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農設定
*不上升真人
*連結前往 前文(坤農注意)(上)

 

 

        [ 07 : 30 A.M. Evan ]

 

        此起彼落的鬧鈴聲打響了寧靜的早晨,熟悉溫和的旋律與小鬼熱鬧的鬧鐘形成了一個對比,所謂青菜蘿蔔各有喜好,他喜歡在奔馳的賽道上競速,而他喜歡靜靜的傾聽訴說的故事。

 

        一向陳立農都是很難入睡的人,他們房裡的窗簾被關得死死的不透任何一絲陽光,起身揉揉了眼睛他打了個哈欠,模糊的視線在戴上眼鏡後變得清晰,他走向上舖沒有叫醒小鬼,而是在堆滿創作品的床鋪裡中尋找鬧鐘替他按掉鬧鈴。

 

        他曾經在一次的訪談不小心說漏了嘴,喜歡趁著早晨的閒暇之餘洗澡,是陳立農很奇怪的一個習慣,當他還與林彥俊當室友時,被儘管是素顏五官造樣深邃的臉龐狠狠的訓話了一番,這明明是件小事情,有必要罵得狗血淋頭嗎。

 

        「你還說有必要嗎?全寢的人都被你吵醒了。」林彥俊受到起床氣影響沒給他好脾氣,煩躁的揉著髮絲頭頂著一頭別人無法駕馭的蓬鬆銀髮,臉色被黑眼圈影想看起來沒睡飽,從床上不甘願的起床整理被子。

 

        我都沒說你洗澡完都把錶給跳完了,我還要去別房洗澡。陳立農安安靜靜站在原地挨罵,活得像小時候被指認罪責的孩子,委屈的噘起嘴不再與他繼續對談下去,拿著吹風機到別的寢室裡去了。

 

        在那之後,他們兩個人冷戰很久,誰也不讓誰不肯先退一步說話,連寢室的氣氛都鬧得很尷尬,最後是香蕉娛樂的陸定昊先來找陳立農抱怨,最近林彥俊不知道發什麼瘋,比起以前更可怕了,動不動就要他們加強練習,要他感化一下林彥俊,陳立農先是笑了出來心裡的霧霾頓時海闊天空,隔天一如往常的與林彥俊有聲有笑的一起踏入食堂,香蕉娛樂的全體都快嚇到掉下巴了。

 

        隨著濕淋淋的黑色頭髮吹乾,陳立農的腦內回憶播映也結束,前往林彥俊的寢室敲門,還未開門就從房門裡傳來尤長靖高亢的聲樂練習,陳立農秉持著幼稚的比較心態暗自竊喜林彥俊的處境。

 

        寢室的門打了開來,別於銀髮紈褲子弟的形象林彥俊染回較於穩重且與他顏色相近的棕色,穿著一身寬鬆的男版黑襯衫,任意搭配牛仔褲,臉上還特意上了妝容,看上去氣色好了許多,陳立農往裡頭一看,尤長靖停下了開嗓練習,活力滿滿的對他招手道早安,他也同樣的笑容滿面回應早安。

 

        「阿俊,你要出門嗎?」陳立農一臉狐疑的問著懷疑昨天訊息上的班表是否給了錯誤資訊,他讓了一步給林彥俊走出房門,還待在原地思考問題,這種感覺給他一種回放到過去的錯覺,又要再一次被劈頭挨罵了嗎。

 

        意料之外沒有責備,林彥俊溫柔的手掌摸撫他的髮絲,手抵在下巴深思要如何說明情況,還是決定一五一十的告訴陳立農。

 

        「我今天要拔兩顆智齒,但會把早餐的部分做完再出門。」

 

        陳立農沒想到是要拔智齒緩了幾秒反應過來放肆大笑,他瞧了一眼林彥俊的表情收斂一些面部表情,但還是沒辦法克制嘴角抽蓄的笑。

 

        「你給我適可而止喔!」林彥俊捏上他抽蓄的嘴角寵溺的笑著,臉上浮現顯眼的酒窩,陳立農習慣先是抱歉又遮遮掩掩嘴角的笑容,還是不客氣的笑了出來。

 

        林彥俊不理會尤長靖在寢室裡吃狗糧,尤長靖一生氣大喊著你們才給我適可而止一點,給我滾出去寢室不要打擾我練習之類的話,林彥俊把陳立農帶走對著房內的人揮手離開。

 

        他們在廚房裡只是把小麵包丟進烤箱烤一烤,林彥俊看預約時間不夠跟陳立農說聲就先行前往拔智齒了。

 

        [ 11 : 30 A.M. Boogie ]

 

        早上只吃了小麵包充飢的團員們,一個個無力的在客廳滑手機,有些在糾團打遊戲,有些在關注日常娛樂新聞,沒有工作振奮精神各個人都提不起勁。

 

        「好餓喔──我餓到肚子好難受──」范丞丞把雙手放在肚子上面假裝已安息奔向上帝,肚子也回應了主人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響響遍了整個客廳,他看向天花板有些害羞的遮住了臉。

 

        「丞丞,要不要試試看我的保健品?」王子異見狀以為是范丞丞真的肚子痛,準備起身走去櫃裡拿藥品,立刻被出聲制止。

 

        「子異哥,丞丞是肚子餓而已並不是肚子痛啦,要不然我們現在去煮飯來吃?」陳立農面對他的誠懇笑出聲,他拉著王子異的手牽到了廚房,王子異任憑他牽著跟隨著步伐。

 

