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滿的私心

 

        早晨的陽光透過櫥窗照進了臥房裡給人一種慵懶溫暖的感受,尤里的意識還沒徹底清醒,手東摸西摸的尋找著黑框眼鏡,平常為了專注在練習上,儘管他不情願早起還是會戴上隱形眼鏡出門,不過現在的時間是休息日,大可不必那麼拘謹,想盡各種方法放鬆點,可以忘卻那種比賽時的緊張感。

 

況且在家裡尤里就是這個區域裡的老大,任憑想做什麼完全是隨心所欲,誰也不能制止他。

 

        尤里好不容易找到黑框眼鏡將它戴上,視線變得清晰能看見四周的景象,眼前卻垂掉著一根礙事的瀏海,太過於熟睡以至於頭髮翹起變成了好笑的模樣,這時他才想起來有人在他家裡過夜,停下了整理頭髮的大動作,小心翼翼的轉過身確認自己有沒有吵醒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即便是在睡夢中,臉上依舊掛得是那嚴肅的一號表情,頭髮不必為了任何的粉絲觀眾疏成油頭造型,自然的垂落給人一種狂野的感覺,那新鮮的模樣只有尤里能夠一個人享有,想到這尤里的心情不自覺好了起來。

 

        尤里瞇起眼似貓一樣誘人的笑容,眼神裡透露對奧塔別克的偏心,不自覺地對他睡覺時的模樣發呆,調皮地湊到了奧塔別克的臉前,惡作劇性質地向前吻上奧塔別克因天氣而乾燥的嘴唇,還能聞到奧塔別克牙膏淡淡的薄荷清香,雖是不深入但尤里卻吻得很深,尤里閉上眼睛將短髮多餘的瀏海勾在耳朵後頭。

 

        奧塔別克從睡夢中驚醒驀然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隻愛玩的小貓,看著尤里隨意亂翹的頭髮配戴一副黑框眼鏡,顯得特別可愛,眼角因為早晨的哈欠留下了淚痕,惹人憐愛的模樣使奧塔別克張手伸入那柔軟的頭髮加深了這個吻。

 

        感受到有隻手從後腦勺用力的壓向前,尤里驚慌失措地瞪大了雙眼,眼前的男人早已被吵醒,還不斷的更進一步索取,想要往後退時卻被困在奧塔別克的手臂裡,尤里發出了支支吾吾的聲響臉漲紅似顆番茄,最後終於放棄了掙扎,迎合奧塔別克的吻,笨拙的舉動跟呆愣的臉龐,兩隻眼睛眨呀眨的望向奧塔別克。

 

        「早安尤里,新年快樂。」奧塔別克嘴角淡淡的微笑,將尤里攬入懷裡說道。

        「不要做這種事情後還一臉正經的跟我說話啊──」尤里紅著臉依舊不明白奧塔別克在何時醒來的,也不明白自己到底要怎麼應對這個人的方法,不過也許就是那樣他們才會一直在一塊,能放鬆的與奧塔別克在一個空間裡,不自不覺兩個人也在一起一年了,日子真的過得很快。

 

        「哪樣的事情?」奧塔別克臉上寫滿了疑惑,他輕輕的順著尤里的金色頭毛,想讓尤里情緒稍微穩定下來,不明白情緒波動的最大原因,就是來自眼前的奧塔別克。

 

        「……」尤里放棄與奧塔別克溝通,窩進了奧塔別克的懷裡,拿出手機開始觀看社群軟體,沒過多久就開始打遊戲了。

 

        奧塔別克則是打開了電視螢幕,趁著奧塔別克不注意,尤里偷偷趴在他的胸前迅速拍下一張照片,滿意的設為桌佈照片露出了笑容,不甘心的在社群軟體裡發文宣示主權。

 

        尤里湊到了奧塔別克的臉龐前,擋去了電視上播放的內容,再一次的接吻不如前一次的突如其來,奧塔別克只要是尤里想做的,都會去支持他,捧起尤里細緻的臉龐,眼眸如清澈的湖水綠一般美麗,快因喘息而流淚的模樣,惹人疼也想繼續看那副模樣,紅潤的嘴唇勾引著下一步的舉動。

 

 

        尤里是就是這個區域裡的老大,任憑想做什麼完全是隨心所欲,誰也不能制止他,當然奧塔別克更不用說,他會全心全意的為尤里做任何的事情。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