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HE
- BE
- 感謝各位對複雜的支持,本系列正式結束,場景跳快注意,不適應請直接X。


再等一下子就可以了,再給我一點時間我馬上就出現在你的面前。

影山輝打算為狩屋正樹做一個慶生的活動,一切的計畫都跟劍城與松風配合的好好的。

「狩屋--」影山笑著對對面馬路的狩屋揮手,即使是夕陽下西時他的頭髮還是一樣的漂亮。

照映出來,相當的美。

「影山你這傢伙真是……」狩屋無奈的笑了笑搔了搔頭髮,頓時了解了這幾天為什麼總是被躲了開來,才正要往前與他相會,令他難以置信的事情卻就此發生。

「輝……君?」狩屋愣著望向眼前高速行駛過的駕駛,那張臉還在他的腦中迴繞著,輝的身體……

「啊啊啊---」狩屋望著躺在地上已經失血過多的他,無力的跪了下來嘴巴還喃喃的不停唸著。

「拜託,叫叫救護車--誰快來救輝啊--」



這就是你給我的禮物嗎?影山輝……真是過分啊……

我的生日,在一夜之間變成了影山輝的忌日。

他走了……如果不是我的話他或許就不會走了吧?

「……」狩屋一回到家並沒有把自己沾滿他的血的衣服拿去洗,反而像是珍貴一樣將它細心的掛在

自己看得最清楚的地方。

狩屋他明白,他很清楚這樣沒辦法改變什麼。

他現在還沒好,還沒想過要去認真的面對這個事實。

「狩屋你還好嗎?」這一天曾經是隊上的人全部都回來看你了……

輝一定跟我一樣都沒想過吧?在這種狀況之下……我們又再次聚在一起了。

「狩屋……」

「對不起隊長,我先去洗個澡。」狩屋給神童一個抱歉的笑容一邊的往浴室走了進去。

他將瓦斯轉個兩圈,確定有開之後將頭髮往下用熱水大力一沖的。

「……」狩屋看著地板的磁磚,突然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變成這樣子。

他覺得好像缺少了什麼東西,很重要的東西就這樣不見了。

狩屋開始緩緩的聽起那有規律的水聲,很輕很自由……也顯得好空神。

就在那麼一瞬間他彷彿聽件好多人的聲音,一個一個都喊著他的名字。

「為什麼……」到底為什麼呢……

不是說好要陪我一輩子的嗎?輝君。狩屋按了按那哭紅的雙眼,一個人的夜晚。

不習慣的痛苦攀岩至最高點……曾經一起追尋過,再多困難也是共同的去擊潰。

不管是多麼不科學的事情,都因為同心協力而破解。

「但是沒有輝君,什麼都不一樣了。」

在今天我第一次這麼誠懇的希望,我的願望不是結束而是期盼還會有你回來的那一天。



影山輝離開人世的第一年又一個月,狩屋開始對菸戒不去……說實在的他並不喜歡那個味道。

只是單純的覺得這樣會讓自己好過一點,會讓自己活得更對的起他一點。

其實這麼想也全都是藉口,他想抽菸,想忘記那種寂寞的感覺,狠狠的將它取代過去。

「悶死了--」一把如同學生時期的作風,狩屋正樹依舊不害怕高處,他將他的腳放置於空中,雙腳輕鬆的晃著。

愉悅的往後身一仰,宛如馬戲團表演一般的高難度技巧,全全展現在眼前。

「我說你啊……吃我們、喝我們、甚至住我們的……」霧野無奈得靠在客廳出來玄關的紗窗一邊的道:「當我們這裡是馬戲團在表演也超過了!」

「噴噴--霧野學長怎麼這麼說啊?」狩屋無辜的望著他,由於現在的姿勢他只能倒著看霧野。

「神童你看那傢伙,還是一點長進都沒有啊!」霧野稍微生氣的指著狩屋,看著悠閒在泡茶的神童讓他不知覺得汗顏。

「霧野你越來越像媽媽了呢。」「啊--整天被你們聯合起來整我不瘋掉才奇怪!」

簡單來說我現在借住於神童爸爸跟霧野媽媽的家中,過著祥和的生活……呃呃,這種事情我果然不能說出口吧。

「霧野媽……媽。」糟糕!狩屋驚得趕緊向外逃,就怕下一秒被狠狠的抓住,然後被大大的修理一頓。

「好樣的!你有種就不要跑啊狩屋正樹!」

「啊霧野,記得關紗窗喔。」

狩屋正樹很開心,很開心能遇到這兩個人,或許能說收留自己一個居所,他就開心的不行。

輝君,也在某個地方很開心很開心的,活著吧。



二年又三個月,碰巧遇到你的生日,我帶著你最喜歡的花去看你。

「輝君,我又夢到你了。」狩屋笑著輕輕的將他的花瓶換了個水,重新為他插上為影山輝買的新的花。

「我已經聽你的話活下來了,但是連戒菸都來說也太超過囉。」狩屋笑著說道像是愛撫的摸了摸他墳。

或許哪天……投胎之後,還會遇見對方。

所以你也要在那個地方,好好的等著我。

「千萬別再拋棄我,一個人離開了哦。」

這是我們約定好的,不是嗎?

【FIN】

1753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安衵雲 的頭像
安衵雲

何時最遙遠

安衵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pple Leaf
  • 老夫老妻(錯
  • (爆笑)蘭拓就那種感覺啊(?

    安衵雲 於 2012/12/18 18:40 回覆

  • TING;
  • 輝輝走了QAQ
    狩屋要努力活下去,輝輝一定會等你的Q口Q(哭
  • 等他死(#)
    真的不想BE啊(那你是寫怎漾的

    安衵雲 於 2012/12/18 18:41 回覆

  • 小月
  • 狩屋好可憐,失去了輝,失去了他最愛的人,永遠得不到似的
  • 是啊(?

    安衵雲 於 2013/06/25 12:3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