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關係
        *勿上升真人
        *祝福阿青小可愛生日快樂

 

        事先查了寢室坪數與入住人數,房間不大一房一共入住四個學生,說是寬敞也算不上,是一般男同學足以使用的空間,說是擁擠又太過頭了,還有多餘的角落能夠做伸展活動,學生們的評價褒貶不一。

 

        臨近申請宿舍截止的最後幾天,是少年在白花花的芒草海裡的自僝自愁。

 

        住慣了家裡的KING-SIZE床鋪,過膩錦衣玉食不愁吃穿的日子,及擁有一間情有獨鍾的書房。

 

        與他共渡過好幾個星空下浪漫的日日夜夜,他們一路向北顛沛流離,漫步在冷風黑夜裡獨留下的街燈旁休憩,拋開所有行囊忘卻曾經所有的,共同拔腿逃離沾染烏黑不清的世間塵囂。

 

        遍遍閱讀幾次視如珍寶的書籍,林彥俊每次都得到有所不同的反響,有時候還會對於世界感到迷茫,不經意懷疑他所認知認識的世界,是不是連宇宙塵埃都不到那麼一點。

 

        藉由成天泡在書鄉短暫拋開人世中的虛華不實,也考慮過是否要學著獨立出去與人交談闖蕩天下。

 

        林彥俊倚靠在枕上身子舒適地包覆在柔軟棉襖裡,他翻查手機裡每項資料詳細閱讀過後,盤點不願住宿的以下幾點因素。

 

        第一點考慮到處女座潔癖的天性,可能承受不住別人骯髒,或不打理好衣裝的邋遢模樣,林彥俊還不想當個住在海邊的,隨時控管別人的生活起居。

 

        第二點來講他有個壞習慣,寧願對書反覆瞭解彼此互相談情說愛,也不願與不熟識的對象勉強交談。

 

        最後的第三點是他的衣服比常人多上許多,搭配時裝對林彥俊來說是種閒情逸致,喜歡慢悠悠的在早晨伴隨鳥鳴聲靜靜挑選,漸漸地養成了他獨特的興趣,寢室的衣櫃可能容納不下。

 

        最後林彥俊果斷放棄住宿的選擇,距離學校遙遠也不方便通勤。

 

        林彥俊死氣沉沉的低著頭,冷靜的臉龐蹙起眉心像,又陷入一陣沉思當中,率先打斷他煩惱的是陳立農傳來的訊息通知,沒過幾秒接連響起幾聲,再來直接收到對方的通話打了進來。

 

        『阿俊學長,你填住宿了沒有?』陳立農接通後立即劈頭一問,他向來不拐彎抹角,把要解決的事情擺在前頭,明明年紀輕輕卻給人成熟穩重的印象。

 

        他與陳立農認識是在一天夏日炎炎的午後,那天尤長靖興致高昂的拉著他介紹社團裡最得意的小學弟,林彥俊本覺得沒意思陪著朋友瞎混,抬頭撇見一眼,便記住了那人的笑容。

 

        在艷陽高照的六月天裡,他沒被澆熄行動力的熱氣給衝昏,沒導致乾柴引發烈火那麼過頭,淡淡的怦然心動似迎來像是沐浴過後淡淡柑橘味道。

 

        「不打算。」林彥俊簡單明瞭回覆對方的問話,少年溫暖的嗓音如春暖花開般融化寒冬裡的冰山,親暱的稱呼並沒有造成他的不適,像是極其自然的事。

 

        暫且把眼前的煩惱放置一旁,林彥俊拿起床邊木製檯桌上的書,心不在焉的閱讀著內容看到一半的篇章。

 

        『那你對合租有興趣嗎?要不要一起合租?』陳立農抓緊了時機窮追不捨緊接提問,從嘴裡說出的話已經覆水難收,害羞的舉動連自己都快要發瘋,不安地在電話另一頭一邊來回行走。

