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上升真人

 

        坤農塵蟎過敏

 

        NPC的日常生活裡缺少不了老大時時刻刻地警告,尤其是在床鋪上極為嚴重,神聖的空間被蔡徐坤用薄紗佈上一層簾子,床鋪周圍堆滿粉絲所送卻還未拆開塑膠袋(塑料袋)的抱枕與玩偶。

 

        他們把這件事情作為大冒險輸的人要去挑戰的事項,范丞丞再第N次命運捉弄下又抽到了籤王,只好摸摸鼻子上場挑戰佔領老大的床位。

 

        范丞丞躡手躡腳的在門口看了許久,終於下定決心邁腿奔跑,卻被當場敏銳的蔡徐坤察覺後抓起後衣領質問。

 

        「范丞丞?你想幹麻?」

 

        在門外偷看的集體宣布作戰失敗,重新抽了一遍第二輪的籤,是陳立農抽中這次的籤王,大家像是知道結果無趣般皆鳥獸散,只剩他獨自一人站在原地。

 

        「什麼嘛,不好玩。」陳立農窮極無聊的走到坤坤的床邊自然坐下,與蔡徐坤抱怨團員們都不讓他好好的玩遊戲。

 

        「又在玩那個無聊的遊戲?」蔡徐坤嘆了一口氣也一併坐在他的身旁,一把抱住陳立農向後躺。

 

        「以後叫他們別犯蠢了。」他的床是只有陳立農才能碰的。

 

        丞農食物過敏

 

        最近的范丞丞不太對勁,不與他打遊戲就算了,連東西也都不吃了,整個人都病懨懨的抱著獨角獸躺在床上休息。

 

        「丞丞,要不要吃洋芋片(薯片)?」陳立農試探性的將洋芋片(薯片)放在范丞丞的眼前,像是姜太公釣魚一樣等待人上鉤。

 

        「巨農,我對洋芋片(薯片)過敏。」范丞丞吞了吞快要流下的口水,又捏了捏肚子上逐漸成長的贅肉,忽視自己閃閃發亮的眼眸,一臉正經的和陳立農撒謊。

 

        「可是我上次才看到見面會上,你吃了粉絲送的洋芋片耶?」陳立農對他的話提出質疑,范丞丞像是心虛別過了眼神。

 

        「那我就把你的零食吃掉囉。」

 

        陳立農晃晃手裡所剩不多的洋芋片(薯片),一手獨享美食轉過身洋洋灑灑地離開范丞丞的房間,房裡留下欲哭無淚正在控制飲食的范丞丞。

 

        花粉過敏

 

        宿舍外的小花園是由朱正廷精心打造,原本沒有打理過的庭院像是荒郊野外一般雜草叢生的景色,蛻變為綠意盎然的小空間。

 

        又到了定期澆花修草的時間,朱正廷在大熱天下依舊戴著口罩沒有摘下,陳立農來到身旁關心遞上飲用水。

 

        「正正不熱嗎?」

 

        收下心意的朱正廷忘了自己花粉過敏,一摘下喝水立即打了一個大噴嚏,無法克制過敏的他連續點頭打了好幾個。

 

        「還好吧?沒事吧?」陳立農在一旁擔憂問道,終於明白為什麼每次朱正廷都要戴口罩保養植物,趕緊幫忙戴上口罩,一邊催促朱正廷快點回到室內休息。


        「沒事沒事,我不要緊。」

 

        朱正廷被人推入室內,客廳只有安靜的空調聲與兩杯泡好溫熱的草莓牛奶,一杯喝到一半的位置上是陳立農剛剛坐的地方,那裡正好可以透過落地窗欣賞庭院整個美景。

 

        異農鼻子過敏

 

        Los Angeles早晨的陽光過於耀眼,透過酒店裡的玻璃窗灑進室內裡,卻被對面的大樓遮住了一半形成陰影,窗外皆是高樓聳立的市政大樓一棟棟肅立著氣派輝煌,陳立農難受的窩在床邊擤鼻涕已經將近半個鐘頭。

