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甜文
*630醫生梗
*腦補勿上升
*文筆有點渣
*CEO
(29)x研究生農(24)

 

        00

 

        六月豔陽似火,火紅色的鳳凰花伴隨季節盛開,陳立農拉著書包揹帶嘴邊哼著輕快的歌曲漫步在校園裡,享受最後一次在校園裡遊蕩的記憶時光,走著走著他就像是進入自我世界裡,閉起了清澈漂亮的黑色眼眸,細密的睫毛隨之輕顫,接受夏日暖風迎來輕輕拂過他的臉龐,心已經神遊的不知去向。

 

        「陳、立、農!」

 

頃刻之間,陳立農的背後感受到了一股重量,把他從幻想中拉回了現實裡,幾乎是用吃奶的力氣撐起身子,才能保證身後的人不會因此摔向地面上。

 

        「尤長靖,你快點下來。」陳立農蹙起眉毛嘆了一口氣一邊催促身後的人趕緊離開自己的背上,不用猜想會做這麼幼稚舉動的人,除了他們系裡的助教以外沒有其餘的選項。

 

        眼看尤長靖手扒著他的背不肯放開,還鼓起臉頰噘著嘴裝作無辜的模樣,路過的同學都以為立場交換,好似欺負尤長靖的那個人才是他一樣,逼得他只好拿出勇氣用自以為很兇的語氣威脅尤長靖。

 

        「你再不下來,我就告訴整個系上你今年幾歲了!」

 

        尤長靖迅速地從陳立農身上跳下,實質上他並沒被小白兔給嚇著,反而是在意起一直守著的年齡秘密被戳破,他天生長著一張娃娃臉,與系上同學在一塊還較顯年輕。他緊張兮兮地左顧右盼,害怕身旁的人已經聽見了陳立農的話,假裝什麼事情也沒發生從側背包裡拿出鏡子梳妝打理,隨後確定附近沒有同系的人,他一個用力生氣的一拳打在陳立農身上。

 

        「要這樣威脅助教的嗎?教授找你啦!」

 

        01

 

        正值畢業沒多久陳立農被教授引薦考上了一間名聲不錯的研究所,雖然如此那所學校離家裡有段距離,逼不得已離開家裡出來自己租公寓,母親原本很擔心,想想孩子還是要學會成長,沒有插手管太多搬家的事情。

 

        陳立農選來選去最後挑了一間打工能夠負擔起的小套房,套房雖小五臟俱全,衛浴廚房該有的功能都有,以整體來說都還算是滿意,已經能供給這位研究生精緻的生活。

 

屋內大多數的牆都被黑色油漆重新粉刷過,挑選家具的標準一向都是看了順眼價格合理就可以,全部佈置下來隨隨便便不到幾天結束,不管哪位友人好心帶著禮品來家裡拜訪,對待他房間品味保有嗤之以鼻的態度,陳立農還是對最後的成果有足夠的信心。

 

住進新家活動,也代表新的開始。

 

陳立農上研究所後從未鬆懈過,天天都過著庸庸碌碌的生活,翻原文書查單字到半夜,早晨來不及慢悠悠的吃,火腿蛋配咖啡牛奶一邊忙著關注英文雜誌內最新的流行話題,耳裡聽得是新聞電視或晨間廣播的消息。

 

也不管肚子裡的早餐還沒消化完。陳立農一手拿起公事包確認文件都帶齊了,一手按下電視遙控的關閉鍵,一腳一隻球鞋踏了兩下,匆匆忙忙的趕上錯過就要在等十分鐘的公車。

 

        一整天下來做完進度,與教授討論主題,去圖書館找資料。

 

        最後精疲力盡的回到公寓,意識不清的胡亂洗了一把澡,連房間也沒回一股腦埋入沙發裡呼呼大睡。

 

        02

 

        他對沙發情有獨鍾。

成癮為習慣,想戒也戒不掉。

 

        陳立農一個人舒服地窩在公寓的沙發上,雙眼放空環視公寓一周,不知道從何時公寓的風格逐漸變調,黑色的牆被刷成米白色,櫃裡擺放的物品全成了關於他們的回憶,糟糕混雜的品味被高雅的裝飾品給取代,客廳裡淡淡的薄荷香味,與他身上的味道相符。

 

相識的事情在一年前,依稀記得那天是個和風麗日的下午,沒在辦公室裡埋頭寫論文,反倒是猜拳猜輸了,被委託出門跑腿買飲料,陳立農穿著一身黑色,黑長袖上衣胸口前方有兩隻貓一黑一白像太極,腰間繫上女同學送給他的皮帶,配上上次去百貨公司買的黑破褲。

