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設如山
*
(?)長篇甜文
*腦補勿上升真人
*歌手坤
x學生農
*學生丞x學生農

 

        C1

 

        00

 

        過去的點點滴滴彷彿記憶猶新,在他還住在高雄的時候,爸爸總會偷偷隱瞞著媽媽,把寫作業寫到一半的陳立農帶出去玩,騎摩托繞高雄一圈,回到家裡時在一起被媽媽臭罵一頓。

 

        其中他最喜歡看海,尤其是西子灣的海。

 

        他們沒有到知名觀賞夕陽景觀台上人擠人,而是有私地看夕陽的秘密基地,爸爸將摩托停在一旁,他坐在岸邊的石子上,小腳前後一晃一晃的,隨後爸爸會在他的身旁坐下,一起遠望一片遼闊無盡的大海。

 

鹹濕的海風吹拂過髮絲,全糾纏在一塊的拉也拉不散,放任它隨意飄散,陳立農被西下的太陽閃得瞇起了眼,小手伸出擋住了耀眼的橘紅色,儘管如此沒有打散他觀賞夕陽的興致,仍然盯著太陽不放,一旁的人已經閉起雙眼躺平在石子路上,享受午後風給予的寧靜。

 

        夕陽從海平面上落於地面,天空的顏色漸漸參雜各色,雲朵也沾染了夕陽的紅,像是雜貨店會販賣的草莓棉花糖,景色最後暗了下來,汽輪的低鳴打響了旁人,拉著他的手準備回家。

 

        當時的陳立農還不懂,什麼事情都追著詢問,一隻手緊牽著爸爸大大的手,一隻手拉著爸爸的衣角問,為什麼汽船來了我們就得回家了,爸爸只說天黑了再不回家媽媽恐怕要殺過來了,又問了為什麼爸爸不喜歡看夕陽,後續追問只得到了看久了眼睛會痛的答案,還說有人因此眼睛燒出一個洞的荒謬之談,勸他別多看。

 

        01

 

        長大後他考上了北部的學校,對媽媽說自己想要出去闖一闖。
        事實上陳立農還是選了一間距離海邊很近的學校,現在在淡水唸書。

 

        他曾經在高雄校外教學時到達淡水一次,淡水的夕陽與西子灣一樣美,因為顧著看夕陽被同學調侃像個老頭,陳立農只是一笑置之沒有生氣繼續看著自己的風景。

 

兩個差在哪裡?他覺得差的是看得感覺不一樣。

 

        真正開始上課後,意外的被比較起其它原本住在淡水的同學皮膚色差,陳立農的皮膚確實白皙許多,這時他會拉著旁邊的朋友反駁。

 

        「丞丞的皮膚也很白呀!」
        在一旁的范丞丞打遊戲打得正入迷,手被陳立農硬是舉起來比較皮膚顏色,缺少了一隻手的遊戲很快在螢幕上出現了GameOver的字樣。

 

        「陳、立、農!你幹了什麼?」

        范丞丞看著螢幕一臉錯愕,不敢置信朋友為了這點小事情把他給出賣。

 

        范丞丞是陳立農來台北以後第一個認識的朋友,當時好巧不巧他們在新生說明會時坐在一起,他嘴裡還吃餅乾一邊笑著一邊拿起隨身攜帶的零食分自己吃,從那時以後陳立農就覺得范丞丞一定不是壞人,後續認識才發現他不但是個吃貨還是個遊戲控。

 

        「唉呦,丞丞……」陳立農知道自己做錯事情,想盡辦法要和好,已經跟在范丞丞身後一個下午,但對方還氣在上頭根本不想理會他。

 

「陳立農,我不想跟你說話。」

當范丞丞嘆了一口氣一本正經的按住他的肩膀說話時,他先是愣在原地,反應過來後大笑出了眼淚。

 

        「好啦丞丞!不然今天一起去老街打遊戲機呀!」陳立農迅速加緊腳步跟上一手攬住了他的手撒嬌說道。

 

        范丞丞回完手機訊息,豎起大拇指說成交。

 

        02

 

        物以類聚,這個詞肯定很適合放在陳立農身上。

 