 

        「子異,這是正常的嗎?」陳立農看著床邊小書櫃上被自己堆滿鼻涕包的衛生紙(紙巾),又拿了一張衛生紙(紙巾)起來擤。

 

        「你鼻子怎麼紅成這樣?」王子異強忍住嘴角上升的笑意,他來到了陳立農身旁捏住了他的鼻子。

 

        「像個麋鹿似的。」

 

        皮膚過敏

 

        從前到現在只要溫度變化過大,王琳凱身上就會跑出莫名其妙的疹子,這件事情困擾他許久,也沒有真正去解決過問題。

 

        在一次表演結束的晚上,王琳凱洗完澡習慣性裸著上身進到房裡聽歌,被眼尖的陳立農給發現了他身上的紅疹。

 

        「小鬼,你皮膚過敏嗎?」

 

        王琳凱還沒應答對方,冰涼的觸感從背部延伸至片面一整區塊,他往後一看,陳立農手裡拿著冰涼的藥膏均勻替他塗抹。

 

        「對啊!我皮膚過敏啦!」王琳凱放任他繼續為他上藥膏,幼稚地學著在他嘴裡變調的口音,沒幾分鐘背部招到小傢伙一陣重擊讓他吃痛一聲。

 

        「好了啦!快點去睡覺!」陳立農的話從背部傳來,語氣抱怨又像是繽紛的五彩糖甜而不膩。

 

        「是、是──早點休息。」王琳凱敷衍地回了聲,爬回到上鋪的床裡不自覺輕勾著微笑。

 

       單純潔癖

 

        「書不准動。」林彥俊坐在寢室床邊瞄了一眼作賊心虛的小孩出聲說道,陳立農對自己誓約又拿起一旁他吃到一半的小麵包。

 

        「小麵包不准吃。」林彥俊嘆了一口氣站起身來,眼眸看向時鐘暗示他現在已經晚了,再吃對胃不好會造成負擔。


        「定型液不准碰,髮型不適合。」

 

        陳立農不死心又轉身要拿走桌上的定型液,這次被林彥俊重重的無情抨擊,他垂頭喪氣的回到床邊休息失去了意志。

 

        「接好,這個不准說。」

 

        天空中突然間出現拋物線,手裡多了一顆平時他愛吃的糖果,陳立農望向林彥俊眨了眨眼把糖含入嘴裡,甜蜜的味道從嘴散開慢慢侵蝕味蕾的是淡淡的柑橘口味。

 

       尤農奶茶過敏

 

        「農農,你不是最愛喝珍珠奶茶嗎?」尤長靖在逛街結束後會合時,手裡多帶了一杯珍珠奶茶。

 

        陳立農撇了一眼上頭的LOGO,並不是常喝的那家,搖搖了頭露出微笑拒絕說道。

        「長靖你喝就好,我對奶茶過敏。」

 

        賈農過敏性氣喘

 

        「農農,你知道嗎?」黃明昊在走路當中搭上陳立農的肩膀,一本正經的像是要說件重要的大事。

 

        「知道什麼?」陳立農對於他的行為已經是習以為常,繼續向前邁步回應問話。

 

        「我買了個枕頭送你。」
        「什麼枕頭?」

 

        黃明昊攔住了他的路,兩人距離靠得很近,不清楚他要幹麻的陳立農,只是充滿疑惑回應,下一秒陳立農的腦袋瓜被按入肩膀一側輕輕靠在胸膛附近。

 

        「很爛耶你!」陳立農知道自己又被當作土味情話的犧牲者,嘴裡說著吐嘈卻笑的一抽一抽地像是呼吸不過來一般。

 

        「好了好了!不說了!免得你笑到氣喘發作!」黃明昊識相的拿出藥劑擔心那人真的發作,在一旁隨時準備著,一路擔憂跟隨了一整天。

 

 

        《完》

 

 

        突然腦洞的段子,寫得很開心。
        感謝閱讀,祝福今日的你也能有個好夢。         雲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