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上升真人
*慶祝出道
101天快樂

 

 

        蔡徐坤天生是走這塊的料,被埋沒的金石就算不去遮掩也無法抵擋光輝,時間只是遲早的問題,終究會成為眾星捧月的對象,與生俱來的魅力在聚光燈下綻放光芒,舞台讓他即便是在眾多夜裡繁星中也能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

 

        不曾抱怨每個日日夜夜排練要求做到最完美,把最好的呈現獻給粉絲,對待所有的前輩與工作人員抱有感激的心,總是九十度鞠躬代表禮貌的態度。

 

        從未生活懈怠的超人,也會感到疲倦累怠,人不是鐵打的不可能像機器人一樣不需要休息就能完成一套工作程序。蔡徐坤趁著工作休息時間回覆陳立農的短訊,小他幾歲的忙內跟催飯博主沒兩樣,總是提醒他記得要吃飯,要他忙過頭也要補充糖分別讓身體超過負荷,簡單的幾句貼心的問候,他就能重振精神回歸到工作崗位上。

 

        他們別於其它日常所見的情侶,沒有足夠的時間能夠朝夕相處,常常因為工作而分隔兩地,只能依賴通訊軟體上的語音以及視訊功能聯絡,不會在街角巷弄擁抱離別,不會在大庭廣眾下親吻牽手,更是避諱在眾人面前親親我我。

 

        當然也有特例的狀況,那通常都是兩人不經意展露的小動作。

 

像是粉絲見面會時全隊都明白畫一之法的隱藏規定,蔡徐坤堅持在最後結束一定要先抓住他的手,握的力道大到有時候陳立農會用為難的表情看著他尷尬的笑,心裡有數個聲音在他腦海裡大喊粉絲兄弟都看著他們的那種崩潰,還是會乖的似隻兔子一樣如坐針氈讓蔡徐坤好好牽著,又像是兩人在唱情歌時,總會逼迫視線交換,直到陳立農害羞的低下頭不敢直視為止。

 

        多數個寵溺蔡徐坤都推託在忙內定義上,不理會團員們難以置信的視線,他們一如往常還是維持著檯面上哥哥弟弟的形象。

 

平平淡淡走完一生的故事,卻在心裡激起漣漪效應,原本兩條毫無相關的平行線,在最後被迫糾結成相交一塊,理還亂也不甘剪斷。

 

 

       

 

 

        再次來到熟悉的舞台,蔡徐坤的心情是很複雜擔憂的,身上穿的衣服是為全場為之一亮所特意精挑細選的,知道一出場會有很多人對著他議論紛紛,情更是忐忑不安,一顆心七上八下的來到會場,最後沒選定一號位,而是在他喜歡的六號坐下,親切的招呼很快地與周圍的人打成一片。

 

        「傳奇星娛樂。」蔡徐坤不安分的踩著腳點帶上美瞳的漂亮雙眼盯著大屏幕上的字,性感的厚唇緩慢的將一字一句說出。

 

穿著一身粉色襯衫的男孩,從三角形通道裡左右探頭小心翼翼的張望,胸前還有像是兔耳朵的領結,一步一腳進到場地內,面帶笑容與眾人問好,初次見面的青澀模樣,立即引起場內的轟動,有的像是被氣氛感染跟著微笑,有的竊竊私語看不慣男孩的可愛風格。

 

        緊張兮兮的拖著腳步行走,像是下一秒就會走入虎口的小兔子一樣,場內的人忍不住捉弄告訴他沒位子了,他便低下頭失落的轉身離開,還是笑著眼一蹦一跳的晃過鏡頭,來到了七十七號位子坐下。

 

        那天的表演記載在蔡徐坤的回憶裡,並不是最突出最優秀的,他真誠單純的模樣,還有笑起來會有摺子的眼睛,卻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裡永身難忘。

 

        從那刻早已有了斷不開的緣分,他們在不同的組也互相打氣,站在同一個平台對視,也不曾離開過對方的舞台。

 

 

       

 

 

        別於蔡徐坤身上香濃的玫瑰味,陳立農身上淡淡的向日葵花香更是受到團員喜愛,他們喜歡在休息時間賴在陳立農的身上不走,連要開工也仍然死纏爛打不肯放開,直到接收到蔡徐坤淡淡看著他們的微笑才從陳立農身邊一哄而散。

 

        「坤坤,你是不是又說跟他們說了什麼?」

 

結束了拍攝工作後,陳立農手拿摺成正方形的衛生紙擦汗,攝影棚儘管開著很強的空調還是被燈光照的滿身大汗,他慢慢地走向早一步完成工作坐在沙發上滑著手機關注動態的蔡徐坤身旁。

 

        漂亮的臉蛋還未褪去妝容,長睫毛隨著冰冷冷的視線輕顫,身旁的氣氛成了周圍工作人員不敢接近的原因,頃間又轉為溫柔似水的神情,蔡徐坤放下了手機一把攬過他的腰,也不理會上頭的人推開拒絕,像是生著悶氣一樣埋入陳立農的後頸悶悶的說著我沒有說什麼。

 

        「坤坤!」陳立農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不知所措,一雙大眼觀察周圍的人沒發現,才放任著蔡徐坤繼續對他毛手毛腳。

 

淡淡的向日葵清香慢慢散發開來,像是沐浴過後好聞的香味,又像在清晨打開窗戶後能聞到的花香,蔡徐坤閉起雙眼像隻大型貓似的蹭起了他的肩膀,彷彿在下一秒就能入睡一般,對他身上的味道愛不釋手。

 

        「等、等等……坤坤的頭髮好癢啊。」陳立農看向正在拍攝的兄弟們,大概一會兒才會過來,放鬆身體讓他更好圈住,蔡徐坤蓬鬆的捲髮觸感在頸後方傳來,逗得他笑出眼淚來。

 

        「別亂動。」蔡徐坤看他開心的笑也不自覺跟著笑了出來,缺乏了平常的嚴肅,多了一份想要佔有的心情,按住了他不安分的身體更加抱緊他的腰。

 

        你知道我為什麼生氣嗎?蔡徐坤低頭輕聲細語輕輕摸撫他的頭髮,看陳立農懵懂無知像是學而時習般,抿抿了嘴唇笑了出來。

 

        「出道的一百零一天,也是我們在一起的一百天,你不記得了嗎?」

 

        陳立農從他的身上跳起,急急忙忙的確認時間,晚上十一點半都快過了,他慌慌張張像是快哭出來的樣子,緊握著他的手唸著怎麼辦還有無數個對不起。

 

        蔡徐坤躺在舒服的沙發上捉弄完小兔子後心情特別愉快,也把前面的氣都消了,把人直接拉到懷裡抱緊,也不理會兄弟們要結數拍攝了,一吻上柔軟香甜的唇。

 

        「這樣就算是扯平了。」

 

        陳立農漲紅雙頰埋入蔡徐坤的胸口,想當作一切都沒發生,生氣的在胸口含糊不清的大吼,被後卻被大掌安撫著輕輕拍著,無視兄弟們站在原地發愣,蔡徐坤對大批進到休息區的兄弟們比了一個噓的手勢,他們紛紛識相的離開,心裡想著沒想到隊長的厚顏無恥,已經彰顯到工作崗位上了。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