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抱緊了頭部疼痛的地方,在一片混亂的意識裡清醒,想要嘔吐的感受特別強烈,他硬是忍下來瞧瞧左右附近的物品有些什麼。潔白的天花板與四處都是白色的牆,除了有一張他正在睡的床外還有一個床頭櫃,床頭櫃上擺著與空間相襯的六月雪正盛開著,而正前方是一檯四十九吋的黑色液晶螢幕,上頭寫著知名品牌的名字。

 

是像他這種窮人都沒見過的光景,還大到有點嚇人的地步,以他現有手頭上現有的是不可能住在這裡的,沒有人和其他病人的客房,男子依照所讀的所有教科書猜測,身旁的是檢測儀器,而這裡應該就是醫院裡的高級客房。

 

        「醒來了嗎?」一位穿著白袍戴著黑框眼鏡的男子手上拿著一疊厚重的資料,冷靜沉著的臉龐絲毫沒有任何情感的將資料放在桌子上,並且緩慢的走到了病人身旁。

 

        當越來越靠近也越能清楚的看見名牌上面寫著莫偃兩字,男子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卻被手上的儀器給阻撓,他閉上了眼睛以為這樣就可以逃離恐懼不同顫抖著身子,不明白眼前的人是好是壞。

 

        「不需要這麼害怕,我不會傷害你。」一張溫熱的手掌摸撫上了男子的頭髮,莫偃在他的耳邊輕輕的道,直到男子肯睜開眼睛看見那張臉,突然有種似曾相似的感覺,頭又劇烈的疼痛了起來。

 

        男子按著頭痛的地方沒過多久,不舒服的感覺讓他很快的昏了過去,莫偃強行先替他打下了治療藥,查看了現在時鐘的時間後,通知了護士要開刀的事項。

 

 

               

 

 

        一月的冬天,夏雪的傍晚,路燈點亮了街道。

 

        在屋內的他書寫著信件,在最後一則簽上了名字一個字──路。

 

        「路,我回來了。」銀髮的男子將門關上避免雪積進屋裡,他手裡拿著剛到外面買的熱飲遞給了他。

 

        「莫偃,歡迎回來。」

 

        ……這是他的回憶嗎?

 

        第二次醒來,莫偃就在他的身邊,手裡拿著不明的液體正往自己嘴裡灌,路頓時一股噁心感衝上腦門,路壓住了莫偃的手並且瞪大了那雙烏黑的雙眼吐了出來。

 

        「滾開!」路使勁了全力把莫偃推開來,順著他的力道莫偃跌落地板,路有些後悔自己做的舉動,想要伸手去幫助卻什麼也做不到,莫偃一聲不吭也沒任何的表情變化,整理了身上的儀容,又慢慢地回到他的身邊。

 

        如果那段記憶沒錯,他們住在一塊過。

        那為什麼又會到醫院來呢?

 

        「那是治療的藥,味道不是很好。」莫偃輕輕的拍著他的背,面對路的不適應以及與以往不同的態度,他很不習慣。

 

        「抱歉……我現在很混亂。」

 

        「不急著去想以前的事情,不要緊。」莫偃抓住他的手臂,像是安撫般不停地想要讓他冷靜下來。

 

        「我是怎麼了嗎?我只記得我們住在一起過,然後……我叫路是嗎?」路無法冷靜下來,接二連三的問話,直逼逼的望向莫偃。

 

        「去年的一月你出了車禍,現在失去記憶了。」莫偃觸碰他的金屬牌子他繼續解釋道:「我們住在一塊,我是醫生。」

 

        所有的事情都有了驗證,這讓他感到放鬆了下來,路靜靜的聽他說不自覺像個認真上課的孩童般點頭如搗蒜。

 

        「不要擔心好嗎?一切都會沒事的。」莫偃的態度從冰冷轉為了溫和,不,其實他沒有轉變,一直以來都包容著魯莽衝動的自己,只是路不在排斥莫偃的舉動了。

 

        路沒有說話任憑他的擁抱,手不知所措不知道擺哪個位子,想著既然他們住在一塊,肯定是關係不凡吧,他慢慢的也回擁對方的情緒,明顯發現莫偃的情緒起伏,因為藥物所致,他又漸漸閉上了雙眼,沉睡了過去。

 

        【完】

 

        好久沒打原創……超級生疏。

        謝謝焦抹給我這個機會!而且是覺得很有趣的題材。

 

        焦抹/原創//幻覺、藥物、模糊不清的記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