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升真人

 

        NINEPERCENT的每個團員都知道,陳立農是一個料理黑洞。
        只有陳立農一個人不知道,他是個貨真價實的料理黑洞。

 

        當他們共同參與南京見面會的遊戲環節,主持人cue農農特異功能是削蘋果,能把皮完整的一圈圈削下來時,陳立農用自信滿滿的語氣回答,認為這麼簡單的事情,對他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這讓全體團員頓時都捏了一把冷汗,呈現最高警戒的狀態。

 

        「我覺得農農削一圈就行了,好不好?」蔡徐坤拿起了麥克風急忙補了一句,像是監督著流程的主管雙眼直盯陳立農的動作,主持人也立刻同意作法答應了。

 

        全部的人擠在了一張小桌子前,八個人圍繞著陳立農削蘋果,過程刺激的就像坐雲霄飛車一樣心驚膽戰,小兔子劃下了第一刀,旁邊傳出此起彼落要他慢點削要他小心的聲音,下一秒中,他就劃出了一個坑,差點把手也跟著削進去了。

 

        朱正廷瞪大了雙眼從小孩子裡搶過刀子,蔡徐坤立刻解圍當場氣氛按住了蘋果果肉中心的部分。

 

        「哇!他削了一個愛心欸!」

 

        傻呼呼的兔子似乎還沒回神,像是孩子玩具被搶,又從坤坤的手裡拿回蘋果,沮喪的低頭望著蘋果,沒有放棄又繼續削了起來,最後被主持人強制停止遊戲環節。

 

        從那之後他們八個人就偷偷暗自決定,要幫助陳立農的廚藝更加精進。

        他們按照時間分別排班,順便解決平日的伙食需求。

 

[ 06 : 00 A.M. August]

 

        他被一陣鳥鳴給吵醒,摘掉臉上的眼罩從床上爬起伸伸了懶腰,打開了房裡的窗戶讓空氣流通,外頭太陽從地平面升起還沒多久,人們已經開始一天的行程,美好的一天在打開窗戶的幾分鐘後,被汽油味給幻想破滅。

 

        關上了窗蔡徐坤緩慢地深深吐出一口氣,開始了企劃實施的第一天,他拿起班表確認時間,腳踩著節奏開始計劃該如何開始,距離小兔子睡醒還要半個鐘頭左右,他走向廚房打開冰箱確認食材,早在預定要做這件事情時,八個人就已經將所有的工作分配好,在事前朱正廷去超市把三天份的食材給買齊了。

 

        早餐、午餐、晚餐──依照分類規劃放在冰箱的不同位置,同一種類的食材放在一塊,另外還加買了雞蛋和牛奶在旁邊,有想到營食均衡的問題,是很替別人著想的購買方式,幾乎是說照顧到所有的團員了。

 

        蔡徐坤把要使用的食材拿出退冰,慶信著好險今天抽到買食材的是朱正廷,不然換作是尤長靖的話,蔬菜的地方可能會被取代成雞腿、雞塊、薯條……這種重口味又油膩的冷凍食品了。

 

         他曾經在家裡做過一次早餐,那次他起了個早,心血來潮做好了特製早餐,但不小心叫家人起床叫得太早,父母一邊抱怨說為什麼要這麼早叫他們起床,一邊還是高興欣慰地爬起床享用他的早餐。

 

        確認都準備好了,蔡徐坤看了下客廳的時鐘,差不多是團員們平常起床的時間,經過房門陸續的能聽見聲響,他來到陳立農的寢室前敲了兩下房門。

 

        「誰?」從門內傳來應答聲,能夠聽見房裡的人兒小跑步來開門,開門時陳立農嘴裡叼著牙刷手上拿著疊好的衣服,身上還是可愛小狗狗的睡衣,睡眼惺忪的來應門。

 

        「別這樣叼著牙刷,摔倒了怎麼辦?」

 

        面對他的一心二用蔡徐坤忍不住失笑,上前揉揉昨天睡覺壓塌的頭髮,也不在意房裡另外一個人的存在,順勢把他手上的衣服拿在手裡面。

 

還沒反應過來是誰,陳立農先是把牙刷好好的拿在手裡,手裡衣服的重量被抽開,下一秒頭髮被細心的整理,用梳子處理著分岔的部分,髮型被用得整整齊齊,被輕輕推進衛生間。

 

        「坤坤,窩已經是大人惹。」陳立農被推進了衛生間,明白了對方的好意,還是再三強調事實,一邊刷牙一邊含糊不清的說,很快的將洗漱完畢。

 

        雖然這件事情蔡徐坤是心知肚明的,還是會在平常多唸幾句,隨時都擔心他發生什麼事情,提醒他什麼時候該如何隨機應變。

 

        「是呀,陳立農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蔡徐坤掩住笑意配合對方說的話又複誦一遍,大剌剌的走進到房裡,看書桌上擺放的物品,輕易的能判斷出哪個書桌是他的,往上鋪一看,小鬼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他還沒想到要以什麼藉口說服小兔子一起做早餐。

 

「那待會一起下樓做早餐。」

 

突然一句話,嚇得陳立農腳滑了一下,蔡徐坤反應的快拉了一把他的手,輕輕敲著他的小腦袋要他小心些。

 

陳立農噘起嘴巴閃過坤坤的動作,本來要拿他手裡的衣服,沒想到就這麼剛好滑了一下,好像剛說出的話直接付諸東流,似乎想說些什麼反駁,好見對方沒要訓話,又放棄放下了激動的手。

 

        蔡徐坤朝著他笑意來到了嘴角,又咳嗽了兩聲假裝沒事情,留些面子給他,把衣服遞給了陳立農,兔子立刻紅起了耳根,羞澀的接過了衣服,此時此刻的他害羞得想要躲起來,才崩潰的埋入衣服裡悶悶的說。

 

        「我要換衣服ne!你去下面等我!」

 

        順著他的意思蔡徐坤打算先行下樓,在離開前還故意捉弄兔子,轉過身站在門口看陳立農換衣服,陳立農的衣服脫到一半,看到他騙自己根本還沒走下樓,不曉得要先是遮身體還是先生氣。

 

        「蔡徐坤!你這個爛人!」

        「好好好,我先下去等。」

 

        在下樓以後他來到了廚房,蔡徐坤已經動手煎起雞蛋,掌控火侯以免烤焦,簡單扼要跟他說明了狀況。

 

雖然陳立農很高興大家替他著想,但還是對圍裙有莫名的排斥感,心不甘情不願的穿上不知道誰買的粉色小熊圍裙,上前要幫忙切西紅柿又被蔡徐坤叫去端盤子接荷包蛋。

 

「坤坤,你不覺得──」

「小心後退一點,別燙著了。」蔡徐坤用手肘抵住了他靠近,他看著他專心致志的處理大家的早餐,還是把話吞進嘴裡。

 

        最後陳立農什麼事情都沒做成,要煮會被攔截,要拿刀會被阻止,充當了一個上午的罰站小廚,最困難的料理程度也只有剝生菜放在吐司上而已,他心裡還是那句。

 

        可是坤坤,你不覺得這樣我就學不到什麼了嗎?

 

 

        《完》

 

梗是0610南京場和0708濟南場的腦補。
        原計劃打算寫all農,現在就Umm

有人想看,後續的我在寫吧。

 

        感謝閱讀,祝福今日的你也能有個好夢。     雲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