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向
        *勿上升真人
        *祝福8/24制霸生日快樂

 

        A.

 

        校園鐘聲敲散教室內死氣沉沉的氛圍,老師不放過最後一點上課時間,在鐘聲倒數前抽籤要同學上台回答問題,學生們躁動不安壓抑著想下課的情緒,終於在老師解說完畢後放下粉筆才從催眠般的聽講裡解脫,重新獲得救贖一窩蜂地往外頭跑,包括陳立農也不意外,和朋友們三五成群勾肩搭背一起到操場上打球。

 

        本來陳立農也擔心一個人上來台北唸書,像是每一位剛踏入高中生涯的學生一樣,到新環境難免會有些擔憂,帶一份與班上同學混熟的期許進到班級裡面,好險班裡的人都很好,他也很快就和同學打成一片。

 

        陳立農就像普通男孩一樣,有時候調皮搗蛋喜歡玩耍,認真做起喜歡的事情來又格外用功,興趣是熱愛打籃球。

 

        分別不同年級的學生擠滿了下課後的操場,籃球場地因為下課遲了幾分鐘都被高年級佔去,范丞丞沒趣地坐在大熱天的地板上,灼熱程度和陳立農偷偷載他騎車時的坐墊不相上下,差點罵出了聲髒話。

 

        陳立農看了一眼范丞丞絲毫不客氣地大笑,想到了不需要爭吵還能兩全其美的方法,上前和高年級商量場地問題,沒想到對方不但沒有發火,還很快一秒點頭答應。

 

        「你到底怎麼說服他們的啊?」范丞丞站起身雙手撐在後腦杓後方,小聲在陳立農耳邊說道。

 

        「就──鬥牛呀。」陳立農拉筋暖暖身子來回運球上籃,轉身向他微笑回應道,大剌剌的展露兩排整齊的牙齒,笑容像是太陽花一樣開得燦爛。

 

        少年們在夏日豔陽底揮灑青春,兩隊分數不分軒輊,慢慢進行到白熱化的階段,比賽成為操場上眾所矚目的焦點,不少同學在一旁觀看打氣加油,連圖書館內的同學也收到訊息。

 

        「你聽說了嗎?高一學弟們在和高三籃球隊的學長比賽!」女孩們稀稀疏疏的談話聲迴盪在走廊上,溜進了在一旁看書的管理員耳裡。

 

        「這裡是圖書館,大聲交談請出去外面。」圖書館管理員闔上了書籍走向前宣導,語氣像是下著雨冰冷的冬天不帶一絲溫柔,沒有理會女孩們錯愕的反應,面不改色的回到位置上。

 

        「那是誰啊?他憑什麼這麼兇?」其中一位女孩事先反應過來,以莫名其妙的眼神投射過去,不安地捲著及肩的長髮說道。

 

        「趕緊走了啦,是高三的林彥俊學長,圖書室的管理員。」常常進圖書館同行的女孩拉了拉她的袖子,按按肩膀緩和了情緒勸說離開。

 

        厚重的木製大門關上造成老舊聲響,圖書室回歸到靜謐的空間,只剩下指尖觸摸書籍翻閱頁數的沙沙聲,光透窗打進了室內照亮昏暗的書室,林彥俊側著稜角分明的臉龐望向窗外,外頭整潔的康莊大道種滿綠意盎然的嫩葉,遠處的男孩在操場上一眼就能輕而易舉發現蹤影,他坐在空調前抿了抿乾燥的嘴唇露出淡淡的笑容。

 

        轉開水瓶品嚐熱茶的霎時間,紅色物體硬生生的闖入眼眸,以驚人的速度凍結了林彥俊的動作,震懾在原地發愣手裡的茶還翻倒了一地,慌張失措地確認書籍有沒有沾到打翻的液體,好險沒有遭殃讓他鬆了口氣。

 

        窗子被以百米速度跑來的陳立農給打開,熱氣像是男孩闖入眼簾一般從外頭衝了進來,原本笑口常開的臉蛋蹙起眉頭臉難受的皺在一塊,好似真正被燙到的才是他一樣。

 

        「學長!你沒事吧!」陳立農把方才飛來的物體遺棄在一旁乾著急,隔著窗子慌了手腳,實際上卻也幫不上什麼忙,他拿起球走向操場幾步一個用力把球砸了回去場內,和范丞丞說了一句不打了跑回窗前。

 

        林彥俊這時才看清飛過來的是顆籃球,便心底慶信過去做決定的他,沒有因為空調太強選擇開窗透風,而是拿起方便索取距離的水瓶喝一口熱茶。

 

        「沒事,不要緊。」林彥俊擺了擺手要他別放心上,一抹淡淡的笑容要他安心一點,這種燙傷對他來講簡直是無傷大雅,書沒事才是他所關注的重點。

 

        陳立農望向林彥俊張大了嘴呆呆地站在窗外,像是下巴要落地一般的誇張程度,對林彥俊的八卦經常是班上同學們家常便飯的熱門話題,相關的謠言被傳得滿天飛,他也多少聽聞略知一二。