 

        「好啊。」林彥俊馬上答應,嘴角掩飾不住的笑意連自己都沒有發現,早就忘記前面到底讀了些什麼,又把書籤移回到通話前標記的位置。

 

        答應的時間快到連眨眼都來不及反應,陳立農在另一頭傳出巨大聲響,刺耳的讓林彥俊將手機拿遠了一些,出於一片好心還是拿回來問了一句。

 

        「陳立農,你沒事吧?」

 

 

 

        合租的事情很快敲定日期下來,約定了時間與他一起看房型,林彥俊覺得自己的要求不過份,只在聊天時強調金錢不是問題,要有服裝間、有書房,還有獨立衛浴空間就可以了。

 

        林彥俊不曉得光是這些條件,就讓陳立農在合租網站上泡上一天,找得一個頭兩大的痛苦不堪,最後挑了一間負擔不起費用,卻滿足他所有需求的合租公寓。

 

        合同當天走完所有程序,林彥俊負擔了較多費用的那間臥室,又騙陳立農合租的費用,足足減少了幾千塊還幫人保管合約,共同領域除了客廳、陽臺還有書房的部分,其餘的地方皆為私人領域不得隨意進入。

 

        「阿俊學長,我不會進到書房的。」陳立農想起尤長靖曾經對他抱怨過林彥俊的潔癖程度堪比他的愛書成痴,站在一旁像個小傻瓜一樣笑著對天發誓。

 

        後來想到怕林彥俊誤會他不唸書,陳立農揮了揮手積極解釋,感覺只要在林彥俊面前他的穩重直接化為虛有,尤其理解能力更是降低到失態的地步。

 

        「我聽長靖說你不喜歡別人碰你的書。」

 

        林彥俊先是疑惑一會又隨之理解,肯定是合租的事情傳到了尤長靖的耳裡,吩咐陳立農要多注意一些事情,他絲毫不在意對陳立農的行為,伸上手捏捏了對方肩膀漾起好看的酒窩。

 

        「不用緊張,別聽他胡說。」林彥俊安撫他失控的情緒,看他像隻怕生的小兔子還未習慣彼此間的距離,表情寫上滿滿的困惑,在解釋後頃而間一哄而散的感覺讓林彥俊莫名的愉悅。

 

        「以後不用多叫學長,像叫尤長靖那樣就好。」

        溫熱的手掌輕柔地摸撫著髮絲,像是討好般一遍遍疏齊。

 

        說完以後林彥俊回到了房裡,留下陳立農獨自一人站在原地傻愣愣的點點了頭,嘴裡反覆練習林彥俊三個字如何稱呼,回頭到自己房裡向尤長靖抱怨為什麼要欺騙他的感情。

 

 

 

        開學後的生活逐漸步上軌道,他們各自有各自的生活圈要忙,陳立農除了上課以外還接了幾份打工,三天兩頭不在公寓裡連影子都見不著,直到待到夜裡才歸來。

 

        剛開始林彥俊還會打電話關心詢問狀況,後來得知陳立農在上班時不能使用手機他就再也沒打過,本來想碰碰運氣到店裡探班,又擔心給對方添麻煩也不敢嘗試。

 

        久而久之林彥俊習慣在買晚餐的時候多買一份放進冰箱裡,冰箱上貼張紙條說明,等到陳立農回來可以自己熱來吃。

 

        「不需要這樣啦。」陳立農推託好意解釋狀況,雖是這麼說還是好心的收下了對方的好意,其中一份大夜班是在便利商店打工,每次都有堆積如山的過期食品等著他帶回來吃,根本不需要林彥俊大費周章幫他買。

 

        「都這麼不健康了,還吃過期食品。」林彥俊聽了倒抽幾口氣看向窗外的藍天試圖打破現實,顯然並沒有太大的效用,他乾脆一點敲了敲陳立農的腦袋瓜警告他身體狀況。

 

