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上升真人
        *設計師坤x貓奴農

 

        陳立農領養了一隻波斯貓,為此他們還特意找了一間可以飼養寵物的租屋處,基礎的設備都很完善,兩房一廳包含衛浴廚房齊全。

 

        起初對於家裡突然多了一個小伙伴,蔡徐坤沒有做出任何感想,只要讓小兔子感到開心,他也就願意去做而已,陪著陳立農去書店找養貓相關的知識大全,最後到領養中心把貓咪領回。

 

        「就是牠了!」陳立農抓住他的衣角克制不住內心的興奮,一雙烏溜的大眼閃爍著星星指著前方一隻白色的波斯貓,貓的毛蓬蓬的像一團棉花糖,厭世的神情看起來不太討喜。

 

        「確定了?」蔡徐坤瞧了一眼貓的模樣,不太能體會陳立農所喜愛的價值觀,湊近仔細打量了那隻貓咪許久,不待到反駁陳立農已經拉著他的手用一眼苦苦哀求的臉龐,不停大力地點著腦袋瓜。

 

        「確定了!確定了!」
        「那就領養牠吧。」

 

        蔡徐坤瞇起眼來不清楚小孩葫蘆裡賣著什麼藥,一答應後陳立農開心的跳了起來,驚動到一旁熟睡的小貓咪,他緊張兮兮的望向蔡徐坤,臉上寫滿著不知所措與貓咪道歉,逗得蔡徐坤一笑一揉的把一人一貓帶回家裡。

 

 

        他們找的租屋處基本坪數不大,也足以容納的下兩人一貓的起居生活。

 

        屋內空間以白色作為主軸顏色,陳立農對室內設計不感興趣,只覺得能夠住得方便舒服,離工作的地方不遠又能休息就好。

 

        「農農,你覺得這個怎麼樣?」

 

        但他的枕邊人可不這麼想,蔡徐坤認真考慮著廠商給的樣本,蹙起眉頭來將手靠在下顎上摩娑,像是在決定一項重要的合作案一樣嚴肅,一手遞了過來選定好的樣式,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寫著要求更改的需求。

 

        「坤坤,我覺得很完美。」

 

        陳立農瞄了一眼樣品本上的內容,差點沒有當場暈厥,他勉勉強強的擠出一個善意的謊言,還比了一個拇指增加說服的強度。

 

        蔡徐坤看陳立農不反對還刻意配合,溫熱的手掌輕輕摸撫著後腦勺的位置笑著,最後房間款式依照個人美感,從設計到擺放空間一切都由他親手包辦搞定。

 

        畢竟是要共同居住,蔡徐坤不希望都由他決定一切,客廳那張木製的桌椅是某次蔡徐坤硬拉著陳立農一起開車到去傢俱行挑選的。

 

        「小喵要乖喔,爸爸出門一下馬上回來。」陳立農撸著貓咪的長毛笑得連眼裡都是牠,終於放開遲遲不肯鬆手的白色波斯貓,長毛貓掙脫了他的懷抱像是重新獲得自由的飛鳥,甩甩身子整理了貓毛優雅地揚長而去。

 

        波斯貓的名字叫小喵?家裡的狗叫黃寶?蔡徐坤靠在門口的牆邊強忍住嘴角的笑意,這取名字的品味真由他的了。

 

        在離開租屋處前,陳立農還念念不捨地回頭觀望白色波斯貓,一舉一動成為焦點的長尾貓,似乎一點也不在意緊逼的視線,依舊悠悠哉哉地窩在一旁給牠買的草莓窩裏邊休息。

 

        「小喵沒事的,該走了。」蔡徐坤將他的胳膊拉往自己的胸前,看了一眼陳立農手上的錶,提醒時間上差不多該出發了。

 

 

        傢俱行離租屋處有段距離,在待到抵達之前小兔子已經在一旁副駕駛座上睡得不醒人事,早早進入夢鄉的陳立農嘴旁還留有口水印上的痕跡,安安穩穩的把身子窩到靠近蔡徐坤的一旁,低頭喃喃自語說著天真的夢話。

 

        「坤坤。」


        全神貫注在開車上的蔡徐坤,突然聽見陳立農的呼喊,用餘光視線望了過去,陳立農睡得正熟也不清楚到底夢見什麼,他順勢一手把毛毯往上一拉,以免陳立農感冒。

 

        「我們去吃烤魷魚!」

 

        驀然間陳立農從副駕駛座一喊,像是醒了過來般又在下一秒後立即入睡,驚悚程度高的讓蔡徐坤差點把整個方向盤都甩了出去,鎮定完神經狀態後才過完這一段有驚無險的路。

 

        「醒來了,農農。」蔡徐坤確認身上攜帶的物品,繞過他的前方將安全帶給卸下,輕輕搖醒還在夢裡冒險的陳立農並一同下車。

 

