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頭擬人/BL注意

 

那孩子常常會用無聲無息地動作來倚賴著他,像是宣示主權般佔有他絕大部分的生活時間,Sans把他的這種行為視為所有孩子都會有的撒嬌方式,可見孩子不是這麼認為的。

 

Frisk拽著他的衣角眼神望向一旁的冰淇淋攤販不說聲半句話,不在是Sans彎下腰詢問他是否要買份冰淇淋回家吃,而是變成了Frisk直接走向攤販買了兩份冰淇淋,一份遞給他。

 

下雨天時以前總是Sans走在街道的外側邊,避免車輛行經時太快而濺起的水花,最近這件事情也出現了變化,Frisk會質問他為什麼一定要規定誰要走在哪一邊。

 

「哪一邊都無所謂吧?」Frisk站在外側邊插著口袋說道,偷偷的撇向Sans觀察他的表情。

 

某一天Frisk班上在聊女朋友的話題,很多有女友的男生都說自己都會站在比較靠近馬路的那側,避免女友沾到水,諸如此類的各種貼心舉動排行,Frisk很詫異的加入了話題,並且記下來。

 

「是啊,無所謂。」Sans嘆了口氣任隨著他的意思,他看向夕陽西落的光灑落在雲朵染上了一層暖紅色,居然有種孩子長大的悲情,又把話題帶到了一個冰點。

 

忘記是哪時候開始,Frisk開始計較這些事情了,嘴裡說是無所謂,但其實是強制性的要求著。

 

假日的午後比平常愜意許多,沒有堆積成山的事情干擾,短暫輕鬆的氣氛取而代之的是平日的忙碌,他們都有個空出假日的時間一起活動的習慣。

 

時而他們會看著彼此推薦給對方的書籍,認真討論裡面的知識與陳述對書本觀念的想法;時而也會喜歡什麼事情也不做,像是每個正常的一般人一樣自我消遣過度頹廢人生,Frisk喜歡整個身子放鬆地躺在Sans的身子,以背靠背的姿勢坐在一起,最近他也突然不再那麼做了,宛如隨四季收割的作物驀地被颱風襲擊,導致整個停擺作業一樣。

 

Sans抿著嘴唇稍微口渴的他站起身替自己倒杯茶,以有趣的表情望向正值青春期的男孩,一不小心看得入迷陷入思考漩渦裡。

 

「在看些什麼?」男孩的臉放大了好幾倍,從沙發上移動到了他的面前,近距離的觀看使五官更明顯的呈現在眼前,清秀的細眉、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著Sans

 

「沒事──剛想到要說的事情忘了沒說。」Sans別過頭躲避了注視,重新專注在手邊的事物上,把馬克杯拿到了作業區,桌上紙本的擺放與被挑逗的心思一同地髒亂,隨意的整理幾份文件放入資料夾裡。

 

不尋常的表演沒逃過對方的眼裡,更多的企圖想讓好奇鑫得以滿足並窮追不捨地追問。

 

「那……或許,我們可以找點事情做。」Frisk帶著笑容以惡質的口吻回答道,壞心的盯著大叔表情不放。

 

笑容與物以稀為貴的道理一樣,能讓他心跳加速,下意識地想改變這樣的氛圍的Sans,主動一手攬住了Frisk的肩膀,以半擁抱的方式說道:「想做什麼事情我都奉陪。」

 

        頃而間他那雙清秀的臉龐紅得像一顆番茄一樣通紅,用手臂遮擋住臉支支吾吾的說道:「夥伴,能不能好好一塊玩啊?」

 

        也不曉得他從哪裡學來這句話,Sans笑了出來將人抱好在自己的胸前,靠近他的耳旁低聲說道:「有的孩子,我正與你一起玩呢。」

 

        Frisk受不了耳朵說話時的癢,臉又更紅了點,報復性的以頭撞上他的下顎,聽到吃痛的聲音後逃出他的懷裡。

 

        「我去寫個功課,待會繼續!」Frisk留下了這句話快速地跑回了臥房,他鬱悶著自己怎麼又將掌控權失去。

 

        這時的Sans關上了電視,坐在沙發上懊惱的反省著剛剛的舉動,警惕下次不該這麼做。

 

《完》

 

上次打稿完一直沒時間寫完,趁有空丟上來。

這篇完全是因為一則留言而產出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