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男男/

 

  • 學生

 

Daily(天天)

 

        禮拜一的早晨總是令他特別散漫,好似患上人類們俗稱的藍色星期一憂鬱症,遲遲的不肯離開床舖。

 

        「起來了──」Toriel看向兩隻小鬼頭窩在被窩裡,不約而同地抓緊了被子不放蓋到了頭頂上還假裝沒聽見她說話。

 

        見狀的Toriel無奈地嘆口氣,只好使出最後的手段大喊道:「再不起床你們今天就沒飯吃了!」

 

        兩個在被窩的孩子終於有了動靜,開始迅速整理妝容準備上學。

 

        「真是的……真拿這兩個孩子沒輒。」

 

Damage(破壞)

 

        他喜歡發呆,尤其是在上學的下課時間。

        坐在靠窗旁的位子,望向那片雲彩疊疊的藍天。

 

        「那傢伙到底有沒有發現啊?」Chara撇向班上的女同學不斷盯著Frisk打量的神情,露出十分錯愕的表情,打算繼續吃著自己的巧克力。

 

        「我也要吃。」Frisk聞到了巧克力的味道回過神來,他望向了巧克力張嘴,作勢一副要他餵的樣子。

 

        Chara默默地將巧克力送進他的嘴裡,後方的女生全部一同尖叫抱在了一塊,惹得他耳朵有點痛。

 

Delay(延遲)

 

        「把昨天的作業繳上來,最後一個起來收。」英文老師站在台上寫下了今天的單字表一邊說道。

 

        「啊靠!我忘記要交作業了啦!」Chara從座位上跳了起來,後面那句自動減輕音量。

 

        「昨天不是叫你先寫,老玩著電腦。」Frisk將作業地給了收的人,轉頭望向那個正在崩潰的Chara

 

        等待到老師收到作業,他看見作業量沒達到一半以上。

 

        「好吧,明天也可以交。」全班一半以上都開心的歡呼,直到收到老師怒瞪的眼神才收回。

 

Deem(相信)

 

        那是一種直覺,又或者是常在一起相處時間裡的信任。

 

        「等、等──」還來不及說完,Chara已經靠在自己的背上乘著涼風休息,Frisk無奈地喬了一個舒適的姿勢後,繼續看著手裡的書。

 

December(十二月)

 

        窗戶因為寒冷而變成一片霧,他們兩個人在宿舍不想出門出買午餐。

 

        「難道今天又要吃泡麵了嗎?」Chara嘆了一口氣一邊拆包裝一邊要走到熱水器前面。

 

        「你看,下雪了。」Frisk一把抓住了正要去泡泡麵的他,用手抹開了窗戶的霧氣。

 

        「要不要出門?」

        「好。」

 

Deaf(聾的)

 

        他倚靠在購物車上等待他的回來有些無聊地看著在身旁的商品。

 

        「先生!」

        「先生不好意思!借過一下!」

 

        「抱歉,他聽不見。」Chara移動到了Frisk自動地圍住他的身體,他對著旁邊的客人道歉,看Frisk慌張的模樣他輕輕地摸撫他的頭。

 

        「對不起,我聽不見。」Frisk向旁邊的人說,雖然聽不見,但眼睛可以看到他們用一種歉意看著他,他不自覺的揮揮手要對方別太在意。

 

        這是第幾次,這樣了呢。

 

  • 青年

 

Decade(十年)

 

        在一起的第一個十年,是一個在平凡不過的禮拜天。

        照樣的Frisk先起床上班,Chara在他離開的最後一秒才到門口告別。

 

        「怎麼了?」

 

        「突然想你了。」Chara看他在原地征了一下露出了難看的表情,立刻大笑拍著他的手說道:「我開玩笑的,路上小心。」

 

        「到家前再打給我。」

        「被Toriel傳染了嗎?掰囉。」Frisk迅速在他的臉落下一吻揮揮了手。

 

Dear(親愛的)

 

        「怎麼了,今天特別的勤勞。」Frisk一回到家就聞到了屋內的香味,大概是Chara心血來潮想做個晚餐。

 

        「想做給你吃啊~親愛的~」

 

Death(死亡)

 

        人有生老病死,身為普通人的他們,當然也是。

        只是誰都沒有預料這天來得這麼快。

 

        「怎麼哭了呢?笑啊。」Chara捏捏了他那張小麥色的臉頰說道。

        「別講話了……」

 

        「我就要講給你聽。」Chara使勁力氣把人給拉了過來說道:「早上出門別再忘記帶鑰匙了,我不在誰給你開。」

 

        「少囉嗦,那你在就好了。」Frisk抵住了他的頭,止不住的淚在臉上打滾,直到他的心跳停止,他還依舊坐在枕邊沉默不語。

 

        「我在家裡等你。」

 

Determination(決心)

 

        不知道過了幾年,他一個人獨自生活了許久。

慢步來到電腦前他靜靜地按下了Restart鍵。

 

        再次睜開眼睛是黃花遍布的世界,還有那群熟悉的面孔。

 

        而你,在哪裡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