        蔡徐坤是這家傢俱店的常客,常久以來具有合作關係,老闆熟識面孔趕走了服務生熱情款待茶品,遞上幾個比較新款的樣品目錄上來。

 

        「我要黑色的。」陳立農揉著眼睛還未完全醒來,剛剛在車上睡了一覺還夢見了和坤坤到台灣夜市逛街吃美食的畫面,懶惰的連目錄看都沒看一眼,整個身子軟呼呼的靠在蔡徐坤的身上。

 

        其它顏色都不酷,只有黑色才配得上MAN帥有型本人啦。

 

        「陳立農。」蔡徐坤故作輕咳了幾聲瞄了一眼他的反應,滿意地看著小兔子豎起耳朵慌手慌腳,伸出一手讓陳立農站穩步伐,得逞的笑了出來挑挑了左眉。

 

        「要是選黑色的,很容易看得出貓毛。」

 

        陳立農不開心地噘起紅潤的嘴唇,明白蔡徐坤只是逗他玩沒有生氣,卻還是因為沒發脾氣感到安心,給足了面子最後一刻妥協地選擇了白色防貓捉布的木製桌椅。

 

 

        做什麼事情都一定要達到完美的人,不到幾天就把這件事按表進度完成,簡約潔淨中帶有一點都市感的韻味,明亮寬敞的租屋處有著一面玻璃牆,除此之外還添加了一個充滿生機綠意盎然的小陽台,擺放著他去花市購買回來的玫瑰百合。

 

        當蔡徐坤心滿意足地望向他的得意之作,陳立農卻在一旁的沙發上與友人分享他所養的貓咪。

 

        「長靖你看,這是我的新朋友叫小喵。」這是第n百次開頭語錄,陳立農開心的撸著貓毛與朋友視訊介紹長尾貓。

 

        「這隻貓也長得太厭世了吧!你怎麼會領養牠啊!」尤長靖毫不客氣的批評貓咪的外觀長相,東挑西挑的講不出半個優點。

 

        「就、就很可愛呀,他還是隻殭屍貓呢。」

 

        陳立農支支吾吾的回答問題,想到整天不是窩在沙發上平躺,不然就是窩在草莓屋裡玩耍的貓咪,眼角餘光瞄到了蔡徐坤的表情,又轉回鏡頭上笑嘻嘻的把貓抱入懷裡。

 

        蔡徐坤打算收回那句養貓無所謂的話,自從這隻貓來到家裡,他就沒有什麼身分地位。

 

        他走向沙發長毛貓察覺到了氣氛詭異,聰明靈巧的用小肉掌掛掉視訊,跳開陳立農的懷抱,窩到一邊不會被波及到的位置上,戰戰兢兢的盯著火線,還是識相扭頭離開。

 

        「欸?你去哪裡?」陳立農將斷了視訊的手機放在一旁透明桌上,眼裡追逐貓的影子,牠跑到了沙發的角落邊窩著,正要起身去抱回貓咪又被拉了回去。

 

        「為什麼要醬?」

 

        陳立農的那句話不知道對誰說的,是逃跑回貓窩裏的小貓,還是身旁帶有玫瑰香味的大型貓,蔡徐坤貪婪的摩娑他的後頸,單手霸道的把人抱入懷裡,他整個人不安份的亂動被髮絲撓的笑咯咯的。

 

        「為什麼要養那隻貓?」蔡徐坤一字一句都聽起來像埋怨,可憐的像被遺棄在路邊依然高貴不染的貓,不友善的眼神厭惡一瞪向在窩裏的貓,手裡緊握的力道又加重了些。

 

        「幹麻跟一隻貓吃醋啊?」


        陳立農哭笑不得的望向世界級別的醋筒,看蔡徐坤別過了頭悶悶不說話的樣子,主動戳戳了白皙又帥氣的臉蛋,柔軟的觸感一上手便停不下來。

 

        「陳立農,你要補陪我。」蔡徐坤握住那隻調皮的手湊了過去對方的臉前,先是蹭了蹭鼻尖又是咬了咬吹彈可破的臉龐,像是貓一樣輕輕啃咬紅著的耳根。

 

        有什麼好爭的,當初就覺得小喵像你才帶回來的呀。

 

        「什麼啦,你很幼稚耶。」陳立農笑笑的用手擋著攻勢,不客氣的回捏臉頰,從蔡徐坤的後背回抱攻勢。

 

        殭屍貓在一旁看得震懾,火速逃離案發現場,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完》

 

 

        -後續事件-

 

陳立農:小喵跑去哪了呢?(疑惑,到處尋找)
蔡徐坤:偷懶去了吧。(冷哼)
陳立農:坤坤!拿飼料出來!
蔡徐坤:(認命的拿出飼料)

 

 

        篇名小巧思不知道有沒有傳達出去。

        新歌真的很好聽,馬上循環播放了,
        也期待農農的作品了,祝福坤坤生日快樂!

 

        最後感謝閱讀,祝福今日的你也能有個好夢。     雲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