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意外地很順利的通過,幾乎沒有什麼怪物,有怪物也是那種無殺傷力一點不照成問題。

這是什麼魔法嗎?還是赤星藍月有某種魅力能驅散掉怪物?不可能啊,這件事情怎麼想都很離奇。

才正這樣想就發現有火屬性在右後方,我趕緊丟了一個魔法過去,卻發現被擋住了。

高等怪物?人類?但這個氣息確實不像人類的……

「赤星藍月,右後方有一隻怪物還不確定等級。」我一邊加快速度跟上她的腳步,為了偵測真確度差點就跟不上了。

「……什麼屬性?」還以為她不想理我,好險不是這樣問題,赤星藍月繼續的往前前進。

哇咧,你是咧瓜揮掐喔?(你在趕火車喔?)走這麼快……

「火屬性,對了這麼說還不知道你的屬性……」我跳、我跳、我用力跳,這樹枝沒事距離隔這麼是想累死誰啊?

「喔……」赤星藍月默默的回覆了一聲從口袋裡拿出一瓶藥劑……是水屬性的箭靶。

有屬性的箭靶?看起來好高級啊……賣出去一定會有不錯的價錢……

「你沒打算告訴我你的屬性嗎?」我拉個保險怕她會受傷我的方向一直在注意著右後方。

「期末有個人比賽,說了只是多出一個萬一。」赤星藍月停下腳步一箭就將高級怪物斃命,她撿了起物品丟往我的方向。

還沒反應過來,差點反射性的閃開,好險看清楚了東西……是高級怪物。

「等等妳幹麻啊!」我忍住我想吐的心情,畢竟它也是屍體久了之後可是會有臭味的。

「你仔細看高級怪物是什麼怪物。」赤星藍月指著我手上抱的東西,我看了一眼怔住了一會兒,她有些嘲笑的說道:「該不會想到錢所以昏過頭了吧。」

「這不是SS級的高級怪物嗎?不過是保育型的就這樣沒問題嗎?」我雖說這麼說但是還是一邊將怪物縮小到包包裡面。

「你都收起來了,怎麼會有問題。」赤星藍月用一種你在問廢話的表情望了過來。

「唉呦,反射動作嘛。」這麼一說赤星藍月像是不理人的樣子加速了好幾倍。

啊、啊--大人我做了什麼讓妳討厭的事情了啊?我無奈的搔了搔頭距離上次的那個地方只剩五百公尺。

「……就是這裡!」我停下了腳步朝前面,只是赤星藍月實在太快了不知道有沒有聽見。

我伸手往那片土地一揮,確定是自己做的魔法記號之後開始坐在地板上。

「剛剛不是還在嫌髒嗎?」赤星藍月挑起眉頭雙手抱胸輕輕的靠在牆壁稍微休息。

「沒辦法,這樣比較好凝聚……」我淡淡的道出,要更確定好的高級藥品就得這麼做。

經過了幾分鐘赤星藍月突然開口道:「怎麼,有什麼所以然了嗎?」

「妳那棵樹下大約一千多深的地方。」我站了起身,非常確定在這裡附近等級最高的就是那裡了。

我有點開玩笑的說道:「原來赤星藍月有預知能力嗎?知道哪裡有高級的藥品。」

「噴,只是剛好賽到的,不過你像是有潔癖的女生應該不會挖吧。」赤星藍月望著我上下的打量這麼說。

「什麼話啊……我好得也是一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啊!」我假裝拭淚的說道,被吐了一句少假了之後我看著赤星藍月道:「其實我有一個輕鬆取得那東西的方法。」

「這麼說也是,吟遊詩人有那個叫什麼來著的吧?」赤星藍月思考了一夏搔了搔頭:「噴,想不起來啊。」

「沒關係等我一下喔。」我雙手往那塊地施展了法術……一秒鐘過去了、兩秒鐘、三秒鐘……

「噹噹噹噹!電鑽!」我握住變出來的電鑽用自己說話的方式配音馬上遭人挨罵。

「電鑽你妹啊!正常來說不應該是那個什麼技能把它直接從地面下拿出來的嗎?」赤星藍月忍不住罵道一把的往我的頭巴了下去。

「沒辦法嘛!我還沒學到啊!」我無辜的望著她一邊的準備開始,好險有電鑽。

「等等,電鑽不是要電嗎?」「對啊。」
「那你哪來的插座?」「……」
「你就沒有個自動電鑽嗎?」「嗯……」

「唉,算了。」赤星藍月放棄了溝通開始從包包拿出鏟子丟給了我一把道:「你別想偷懶,要挖就一起挖。」

「好--」我哀怨的把電鑽丟一邊開始挖了起來。

說真的冬天的土還真不是普通的硬,手都冰了一塊都沒挖起來。

「……我說你也挖太慢了吧?」赤星藍月這麼一說我抬起了頭,發現赤星藍月挖起來了快要半身的土在她的後方。

「是妳太快了吧!妳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我忍不住道著,召喚出幾個小火球在兩個人的身邊。

「就說是你太弱所以挖太慢。」赤星藍月不想理我的樣子似乎有相關於屬性吧。

該不會其中之一就是土?我一邊猜測一邊的繼續挖著,因為小火球的關係身邊變冷手也跟著溫暖起來就好很多了。

挖了很久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地方好像無底洞一樣,根本沒有水晶的形狀啊……嗯,至少也來個漂亮的錐形吧?

