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映潔最近參加了新的一期綜藝節目,在開錄前節目組安排她到錄影棚附近的酒店休息。

 

依她的個性在酒店也無法安靜下來,吳映潔先是站起身子又趴回床上翻滾了兩圈才心甘情願安分一點,拿起手機找事情做,但手機玩了不到十分鐘也沒受到鬼鬼的青睞立刻被拋棄到一旁。

 

喬喬看不下去想出聲管管她,卻收到了節目組的通知,要吳映潔下去跟大家打聲招呼,趕緊替吳映潔拿好重要的東西準備下樓。

 

看著吳映潔大致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頂著一臉大素顏穿著飯店的拖鞋,喬喬忍不住還是說了一句。

 

「妳都這樣了,還這麼緊張啊?」

 

吳映潔沒說話只是大笑回應,她心裡緊張的不是這個,而是擔心自己沒做好,擔心會不會因為個性破壞了組裡的氣氛。

 

跟著喬喬的腳步來到了酒店門口,吳映潔邁開腳步一蹦一跳熱情地向大家的招呼,笑的咧開兩排潔白的牙齒,誇張的笑聲傳遍了整個大廳,直到喬喬使了眼色,才識相的安靜下來。

 

「接下來與老師們見面,妳可別拿捏不好分寸啊。」

 

一而再三的叮嚀著鬼鬼,吳映潔大剌剌的拍著胸脯向喬喬保證沒問題,進入攝影棚後,她安分守己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那雙烏黑大眼卻不受控制地觀察著每個人的談話,注意講話的方式與語調,但在外人的眼裡看,她也只是在放空的模樣。

 

「何老師、撒老師你們好!我叫作吳映潔也可以叫我鬼鬼!」吳映潔活力充沛地與先到場的主持人打招呼,說話的同時也從包裡拿出臺灣的零食給現場的工作人員們“這個超好吃的!你們吃吃看!真的很好吃!”

 

「妳好鬼鬼!還帶了禮物來啦?真是客氣的孩子!」看著女孩熱請得款待何老師也禮貌的回應。
「這是瓜子呀?妳怎麼這麼懂我的喜好。」撒老師抓了一把的瓜子浮誇的表情詮釋了自己的感謝。

 

打完一輪的招呼以後,吳映潔回到了座位上給梳理化妝,這一次她選擇的角色是鬼學姐,以為演的角色是別於以往的突破,卻還是很可愛的妝發,想到這點她不禁輕輕蹙起的眉頭簌地,片響臉上深鎖消失的無影無蹤,揚起淡淡的微笑。

 

一個心神不寧差點就曝光了。吳映潔心想一邊假裝沒事與化妝師聊天,她敏顯的感受到身旁視線,不自覺繃緊了神經緩慢地朝著左右確認,直到正眼對視到也正在化妝的男孩,她征了一下後展開笑容向他招手打招呼說道:「哈囉,我是吳映潔,你呢?」

 

對方似乎也嚇了一跳,因為互相對視而尷尬的別過頭,當女孩打招呼時才又露出靦腆的笑容回應著說:「鬼老師,妳、妳好妳好,我叫白敬亭。」

 

眼見女孩的頭歪了一邊似乎想了一下,「叫鬼老師好奇怪喔!叫鬼鬼就好了啦!」吳映潔說完後變鵝鵝鵝的笑了起來。

 

舌頭打結再一塊的白敬亭漸漸紅起了耳根,兩個人又對視乾笑了一陣子,才繼續專注在梳化上面。

 

開錄前白敬亭再往一頭誇張的髮型望去,沒想過這髮型在現實中也有人可以駕馭,他蹦著臉以敬業的心態來詮釋自己的角色──白老師,決定不再去看吳映潔的造型。

 

吳映潔雙手玩著兩個辮子,瞧著白敬亭看了幾秒,詫異地瞪大了雙眼,剛剛的表情變化全都盡收她的眼底,不可思議的低下頭喃喃道:「與剛剛的氣質差了好多。」露出了有趣笑容,趕緊跟上腳步到達案發現場。

 

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對彼此沒什麼特別的好感,還略顯一些矛盾,在莫名之中彼此熟知了些事情卻也不曾開口提問。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