        從小接受過嚴謹教育的王子異並無嬌生慣養的壞習慣,反倒是在廚藝方面有不凡的經歷,總是在家裡訓練招待來訪的客人用餐,從後方細心的替陳立農繫上了圍裙,他耐心的指導步驟絲毫也不馬虎。

 

        「像是這裡要斜著切,對,你做得很好。」王子異在後方指導握住陳立農的刀柄練習,看他學會以後都讓陳立農自己一個人動手切。

 

        「哇!子異哥好厲害!」陳立農切完了備菜在一旁學習觀賞王子異把煎鍋上的豬排放入盤內灑上一些松露,配上薯片及在盤緣淋上巧克力醬,他嚥了一下口水,光是用眼睛看就覺得很好吃。

 

        「有機會我在繼續教你吧。」王子異欣慰著廚藝派上了用場,他獲得了對方誇獎後的成就感滿意的笑著。

 

        [ 17 : 00 P.M. Theo ]

 

        當林彥俊一臉淡定其實很痛苦的拔智齒時,他們已經吃完一頓豐盛的西式午餐,尤長靖壞心的拍美食照片發佈到朋友圈炫耀,朱正廷到冰箱裡確認所剩的食材已經不多了,依照小鬼昨天的言詞也不太信任廚藝,於是身為後勤人員的他,來到了陳立農的面前誘拐兒童。

 

        「農農,要不要跟我去商場?」朱正廷半蹲身子撐著膝蓋朝坐在空調房裡的陳立農說,精緻的娃娃臉漂亮的無話可說,讓天生顏控的陳立農看得一愣一愣的,小手也拍打著自己的臉頰。

 

        小兔子左看右看有些不知所措,低頭下頭猶豫不決,他是很喜歡正廷哥哥,但是在炎炎夏日底下,汗腺發達的陳立農出門不到三分鐘,臉上開始汗如雨下,過沒多久變化作一攤水,要倚賴身上的衛生紙過活。

 

        「我幫你準備了毛巾,我們可以偷偷買草莓牛奶,不要告訴隊長。」朱正廷纖細白皙的手指放在飽滿性感的嘴唇上要他保密,猜測到陳立農顧慮的問題,從不知何處抽出了毛巾,又丟出了一個條件。

 

        「好!那打勾勾!」陳立農開心的從床鋪飛撲到朱正廷的懷裡抱緊對方,怕他毀約伸出了小拇指,對方也笑嘻嘻的做保證,把人摟進了懷裡。

 

        兩個人趁著大家午睡休息時間偷溜到了商場,還假借正當理由把小兔子帶出門了,朱正廷一路上心情愉快目中無人的牽著小兔子的手,小兔子因為出汗手也黏答答的,想收回的手像是被黏著chewing gum一般甜膩,緊緊的貼在朱正廷的手裡。

 

        「要不要吃冰淇淋?」朱正廷撥開他被汗給沾濕的瀏海,細心的擦拭汗珠一點一滴像是珍貴心愛的收藏品不捨得弄髒。

 

        「要!」陳立農僵持不動怕臉上的汗甩在對方身上,他蹦蹦跳跳的來到攤飯面前,還在挑選口味時朱正廷先行結帳了。

 

        兩個人坐在商場的休息區,多的是閒情逸致慢慢逛街挑選,朱正廷把兩人臉上帶著墨鏡一起吃冰淇淋的照片發到了朋友圈裡,引起家裡的兩位小朋友憤怒從火山口爆發。

 

        「帶巨農出去卻不帶上我們!」

        「太過份了!我明明也是弟弟!」

 

        「好了好了,你們別鬧騰了。」蔡徐坤一臉頭大的安慰兩位成員,手裡發條訊息要他們趕緊別太晚回到家裡,還順便交代家裡牛奶沒了,要朱正廷買家庭號的牛奶回來放,用公事公辦的態度說服了兩人。

 

        [ 19 : 30 P.M. Lil Ghost ]

 

        當王琳凱走下樓的時聽見范丞丞和黃明昊的抱怨,理所當然的他也看到那條朋友圈的動態消息了。

 

        在他們出門前往商場沒多久,王琳凱才剛從午睡中夢醒,要找小兔子陪練rap,但人已經消失的不見蹤影,連一大早鬧鐘也是被陳立農按掉的,放任休假日他睡到不醒人事。

 

        「嘿,兄弟!」王琳凱對他們比了個手勢一個人先行進到廚房料理,他拿出了吐司開始佈置內容,像個藝術家一樣描繪五顏六色的醬料,在放入不同的食材參雜成大雜燴。

 

        這時陳立農與朱正廷提著大包小包進到房裡,他們購買了各式各樣的火鍋料,準備一起享用火鍋大餐,卻聞到廚房難聞的燒焦味道。

 

        「誰在用廚房?」陳立農捏住了鼻子難受的走進廚房查看,看到平底鍋上的吐司,他臉色又更難看了一點,抱著肚子有點乾嘔。

 

        怎麼辦呀?小鬼在做黑暗料理嗎?

 

        「走一步算一步囉?」王琳凱撇向陳立農的眼神吞了吞口水,給對方一個安心的神情將火熄滅,他用盤子迅速接上再推託給陳立農,要他交給朱正廷吃。

 

        你問在那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
        陳立農難為情的答應了,朱正廷在吃下肚以後總共肚子痛了三天。

 

        你問小鬼到底加了什麼醬料在裡面?
        小鬼把所有看得見的醬料都加進了吐司裡,其中還包含了山葵。

 

 

        《完》

 

        0610南京場和0708濟南場的腦補。
        這個系列完結了!好開心!

明天參加親戚的慶生聚餐不會更新。

 

        感謝閱讀,祝福今日的你也能有個好夢。     雲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