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粗體是有斜線的,想代表過去發生的事情,不過痞克邦不給斜線字! 

 

        瀑布的後面用一片黑漆漆的布幕擋著,進入以後也看不見周圍較人難以前行,為了避免跌倒處處都得小心翼翼地行走。

 

傾刻間,黑幕被掛在天棚上的繁星點亮了,沒有外頭太陽的亮度,有點像是嬰兒時期父母哄小孩子入睡的玩具,又或者像是被螢火蟲環繞於身旁一樣。

 

        這裡不是地底嗎?Frisk有些狐疑自己所見的場景,她揉揉了眼睛讓自己清醒一點,伸手想要去觸碰星星也勾不著,反倒是摸到了另一個觸感,更靠近一點看才知道,她碰到了一朵鮮艷的藍色花朵。

 

        『妳是誰?在那裡做些什麼?』不屬於自己的聲音像灌入耳般在腦海裡縈繞。

 

        Frisk下意識的閃避帶有攻擊性的問句,卻也不知道要往何處躲避,仔細觀察了附近都沒有任何的動機,她在一次摸了那朵花。

 

        那朵花再次地發出了聲響,話前還要了兩聲說道:『雖然不知道妳是誰,但肯定很有趣。』

 

        什麼嘛──是把自己當蠢蛋耍嗎?Frisk吞了吞口水臉部的表情依舊淡然沒變化,手裡卻握緊了拳頭,想說這件事情就算了不去計較太多,打算要轉身離開後,不小心頭髮又碰觸到了回聲花。

 

        『我們來做個朋友吧,我,Sans,妳呢?』

 

        她停下了離去的腳步,慢步的走回了藍色的花面前,想起了村民們說的話,這些像是刻意種植的花朵,名稱又作回聲花,所以上一個經過的人,留下的訊息會存留在這──也就是說我現在如果說話了,會留下訊息?

 

        Frisk,是我的名字。」

 

 

                           

 

 

        從那之後再也沒有回到充滿藍色花朵的神祕地方,她倒是認識了許多朋友,村里的人也都對她格外得好,有時候她會趁著假日回去找Toriel,然後在Toriel溫暖寬敞的房裡窩個一天不出門。

 

        「孩子,要吃點派嗎?」Toriel手裡穿著烘焙手套端個盤子上面是香濃的奶油派,放在多上分成了好幾份。

 

        她用力點點頭表示樂意之至,見Toriel開心的模樣也受到情緒渲染,在Toriel去拿牛奶之後,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嘿,女士。』那是一個似曾相識不太陌生的聲音,低沉的聲線讓Frisk覺得是一個高個,透過門裡的貓鏡一望,男人的身材沒有想像的高挑。

 

        Toriel在廚房,請稍等。」

 

        Frisk等等──」正要轉過身的Frisk被男人的聲音喚回,她瞪大了那雙琥珀色的眼眸,冷靜下來思考到底是哪裡遇見這個人,基於這樣子的回應太不禮貌,她打開了門終於看見了他的全身樣貌,腳底下穿隨意的拖鞋,隨便一見內襯配上冬季大衣的裝扮。

 

        「我是Sans,是Toriel的老朋友。」Sans伸出手表是禮貌列齒一笑道:「相信妳在回想,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你應該不是在搭訕我吧。」Frisk不自覺尷尬地往四處的雪地觀望,不敢正面直視眼前的人,從幾何時自己也會開起玩笑來了。

 

        她所看見的風景是外面森林的針葉樹即使沒有陽光的灌溉依舊長得高大,一株株的整齊排列,葉梢上還有白雪落下的痕跡。

 

        「我怎麼會──搭訕一個孩子呢?」Sans前兩個字說得很緩慢,接著湊近了不到幾釐米的距離說道後,不知道使用了什麼魔法不見了。

 

        外頭還下著大雪,門邊的地毯因為開門而積上了些雪,他原本所站位的腳印也很快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那之後,我來訪回聲花所在之處不減反增,時常到了傍晚Toriel打電話後才肯離開。

 

        甚至在那裡發現了一個秘密基地,那裡的風景甚好。

 

        能看清楚整個瀑布的景觀,有一張長椅能坐著欣賞。

 

        就好似走進了時光隧道裡,莫名其妙地凝視原方一動也不動。

 

        再去觸碰花朵時,花朵像是嘲笑的笑著,沒有說出任何的話。

 

 

        《完》

 

 

Judy/回聲花傳/留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