 

陳立農手裡拿著一張紙,上頭寫著各式各樣的咖啡種類,顧著計算每個品項總共有幾杯,沒看見前方的路直接打開門,撞上了一頭銀髮的男人,待到他反應過來時,對方手上的熱咖啡全打翻灑在白襯衫上。

 

        手忙腳亂的從後背包裡翻出紙巾遞給了男人,又發現連他手上都是被灑到的痕跡,掐著對方的手慌張的進到化妝室裡用冷水沖著他被燙傷的手。

 

        「你、你沒事吧?」陳立農看著男人紅通通的手,緊張的冒出冷汗一句話也說不清楚。

 

        「你可挑了個好日子。」反倒是沒在乎手上的傷勢,男人瞪大了雙眼看向鏡中的自己,不但白襯衫與牛仔褲上連心愛的白鞋都受損的很嚴重,近乎是崩潰的大大深呼吸了一口氣。

 

        冷靜下來後理智漸漸回復,男人打量著眼前的人身高一百八左右,長相儘管現在發生這種鳥事臉很喪還是看起來很陽光,笑起來應該會很好看,年紀不像是在這個時間會出現在這裡買咖啡的人,那就是剛畢業出社會沒多久了。

 

「啊!我公寓正好在這裡附近!要不要來我家一趟?」

        在他深入思考的時間裡,陳立農似乎得出了一個結論。

 

        一般人會邀請一個陌生人,進到自己的公寓裡?銀髮的男人想了想車上也沒有替換的衣物,點點頭算是勉強同意他的做法。

 

        「太好了。」陳立農心情看起來很好,笑到臉上的褶子都出現,突然之間想到什麼抓住了他的手臂問「我還沒問你的叫什麼名字欸!」

 

        「林彥俊,我叫林彥俊。」男人一隻手輕拍在他的頭髮上,被對方傻裡傻氣的模樣給逗笑,原本面無表情的臉出現了笑容和兩個酒窩。

 

        陳立農愣在原地傻傻的看著他,直到林彥俊走出星巴克的大門才意識到人已經走遠,加緊跟上了腳步告知公寓位置。

 

        那年的陳立農二十三歲,無巧不成話,因為買星巴克而遇見了林彥俊,從此成為彼此之間相互依靠的存在。

 

        03

 

        冰涼的觸感從毛巾上大面積的散開,陳立農將毛巾移了開來後看見放大版的林彥俊出現在眼前,一個慌張閃躲開來造成下一秒人直接跌往地面上,吃痛的揉著腰部。

 

        「你又在胡思亂想了?」林彥俊拉著他的手將人給拖了上來,把人抱在懷裡有趣的望向陳立農。

 

        怕他有太大的壓力,林彥俊沒告訴陳立農自己是在做什麼的,直到某天某個人鬧彆扭,一整天都不跟他說話,才只好乖乖交代解釋清楚。

 

        「我才沒有亂想!」

        他才不會實話實說。陳立農賭氣般的用手推開他抵在肩上的下巴,試圖要掙脫對方的懷抱。

 

        「身體不舒服就去看醫生,不要在這邊咬嘴唇。」林彥俊更是用力扣住亂動的小孩子,看他因為使力自然咬住下唇的模樣,忍不住捉弄起來。

 

        更誇張的掙扎都無法逃脫,直到陳立農一拳打在林彥俊的下巴上,他只好吃痛的放開陳立農。

 

        「走,我要去看醫生不要在家裡ne!」陳立農像隻兔子跑得很快,一溜煙進了廚房吧檯的後方,沒得意多久便探頭探腦的確認林彥俊傷勢,像是做錯事情一般垂著耳朵又藏進去吧檯裡。

 

        許久外頭沒有動靜,小兔子竟然舒服的窩在角落睡著了,林彥俊來到面前一把拉起胳膊把人抱進房裡。

 

抱起時驚擾了正在熟睡的陳立農,他先是睜開了眼睛,看到了林彥俊的側臉又一下子閉上眼裝睡。

 

        「在這樣下去,我們可能要一起去看醫生了。」他聽見林彥俊輕笑,搖了搖頭有些哭笑不得,最後在陳立農的額頭上輕輕一吻離開了房門。

 

        陳立農等到人的聲音逐漸遠去,才從被子裡竄出,滿臉通紅的模樣好似一顆熟透的番茄,又把臉摁入枕頭裡,像見面當初一樣害羞的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完》

 

 

        反反覆覆改了好幾遍,想著要不要發出來還是發了。
        寫到一半發現,原本要寫的內容完全與現在不一樣u(強顏歡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