 

        其中一項謠言就包括林彥俊學長是個冷面笑匠,這麼看來也不是謠言所說的那樣,明明笑得很好看,酒窩也若在恰好處的位置。

 

        「陳立農?」

 

        他身手敏捷翻了窗子還順勢恢復到原本關上的模樣,不顧林彥俊出聲阻止或是制止前行,留下還未閱讀完畢的書籍,陳立農拉著林彥俊的手腕穿越走廊人潮,來到水喉面前替燙傷的手沖洗冰水。

 

        「你神經病啊?」林彥俊看著左手被對方緊攥著不放,沒有生氣的情緒反倒是被逗樂笑了出來,白皙皮膚上頭的紅漸漸被水沖淡,卻沖不散眼前那人漲紅雙頰的臉龐。

 

        陳立農低下頭關上水喉裝作沒事別過了頭,沉思半晌說不出半句解釋為什麼他要這麼做,打算胡亂蒙混過去,「……傷口要好好處理。」

 

        林彥俊一掌溫柔的輕揉他低著頭的髮絲,有著陽光薰陶過後太陽的味道,不是那麼的討厭。

 

 

        像是沒有劇本毫無頭緒闖入他的世界裡的男孩一樣,林彥俊並不討厭。

 

        那倒該說,他不訝異。

 

 

        B.

 

 

        林彥俊對陳立農的初印象停留在新生報到那天,男孩在上台演講前打理襯衫,注重服裝整潔的他連扣子最上排的部分也牢牢扣緊,說話前緊張的嚥了嚥口水把背起的台詞婉轉如初發表模範感言,清新且涉世未深的單純模樣,就給了他一個很大的好感。

 

        他們從未主動搭話,就像多數走在路上也不會回頭招呼的陌生人,只知道陳立農能夠上台演講成績一定不算太差,不知從幾何時林彥俊開始透過班上同學們頻頻討論陳立農的對話來認識他。

 

        「一年級的學弟陳立農真的太可愛了,打籃球的時候汗如雨下像極一隻汗腺發達的兔寶寶。」

 

        所以林彥俊知道陳立農喜歡打球,而他正好身為一位管理員,熟知圖書室的哪個位置能夠欣賞到球賽大局,從此以後那成為了他看書的絕佳座位。

 

        「還有笑起來的樣子,可愛的討喜。」

 

        所以林彥俊在所認同這點不過,在看書的閒暇之餘觀察陳立農的一舉一動,他曾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可恥,埋入書海裡想把感情的悸動灰飛淹沒,同時卻總是目不轉睛地對少年的笑容貪婪。

 

        有時他也會有陳立農往圖書館回望的錯覺,少年像是不計酬勞的發送笑容,直到某次陳立農揮手向自己招呼,林彥俊才知道那不是錯覺,心底開心嘴角有些尷尬。

 

發生一次意外後總算真正認識陳立農這個人了,他們交換聯絡方式多次聊天,林彥俊再次刷新陳立農的印象。

 

        「阿俊外面好熱ne,我完全不想出去。」陳立農趴在圖書館裡的書桌上閉上眼睛享受空調迎來的風說道,側臉看向進入書鄉故事完全凝固不動的林彥俊,小孩無聊的晃了晃腳,癟嘴的唇紅潤嘟嘟的。

 

        從開始變得熟識的那一刻,陳立農就不叫他學長了,在怎麼要他改回稱呼,陳立農也只是說這是他們變成朋友的證明,林彥俊也懶得管隨意他叫。

 

        以往每天都能在操場上看見陳立農揮灑汗水的蹤影,現在則是時不時就來圖書館蹭空調找他聊天。

 

        「陳立農,你才幾歲?」林彥俊專注書本精彩內容無心回覆說道。

 

        你還不是每天都窩在圖書館裡嗑書。陳立農心裡默想,見對方忙碌的模樣,把剛剛的行為當作是自討苦吃,識相的在一旁安安靜靜乘涼。

 

        周圍平靜了下來回到最自在的空間,沒有開口繼續訓斥陳立農,林彥俊心無旁鶩地將所剩無幾的頁數看完,再次移轉注意到陳立農身上時,小兔子已經趴在書桌上,臉壓紅了手印一塊塊的,嘴邊流下口水呢呢喃喃著想吃的食物。

 

        「雞排、珍珠奶茶──阿俊我也要吃你的!」

 

        林彥俊查看附近的人,細緻白皙的手指輕放在唇上,要說夢話的人再小聲些,還是搖了搖頭揚起嘴角笑意,把身上的外套脫了下來蓋在陳立農身上。

 

 

        他真的不介意,不介意少年大搖大擺的闖入心房。

 

 

        《完》

 

 

兩人其實本來就互相認識了,
只是一直沒有機會正式見面。
契機出現時他們都沒有太過訝異,
像是理所當然走在一塊。

 

        祝福林彥俊生日快樂!

 

        最後感謝閱讀,祝福你今日有個好夢。 雲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