 

        「上面你貼……」Frisk從椅凳上下來把剩餘的照片遞給了對方,走去廚房拿喝的去了。

 

決心呢?Chara忍不住嘴角的笑意還是認命的幫助情人把這面牆給貼完了。

 

「這是獎勵。」Frisk手裡拿著馬克杯裡面裝著前天去大賣場的柳橙汁,他別過了頭什麼也沒說,搞得好像不接受他就會把這杯柳橙汁也喝完似的。

 

        「謝謝。」Chara親了他的臉頰一下,拿過了他手裡的馬克杯,這馬克杯是他們一起去市集買的,剛好賣黃色與綠色的,各自一人一個買下來了。

 

        看著他的臉每次都紅得像一顆番茄一樣可愛,Chara忍不住捉弄他,調皮的手往他的頸脖搔癢。

 

        「不要弄啦──」Frisk儘管閃避了他的攻勢,平常木訥的臉也露出了微笑。

 

        直到兩個人累了沒體力了,一同攤在客廳當一坨爛泥,還是笑著對方的幼稚無聊。

 

        那是那個時候,現在可不同了。

 

 

他望向窗外下著雪的景緻,一片白茫茫的雪厚厚積累在屋瓦上頭,只穿單一件薄薄的襯衫的他,推開了窗戶坐在窗外的木頭地板上,卻不覺得受凍。

 

        他走後的第一年,還不能接受現實。

        他走後的第二年,開始出現了錯覺。

        他走後的第三年,靠著相片與影片追逐他存在的痕跡。

 

        慢慢的也對任何事情感到乏味無趣,Chara再次拿起那把熟悉的觸感,他毫不猶豫沒有憐憫,閉上眼睛用力劃過。

 

        雪白的雪染上了一層血紅四濺於後院地面,滿溢的鮮血像他還在身旁緊緊地擁抱,排山倒海的情緒撲向而來,雀躍的思念止不住狂飆的眼淚,心裡一句一話的遺憾,終於在這一刻能夠撫平來到下個句點。

 

那熾熱的溫度似無法抗拒的幸福,持續的流淌道不盡的言語。

 

他的唇以輕微的幅度說道___,手裡握緊了愛心項鍊,臉上帶著安心的笑容就此消逝在人間。

 

 

        《完》

 

        最後他們相遇了(灑花花)

 

斯斯/人類阻/死亡/重逢/信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