他其實不擅長打遊戲,但因為認識范丞丞,他變得喜歡打遊戲也開始打遊戲,認識了一些也有在打遊戲的朋友,對於一些技巧與一些秘訣還是完全沒有概念的。

 

        不知道第一百多次,陳立農在接機遊戲上又輸給了范丞丞。
        看著范丞丞得意到要站上遊戲場的椅子上大笑時,陳立農還是忍住想要打他一拳的衝動。

 

        「你真的很不會這類型的遊戲耶,當初打音樂遊戲明明就不錯呀。」范丞丞拍拍了他的肩膀,已經看出陳立農對於對戰遊戲眼神裡的絕望,看了一眼時間差不多也是黃明昊要到了。

 

        「那是音樂遊戲,跟這個差很多!」陳立農撥開拍丞丞肩膀上的手,只差眼淚倔強的沒掉下,臉上寫滿了委屈,又默默從零錢包裡拿出遊戲代幣。

 

        范丞丞露齒一笑見他可愛模樣,揉亂了他的西瓜頭,按住陳立農正要投錢的手,一邊向走過來的黃明昊揮手。

 

        Justin!這裡!」

 

        遊戲場裡的聲音很雜,夾帶不同的音效混和在一起,聽見聲音以後黃明昊在遠方回頭,慢悠悠的向這個方向走來,范丞丞遮住了手在陳立農的耳邊小聲說今天就放你一馬,下次再繼續。

 

        流氓!

 

        陳立農紅著的臉,不知道是因為范丞丞說的話,還是因為剛剛打遊戲造成的,點點了小腦袋把側邊書包帶在身上,跟黃明昊打聲招呼後離開了遊戲場。

 

        「農農的臉怎麼這麼紅啊?」黃明昊用手肘撞了撞范丞丞的肚子詢問道。

 

        「……打了幾把遊戲打紅的吧。」范丞丞裝作沒這回事,將遊戲代幣一次付清開始遊戲。

 

        04

 

        陳立農摀著紅通通的臉,像是逃兵加速了腳步離開,看了一眼左手上的手錶時間,現在還不算太晚,他們放學一起過來打,也不過打了一個多小時。

 

        從書包裡翻出手機傳給范丞丞訊息上面寫著記得吃飯,他突然口渴找起水瓶,水瓶是找到了,但裡面的水也沒了,只好賣命的去街上買喝的。

 

        陳立農才發現讀淡水的學校已經快一年半多,高中生活快要結束的他從未好好的逛過一次老街,也許是因為每次都被海給吸引,無心注意街上的美景。

 

        古色古香的紅磚建築,整齊劃一的可將屋頂連成一線,吃的喝的玩的通通塞進整個老街裡,巷弄內賣著幾百年的歷史傳承美食,還有幾家店是販賣童玩和雜貨店的甜點。

 

        他突然想起來了,當時為什麼會被說像個老人。
        當大家在欣賞街上好玩的、有趣的事情,他在卻關心夕陽西落。

 

        「嘿!小心!」

 

陳立農被身旁的抓住了後頸附近的衣服差點要撞上眼前的電線杆,他一愣一愣像個機器人般回頭,擔心自己MAN帥有型形象崩塌還故作鎮定。

 

        「你沒事吧?沒傷到?」留著一頭褐色捲髮的男人沒察覺他的內心戲而是確認傷勢,在他剛剛正要買飲料時看見一個男孩失魂落魄的模樣,誤以為是想不開去撞電線杆。

 

        陳立農仔細一看這個人很眼熟,像是在哪裡遇見過一樣,趕緊向他說聲謝謝並解釋他是因為在想些事情,所以沒注意到前面的路。

 

        「嗯!事情沒這麼複雜!你別想不開!」那人放心鬆了一口氣,將多買一杯的黑糖珍珠牛奶硬塞到了自己手上洋洋灑灑離去。

 

        事情沒這麼複雜?別想不開?陳立農傻住在原地接下對方的好意,手伸出要叫住人想一想還是放了下來。

 

        從書包裡拿出再次被晾在一邊的手機,一邊喝起剛剛好心人給自己的飲料,上面寫著珍煮丹,是他正好要去買的那家,看見范丞丞回了自己一個好的表情包,陳立農坐在石子上滑起社群軟體,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

 

        剛剛救他的那個人,是蔡徐坤!
 

 

        《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