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俄羅斯隨處都佈滿了厚重的大雪,難得奧塔別克特地從遠方飛來拜訪尤里,尤里還答應要擔任一週的觀光大使,帶他去有名的景點逛逛,結果道路因無法行駛搞得哪兒都不能去只能回公寓,尤里關上了家裡的門,心裡悶悶的似乎看起來臉很臭的樣子,也不知道如何開口向奧塔別克道歉,煩躁地情緒使他隨意脫下靴子迅速進入住屋裡,隨後跟上的奧塔別克則將自己與尤里的鞋子整齊地擺放好。

 

        尤里脫去兜帽放任奧塔別克一個人待在原地環顧四周,奧塔別克閒著沒事做開始到處走走,一個人住的公寓並不大,一房一廳加上個小廚房,最重要的東西成列在櫃架上大方地展示,包括很多粉絲送的貓咪商品,還有之前自己送給尤里的頸飾。

 

        「我──我只是在保養啦。」尤里發覺奧塔別克的視線,從廚房端出的熱茶先行放在桌面上,下意識地擋在奧塔別克的眼前,滿滿的心虛與不誠懇早已出賣他,多麼不捨損壞它多麼珍惜著它。

 

        「很適合你。」奧塔別克放下了手裡從哈薩克拿來的紀念品,往櫃架前進將銀色雪花造型的頸飾拿了起來,慢慢地到尤里的面前,淡淡的笑容顯露著自信,這個人在不知不覺下也學會了狡猾的樣貌,訴說著哈薩克英雄的勝利,沒有再繼續接問要不要戴上,他那雙沒戴上手套冰冷的手就直接地接觸著尤里白皙透紅的肌膚。

 

        奧塔別克的臉龐在尤里眼前放大了好幾倍,近得連眼睫毛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都能聽見彼此呼吸的聲音,尤里當下傻愣愣的在原地,任憑奧塔別克替自己戴上頸飾,差點兒忘記心跳。

 

        「你、你做什麼!戴就戴好!」尤里迅速漲紅了臉大聲地說道,像隻炸毛的貓大聲斥責對方的不對,他心裡想著怎麼有人可以這麼厚臉皮,幫忙戴上頸飾時不是看該如何戴上,而是不停地注視著他的眼睛。

 

        「很適合你。」奧塔別克第二次說了這句話,無動於衷地站在原地,下一秒將人兒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來,不管尤里搥打著自己,什麼也不說就將人輕輕放下在床上。

 

        留下紀念品與兩杯熱茶在客廳,奧塔別克記得上次比賽時尤里說這輩子沒見過沙,於是奧塔別克便去沙漠裡,裝進了小瓶子裡帶來給尤里。

 

        「你發什麼神經病?真搞不懂你!」尤里無奈地只好讓他將自己放下時才說道,埋入了床裡向是生悶氣一樣,一把就將枕頭打在奧塔別克的臉上。

 

        「臉很紅,要不要吃藥?」奧塔別克勉強的接下了枕頭放回去原樣,太過於急切想照顧生病的人,連進來時房間的模樣都沒看幾眼。

 

        「蛤?你這個笨蛋!」尤里不敢置信地望向他瞬間大笑了出來,無法停止直到眼淚飆出,甚至笑到倒入他的懷裡,瞇起眼睛的尤里想到了些什麼,將奧塔別克的手放在自己額頭上,接著再讓他摸摸自己的額頭。

 

        「不是感冒。」奧塔別克眨了眨眼木愣神似什麼也沒有牽動他的表情,等到他環顧了一圈尤裡的房間忍不住像媽媽一樣說道:「該整理了,要或不要?」

 

        尤里開始認為談戀愛是一件麻煩的事情,尤其是跟一塊木頭談戀愛的時候更是一件浪費時間的事情,床上來說一般男生都已經到天南地北了,這個人卻對自己不為所動,尤里開始思考是不是自己魅力有問題了。

 

        「不要,安靜的陪著我。」尤里幾乎是命令的語氣,不肯離開奧塔別克的懷裡,躺在他溫暖的身上舒服地瞇起那雙湖水綠的眼眸,這一刻他只想要安靜的休息,不思考任何一件關於比賽的事情。

 

        奧塔別克什麼也沒說,默默地應許了尤里的作法,手不安分的碰觸著金色柔軟的髮絲,沒過多久尤里進入了夢鄉,他忍不住拿出手機拍下尤里流口水可愛的畫面。

 

 

        那是只屬於他們的日子裡,一份甜美的回憶。

 

 

        《完》

 

                         尤里小妖精已中毒。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