        「要不然我來雇用你打掃公共區域算了。」

 

        不知哪來的天外飛來一筆聽得陳立農笑到眼眶泛淚,手肘撞了撞他的腰部說著道謝,沒想過看起來如此認真的人說起胡言亂語來是多麼好笑。

 

        「陳立農,笑我。」林彥俊其實語氣篤定也很認真,見他不看成一回事也就當作玩笑帶過,一臉笑容的亂揉一把對方的髮絲。

 

        陳立農有那麼一轉念,懵然是不是他們只要在一塊,智商共同下沉的速度,如撞上冰山後急速下沉的船隻,悲壯犧牲成歷史上名留青史的片段。

 

 

 

        再來的幾天林彥俊都會在客廳沙發上看書等他,陳立農回到家把心愛的AJ整整齊齊擺放進鞋櫃裡,揉著眼睛再看向牆壁上懸掛滴答滴答的時鐘上,確定是凌晨三點鐘沒錯,那這個人怎麼會在這,現在打工完滿身疲倦的人毫無頭緒。

 

        「彥俊?還沒睡嗎?」

 

        清澈的聲音打響了夜裡的寧靜,陳立農掛上有些厚度的大衣,一屁股坐在他的身旁,書皮上橘紅色的黃昏與現在外頭黑鴉鴉一片的夜空截然不同,富有寓意希望的風箏在天空隨之飄盪,如同他的心裡的一葉扁舟激起湖面漣漪。

 

        「看得太著迷,沒注意到時間。」林彥俊假裝看了一眼時鐘撒了一個謊,慌了心的手撚著書頁的邊緣,早在陳立農進門過後注意力集中不上書籍內容。

 

        陳立農瞇起眼來又望了一眼時鐘,聰明的他沒有相信對方的話,更沒有花費力氣去拆穿謊言。

 

        這麼多天林彥俊都是看書入火著迷沒去房裡睡覺,那可能是唬小孩乖乖上床的話術,誰都知道他向來看書不挑時間。

 

        陳立農留了一個空間給他盡情發揮,悄咪咪的望向心無旁鶩的側臉暗自竊喜,夜光照耀下的臉龐菱角分明,讓時間靜靜的流走好像也不帶後悔。

 

        「陳立農,你是要看多久?」林彥俊終於沉不住氣一臉推開陳立農的臉頰,一字一句咬牙切齒的說,對於沒有被拆穿他心存感激,但也不需要用精神折磨他。

 

        「可能可以看一世紀那麼久。」

 

        陳立農的回覆像是平常林彥俊對他開玩笑一般,笑起來陽光讓人錯以為現在是白天並不是黑夜,彷彿回到那年的六月天裡的夏季,心裡的悸動卻是別於那年見到他的心情,內心裡騷動的火澎湃燃燒。

 

        「你是傻噢,哪裡學壞了?」

 

        林彥俊頓了頓放下了書本,掀起陳立農的瀏海確認人還正常沒有發燒,黑色的眼眸如出一轍像湖水般清澈,伸手拍拍了他柔軟的雙頰林彥俊笑了出來。

 

 

        變天的夜裡一點甜,是他精心設計的一齣橋段。
        甜而不膩的內心戲,是他與他都戒不掉一種癮。

 

 

        《完》

 

 

        日久生情系列,看待彼此的模樣是不變的。
        可是變得是他們倆內心的感情。

 

        感謝閱讀,祝福今日的你也能有個好夢。
        此外也由衷祝福全天下的夜貓子都能調整回時差。

 

        感覺認識阿青也沒多久的時間,可是聊起天來卻像熟識的朋友。
        謝謝你和苦瓜不厭其煩的耐心教導,能夠認識你們我很高興。
        祝福你在未來也能夠好好的,每天保持正能量開開心心的。
       
       
阿青,生日快樂。

                                                                                                雲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