「喂,這邊似乎有什麼所以然了。」赤星藍月敲了敲藍色的東西看著我說道。

「等等,妳別這樣去敲它,它可是很脆落的!」我把邊邊的土都撥了開來,才將藍色的五錐形拿了起來。

「原來藥品還不錯漂亮嘛。」赤星藍月笑著說道,拍拍了我的肩膀道:「給我收好不見你就等著你的壽命慢慢消耗吧。」

「原來是第一次看見嗎?不過你知道這是什麼作用的嗎?」我回道,聽見後面那句話害怕的趕緊將藍色五錐形給收好。

或許是因為太久沒看圖鑑的關係,我有點不清楚這個藍色五錐形是什麼東西,搞得我每次想到它的時候都要藍色五錐形來藍色五錐形去的。

「沒辦法,現成的看多了啊。」赤星藍月聳了聳肩表示自己不知道。

「那慢慢走回去?」我提出一個方案只看對方有沒有接受,反正不接受她應該也會想出更好的。

我抱著隨便的心態,沒想到對方跟自己一樣隨便的道:「喔,隨便啊。」

糟糕了,我突然覺得這個女生好不一樣啊,一般來說不是都會提出更好的建議嗎?

「噗喔!」聽到了有點熟悉的聲音轉過身……突然一個重量壓著自己有點疑惑。

「咦?蓓璐跟寒?」我望向米白色頭髮的蓓璐有點疑惑為什麼自己跟她的距離這麼近。

「唉啦啦?」寒眼睛眨呀眨的喝著抹茶道,裝作沒有事情的模樣。

「你們打算保持這樣的動作到什麼時候啊?」赤星藍月翻了一個白眼有點受不了這種畫面的道。

「我們?」我疑惑的仔細看了一眼,才嚇得把蓓璐從身上移開我驚的道:「會長什麼時候在我身上的啊?」

「唔……就、就寒剛剛突然推我了一下所以……」蓓璐撇過頭來看似臉色有點糟糕,唉沒辦法咩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畢竟跟一個長著很像女生的男生趴在一起不管是誰也都會難過的,抱歉啊會長,委屈妳一分鐘了。

「不過你們怎麼會在這?」我好奇的問道,順便將鏟子遞回給赤星藍月。

「本來想說挖出來直接搶藥品的,後來想說這樣實在太不人道所以算了。」寒淡淡的將想做的事情全部都講完,又喝了一口抹茶。

「……所以寒說要小慕跟藍月一起幫忙喔!」蓓璐吃起草莓棒棒糖……

臥草!妳們一臉淡定是怎麼一回事啊!而且明明就是我們先找到的不是嗎?

「嗯,因為是我們先到,只是看見有人過來反射性的先躲起來了。」寒攤了攤手說道。

「我沒問題。」赤星藍月不知道哪裡變出來了一杯熱巧克力說道。

……蛤?妳就這樣答應了?

「對了小慕~剛剛還遇到蘋跟湘泓呢,她們已經完成任務囉!」

「一定要這樣嗎?」我投給在場的人無辜的眼神表示天冷不想動。

我相信赤星藍月一定是因為期末的個人賽,為了要研究這兩個人的屬性跟想法才會答應的啦……

傳說中的不笑少女就這樣答應了,我離生存之路真的越來越遠了啦……

「不答應就等著你的訓練多出一倍。」寒丟下一句狠話,三個人就不顧著我開始走了起來。

「好嘛!好嘛我走就是了!」我舉雙手投降一路上除了沉默還是沉默,我乾脆就拿出圖鑑來看那個藍色五錐形到底是什麼東西了。

打開了圖鑑從顏色開始尋找,紅橙黃綠藍……嗯,再來找錐形……五個角的……

「小慕在做什麼?」蓓璐靠了過來看著我動作很不解的說道。

「想找找剛剛那個東西是什麼用途的。」我搔了搔頭笑道,一邊看著精靈語的解釋。

「嗯……治療的。」蓓璐因為看得懂所以也跟著翻了起來。

「用來製作小瓶的藍色藥水可以做一萬瓶?真是挖到寶了!」我驚嘆的說道上面的意思是只要滴一滴液體的它就能得到。

不像是市面上的藍水晶這個更高一層。

「……記得算我一份。」赤星藍月搶先說道,我眼睛閃呀閃點了點頭絲毫沒有談論價格。

因為是一邊走一邊聊的關係,在路上我不斷的撿水晶,不怕背包塞滿,又有負重包。

這一次肯定會賺翻。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